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 1942年 阜宁之行

整理

Dajiangnanbei - - 散文 - □许少春口述卢星林

想70

起 多年前粟裕将军特地让人为我做棉衣的事,心里就暖洋洋的,更加怀念这位平实、和蔼、可敬、可亲的将军。

1942 2

年 月,中共华中特派

5

员(前省委书记)刘英被捕;月

18

日,刘英和中共处州特派员

7

张贵卿在永康县方岩牺牲;月

18

日,台州所属地区(以下简称“台属”)总特派员刘清扬的秘书林尧、台属驻宁波交通员殷钧、中共临海三门联络员兼三门特派员杨炎宾、临海特派员

7

吴瑛等重要骨干 人在三门县海游镇被捕。原各级党的委员会组织虽已因白色恐怖而改为联络员制(单线联系),但联系网络遭到破坏,联络中断,骨干力量损失严重,形势空前严峻。台属总特派员刘清扬决定派我去上海向中央华中局驻上海的党组织汇报台属地区的情况,请示今后如何开展工作,并取回党组织的活动经费。

8

月上旬,我到上海找到党的特别支部,特别支部又让我找新四军派驻上海的党组织负责人杨斌。杨斌同志听了我的汇报后,认为浙江问题严重,事关重大,必须向华中局领导汇报,而上海特别支部仅仅是华中局在上海的派出机构。因此,我历时数月的长途跋涉开始了。他们派出了一名向导(后来我才知道是苏中区 党委书记陈丕显专门与上海党组织联系的政治交通员)与我同行。一路上我俩装作互不认识,我身上带着他帮我办来的“良民证”,遇到盘查就说是到南通看望亲戚。我俩坐轮船到南通后,出西门时只见到处是日军和汉奸的“和平军”,步枪上了刺刀,手榴弹打开了盖子,气氛十分紧张。一个“和平军”搜摸了我全身,把我身上带的红糖、烟丝等东西拿去抛进了碉堡。出西门仅三四里,我就看到有带短枪的人在走动,凭经验,我知道这已属于敌我拉锯地带,前面就是我抗日根据地了。在一处大瓦房里,苏中区党委组织部长赵毓华接见了我,说日军正在“扫荡”,无法架设电台,陈丕显书记的意见是直接送你们到苏北中央华中局去解决。于是,警卫人员将我送到交通总站。总站负责人告诉我:交通站离日伪军据点很近,日间不能外出,说话不能大声,夜间才能行军……我们按总站负责人的嘱咐,昼伏夜行,果然每一站的交通员都是熟悉情况的本地人,带我们夜间穿行在日伪碉堡的空隙间。行进中我们有时能听到碉堡里日伪军的说话声,看到碉堡内时明时暗的灯光或火光。夜里行走在田间小径,还能隐隐看到被日伪军杀害而未能收葬的民兵和村民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