中国与巴拿马建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Dajiangnanbei - - 时事纵横 - □易化

6月13

日,外交部长王毅同巴拿马共和国副总统兼外长德圣马洛在北京举行会谈并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巴拿马共和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决定自公报签署之日起相互承认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同意在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基础上发展两国友好关系。巴拿马共和国政府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拿马共和国政府即日断绝同台湾的“外交关系”,并承诺不再同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不进行任何官方往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巴拿马共和国政府的上述

6 12

立场表示赞赏。当地时间 月

· ·

日晚,巴拿马总统胡安 卡洛斯巴雷拉向全国发表电视和广播讲话,正式宣布与台湾“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巴雷拉总统在讲话中指出:“此前,巴拿马一

20%

直未与中国这个占世界人口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建立外交关系,这是任何一位负责任的领导 人都不能继续容忍的局面。”

中国与巴拿马的关系历史深远

巴拿马与中国距离虽远,但

160却有较深历史渊源。 多年前,搭载着第一批华人的船只历经艰辛,抵达太平洋彼岸的巴拿马,开启了双方交往的百年沧桑历程。

1848

年,一家美国财团成立巴拿马铁路公司,承修横贯巴拿马地峡的铁路。该公司到中国南方“招

,1854 ,700

工” 年 余名男性华工搭乘“海巫”号帆船从汕头出发,

61

经过 天的航行,抵达巴拿马港

11 ,4

口,途中 名华工死亡 人伤

1854 1865

残。从 年至 年间共招募

2

万华工,这些华工是修筑巴拿马铁路的主力。由于环境恶劣,许多华工染病身亡,只有少数人回到祖国。为修建巴拿马铁路,万余名华工魂断异乡。

1881 1914

从 年到 年,巴拿马

30运河的开凿历时 年,法国人和美国人先后掌握了运河的主导权,从事挖土方开凿等工作的,依然是来自中国的华工。先后有近万名华工参与到开凿这条黄金水道的浩大工程中,数百人丧生。

1914

年,巴拿马运河终于竣工。为纪念华工在开凿运河中所做贡献,巴拿马人特意在当初运河工程最艰难的地方、运河中段的库莱布拉山顶上修建了一座“契约华工亭”,向广大华工的奉献与功绩致以敬意。

1903

年巴拿马脱离哥伦比亚宣布独立后,向世界各国提出

1910 1

希望予以承认的要求。 年

16

月 日(清宣统元年十二月六日),清政府与巴拿马政府建立了“领事级外交关系”,在巴拿马设立总领事馆。可以说,巴拿马是中国最老的“朋友”了。据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在巴

400 15

拿马 多万人口中,大约有万华人,而具有华人血统的则至

30

少有 万人,是拉美地区最大的华侨聚集区之一。不少当年参与运河修建的华工后代在巴拿马定居,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为此,巴拿马当地还诞生了一个新词“运河华人”,借指那些参与运河修建、扩建和管理的华人。与先辈们筚路蓝缕异国谋生不同,今天不少华人已经成为融入当地主流社会的杰出代表和各领域的佼佼者。现在,巴拿马的超市基本都是华人开的,华人还开始涉足政治领域,许多华人在巴拿马政商界居于高位。除了华人企业家外,巴拿马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华人部长、国会议员等政界要员。巴拿马前总统吉

· ··

列尔莫 达拉夫人安娜 梅 冯就是华人。

2004

年,巴拿马政府宣布,

3 30

每年 月 日是华人日,以此赞扬华人对巴拿马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这大概是唯一一个专门为华人设立的节日。

除了土生土长的巴拿马华 裔外,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也来到巴拿马拓展业务。中远海运的货轮能成为在巴拿马运河扩建后的首航船舶,是企业实力的体现。中远海运一直是巴拿马运河的重要客户,运河扩建工程中的部分新船闸闸门就是通过中远的货轮运送。

中国在巴拿马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100

经过 多年的运营,巴拿马运河至今仍是全球贸易货运的“黄金水道”,运河上经常可以

6

看见中国货轮的身影。而去年月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全部竣工,走过百年沧桑的巴拿马运河重获新生,中国货轮成为竣工后第一艘通过运河的船舶。吊诡的是,作为贵宾坐在观礼台上的正是在巴拿马访问的蔡英文。

144

巴拿马运河连接世界 条

1.4

贸易航线,目前每年约有 万条船通过巴拿马运河,过往的货

5%

物占世界贸易的 。每艘货船

20

通过巴拿马运河时,都要支付

40

万至 万美元的“过路费”。目前中国是巴拿马运河第二大用户,也是西半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位于巴拿马运河大西洋入海口处的科隆自由贸易区最大的商品供应国和最大贸易伙伴。中巴

90%

贸易中超过 通过科隆自贸区转口到拉美其他国家。虽然中国

1996

与巴拿马刚刚建交,但早在年,中国与巴拿马双方就互设商务代表处。中国驻巴拿马贸易发展办事处代表王卫华表示,近年来中国和巴拿马的经贸关系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双边贸易平稳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来巴拿马考察和投资。

根据巴拿马运河管理局统

,2015

计数据 年,来自或前往中国的货运量占当年运河全部通

20%

过量的 左右。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巴拿马运河第二大用户,中国船运企业每年上缴的“过路费”达上亿美元。中国很多大型跨国企业纷纷进入巴拿马,正在创造很多就业机会。巴雷拉总统说:“这为今后中巴两国开启的新关系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机遇时代。”

双边经贸合作确实充满机遇。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根

,2016据巴方统计 年巴拿马与中

11

国大陆间的贸易额达 亿美元,大约是巴拿马与台湾贸易额的

12

倍。目前,有包括中国银行、中远海运、华为、中兴、中国港湾、

30

中国铁建等 多家中资企业在

70

巴拿马开展业务,有 余家民营企业在科隆自贸区从事贸易。其

1985

中,中国银行于 年在巴拿马

,1994设立代表处 年成立巴拿马分行,主要经营公司业务、个人业务和离岸金融业务。

6 7

今年 月 日,被山东岚桥集团收购的巴拿马科隆港集装箱港口项目举行开工。巴拿马科隆港集装箱港口项目位于巴拿马运河大西洋一侧的玛格丽特岛,是全球首个按照新巴拿马运河船闸设计和建造的集装箱码

10

头,预计项目总投资额约 亿美元。这也是中国内地企业在巴拿马最大的投资项目。该项目将会

2000

为当地创造 个就业岗位,包

800

括施工建设期间的 个工作岗

1200

位和建成运营后的 个工作岗位。

英国《金融时报》引用了巴雷拉总统的话说明巴拿马与中国建交的经济考量:“将会为巴拿马在投资、就业等各领域创造

巨大潜力。”路透社采访了数位巴拿马商界人士,他们普遍对巴中建交感到“振奋”,期待深化与中国大陆的联结为巴拿马带来更多的投资和商业机会。

不仅如此,中巴建交将使拉美的政治格局迎来新变化。有专家指出,巴拿马希望通过发展同中国的关系而平衡美国对其巨大的影响力,并预测,用不了多久就会看到巴拿马发展同中国大陆的经济和投资合作,将促进它在摆脱美国控制方面迈出更积极的步骤。

但是中方专家却强调,不能用“冷战思维”来看待中国外交的变化。中国和巴拿马建交并非为与美国竞争,也不是为了在美国后院“放钉子”,中方希望和全世界合作,扩大在这一区域的合作机会。中国不仅发展和周边国家的关系,还重视同非洲和拉美国家的关系。例如,“一带一路”尽管在地理位置上不经过拉美,但“一带一路”是一种合作理念,任何有意愿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都受到欢迎。中国和巴拿马建交也是中国发展全方位外交关系的重要体现。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三大海洋战略通道之一,巴拿马坐拥贯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巴拿马运河,为融入新全球化自然需要尽早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此外,在特朗普总统的一系列“美国优先”的战略调整举措后,许多美国传统盟友,诸如欧盟、加拿大等,都开始适度调整自己的战略,就连日本都派出安倍的亲信二阶俊博参加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对巴拿马而言,与台湾“断交”自然成了最不消耗成本的“投名状”,君不见,“一带一路”峰会刚 刚闭幕,斐济就第一时间撤销了台湾代表处,没有任何预兆,个中逻辑是相同的。

中国和巴拿马正式建交是中国在拉美地区影响力不断上升的体现之一。正如巴雷拉总统所说,选择同中国建交“是我们国家应该走的正确道路”。这一决定受到巴拿马政商界人士欢迎,他们一致认为这是“明智之举”。巴拿马农工商协会主席伊

·

诺森西奥 加林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决定”,两国建交将为双方带来好处,巴总统巴雷拉做出这样的决定难能可贵。

蔡英文的“台独”之路越走越窄

巴拿马是民进党当局上台后第二个与台湾“断交”的国家。台湾舆论和专家对此表示,此次“断交”是民进党当局在对外交往策略上的重大失败,当局应认清两岸与国际现实,反思其两岸政策。中国国民党民意代表许毓

5

仁表示,去年 月,蔡英文当局才浩浩荡荡到巴拿马访问并且承诺给予更多的“金援”,如今巴拿马说断就断,这不但是当局的大挫败,恐怕有可能是“断交”多米诺骨牌效应的开始。

20

目前台湾还残存的 个“邦

6

交国”分别是:大洋洲 国(帕劳、图瓦卢、马绍尔群岛、所罗门群岛、基里巴斯、瑙鲁);拉丁美洲

11

国(危地马拉、巴拉圭、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伯利兹、萨尔瓦多、海地、尼加拉瓜、多米尼加、洪都拉斯、圣基茨和尼维斯、

2

圣卢西亚);非洲 国(布基纳法

1

索、圣斯威士兰王国);欧洲 国(梵蒂冈教廷)。

台湾的“朋友圈”呈现几个特点:其一,分布主要集中于中

6

南美洲,大洋洲虽然名义上有

/

个国家地区,但多为大国附属岛屿或岛屿群小国,影响力非常有限,而台湾当局能够在拉美保持最多“邦交国”数量的原因并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拉美是美国的后院,老大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所以,这次巴拿马同台湾的“断交”也可以看作拉美国家在中美之间重新进行战略平衡的标志;其二,真正具备国际话语权的重要角色极少,即使算上刚刚断交的巴拿马,恐怕只有三个国家勉强入围,即欧洲的教廷梵蒂冈、拉美的“双巴”(巴拿马和巴拉圭);其三,哪怕是对台湾最重要的“邦交国”,也已经开始出现外交崩塌,除巴拿马外,有消息称,梵蒂冈与北京方面早已开始就主教任命等事宜展开磋商,一旦有实质性突破,教廷与大陆建交指日可待。

2000

年以来与台湾断交的

12

国家共有 个,这些国家与台湾的“断交潮”集中发生在马英九

2008.5-2016.5)

任期( 之前与之

8

后,而马在任的 年内,两岸一直保持“外交休兵”的默契。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中国大陆为了给两岸进一步对话创造良好氛围,并没有和巴拿马建交。在冈比亚案

2013 11

例中,即使其 年 月主动与台湾“断交”,大陆也耐心等到

2016 3

年月才同意与之建交,算是对当时即将上任的蔡英文政府的警告。蔡英文上台后一直不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关系陷入僵局,而巴拿马又一直向中国示好,建交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被“断交”的台湾当局难免“郁闷”。但正如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

所说,台湾当局不愿承认“九二共识”,单方面破坏了两岸的政治互信基础,不能把责任推给大陆。

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上台后,不承认“九二共识”,导致两岸关系冰封。外媒评论,圣多美普林西比和巴拿马与台湾“断交”、与大陆建交仅仅是开始,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会接踵而来,其结果,可能会是大陆赢者通吃,而台湾输掉底裤,原因有三,一来国际大势所趋,当中国的“一带一路”成为新全球化的不二选择时,没有几个国家会为保持与台湾当局的关系而拒绝融入新时

代;二来两岸实力对比严重失

GDP

衡,目前台湾 仅仅相当于大

1/20,

陆的 军力对比更不可同日而语,这种情况下台方只能以更多的金援外交维持旧有“邦交国”,而大陆方面则只需静待那些台湾喂不饱的“友邦”主动投诚,然后开始谈双边项目合作即可;三来台湾内政极糟,外交空间也在缩小,民进党通过抹黑大陆转移内部矛盾的做法已开始不得人心,甚至可以说是赤裸裸地侮辱两岸人民的智商,而“金援外交”和入不敷出将导致台湾收支失衡,严重赤字,这些差额只有通过削减民生项目来补偿,

最终会闹得岛内天怒人怨,是民进党在自掘坟墓。此外,作为从晚清时期至今

107一直同中国延续了 年外交关系的国家,巴拿马与大陆建交正好呼应了另一件事——中华正统的回归。由于致力于“去中国化”的“台独”势力已经抛弃台湾的“中华”属性,让“中华民国”成了个空壳子,所以承袭清朝对巴拿马外交关系的“中华民国”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巴拿马同大陆建交正好向世界解释了一个逻辑死结:中华正统在北京,不在台北,因为后者当局已经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了。

外交部长王毅 6 月13 日在北京与巴拿马副总统兼外长德圣马洛签署联合公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