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前辈讲我外婆范惠琴的故事

Dajiangnanbei - - 读者 作者 编者 - 《大江南北》常熟市联络站

我的外婆范惠琴,是位阿庆嫂

1911

式的人物,她生于 年,

2003

卒于 年。关于范惠琴的生平事迹,作为晚辈的我知之甚少,近闻当年同我外婆一同工作过的上海徐汇区离休老干部钱江同志还健在,于是,我在参加上

24

海《大江南北》第 次联络站工作会议后,去拜访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家。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来到钱老的家,只见钱老坐在沙发上,双目微闭养神,我亲切地叫一声:“舅公,我来看望您了!”钱老看到我,忙站起身来连声说: “啊唷!我的好外孙呀!”其实,我与钱江本不是亲戚,自从外婆与他姐弟相称之后,我就多了一位舅公。略一寒暄后,我便谈起我的外婆范惠琴。钱老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他说:“你的外婆,也是我的姐姐。她可是个有功之人,在抗日战争那个艰苦的岁月 中,她不知道掩护过多少部队首长和新四军伤病员,说她是‘阿庆嫂’,并不为过。”

1939 10

据钱老回忆: 年 月,新四军大部队西撤后,留在阳澄

36

湖畔养伤的 位新四军伤病员,在远离大部队的情况下,就是依靠像范惠琴那样无数“阿庆嫂”和“沙奶奶”的掩护,才得以生存下来。日军下乡“扫荡”时,伤员们就隐蔽在附近的芦苇荡里,日军走了,范惠琴等老百姓又把他们接进家里。当时,范惠琴的家曾经住过好多伤病员。他们经常在村里为老百姓做好事。有个排长名叫叶诚忠。他听说有户姓杨的老太家中缺劳力,就带领几个轻伤员替杨老太家收稻子,结果把一根竹扁担挑断了,叶排长就托范惠琴上街买了根新扁担,赔给杨老太,这件事成为佳话在村里流传至今。

“后来,我随新四军江南出版社的同志转移到横泾,我们就成了范惠琴家的常客”,钱老说, “范惠琴年龄稍大一些,所以我们都称她琴姐。有一次,我与琴姐正在吃中饭,突然闯进两个荷枪实弹的伪军,指着我问琴姐: ‘他是什么人?’琴姐不慌不忙地说:‘他是我的小弟,在上海日本人的玻璃厂做工,今天是回乡休假。’这两个伪军一听是日本人厂里的工人,就不敢多问了。从此以后,我们真的成了姐弟关系了。日伪军‘清乡’时琴姐被日军抓去,在敌人的严刑拷打面前,坚贞不屈没有出卖同志,虽然保住了性命,但留下了终身伤痛”。

钱老呷着茶,侃侃而谈。他说范惠琴的故事很多,解放战争时期,她曾发动村里妇女做军鞋支援前线。“文革”中,许多老干 部受到冲击,她就站出来为老干

1971

部们作证。 年,曾任人民日报社社长的李正廉有一段经历需要证明,中央调查小组找到了范惠琴,琴姐实事求是地作了证明,使他很快得到了平反。钱江老人说:“许多老干部都说,范惠琴了不起,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跟敌人斗智斗勇,与舞台上的‘阿庆嫂’别无两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