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润人

Dajiangnanbei - - 青少年绿洲 - 无锡市连元街小学教师谢蕾

有天我心血来潮,问父亲,我们家的家风是什么。父亲想了想说,我们这种普通人家哪来什么家风?

是的,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我的父亲是一位普通的机械工人。他每天在隆隆的机器声中工作,粗糙的手上常常留有难以洗掉的油渍。小时候,我们等他回家做晚饭,他却常常要加班。临下班时,有机器出故障,他总是二话不说,就留下来加班,等机器正常运转后才回家。母亲常抱怨说:离了你,机器就不转了?他总是呵呵一笑,但下次再遇到同样的情况,他依然义无反顾。所以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把自己的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父亲平时爱钻研,技术精湛。我上初中的时候,父亲被单位推荐参加了无锡市首批技师的评选。因历史原因,父亲的文化课程成了评选的绊脚石,很多操作父亲都能做得完美无缺,但 说不清其中的理论知识和科学原理。父亲一点也没有气馁,一点一点从头学起。每天晚上,他就挤在我那小小的书桌一角,潜心研究几何作图题、物理操作题,甚至虚心地向我“请教”。经过半年的努力,他顺利通过了技师的评选。也许是父亲的言传身教,我和妹妹在学习上勤学苦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毕业后,我走上三尺讲台,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父亲对我的点点教育如春雨滋润着我,无论学校分配给我什么工作,我都尽职尽责,从不懈怠。记得2010年,我参加了学校工会组织的义务献血。按照规定,献血后有三天的假期休息,但当时学 校没有多余的教师,只能请同级部的教师轮流代课。想到要增加其他教师的工作量,又担心班里学生的学习会受影响,我献血后仍坚持每天到校上课,一天的假都没有请。父亲知道后,非常心疼,但了解了我的想法后,他就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准备猪肝汤、红豆粥送给我吃。

去年,一向停不下来的父亲,因为心脏病住院了,安装了心脏起搏器。手术后的六个小时,必须卧床静躺。因为一动不动,父亲的腰疼得厉害,不停地小声呻吟着。我只能轻声安慰他,但这丝毫不能减轻他的疼痛。我忙乎了半天,想起作文还没批,就从包里拿出一叠作文本批改起来。不知是不是我批改得太投入了,好半天没有听到父亲的声音,是不是睡着了?抬头一看,父亲正眼含笑意看着我批改作文呢。我歉疚地说:“我先把作业批好就陪你说说话。”父亲淡淡一笑,说:“看着你认真工作的样子,我觉得腰似乎没有那么痛了。”我的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

凝望着父亲的眼睛,我似乎明白了家风的含义。那是融进家庭中每个成员血液的、塑造家庭凝聚力的一种内在精神。父亲并未教过我们多少深奥的人生哲理,但他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教会了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工作,如何对待自己的生活。这真是春风化雨、家风润人啊!

(本栏编辑 孙素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