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新四军会师狮子口/戴文华

Dajiangnanbei - - 目录 - □戴文华

小时候,爷爷常给我讲八路军、新四军在白驹狮子口会师的故事。长大成人后,我多次去白驹,每次去总是四处打听,到处寻觅,希望到当年两军会师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

白驹,是苏北盐城市大丰区的一个乡镇,是《水浒》作者施耐庵的故乡,地处黄海之滨,紧靠范

204

公堤(今 国道)。后辈多么希望能在两军会师地点建一座纪念碑,让一代代人重温信仰的力量,永远踏着革命先辈的足迹前行。

1986 6

年 月,在白驹镇狮子

1938

口村桥北原白云山寺庙( 年

20

被日军烧毁)遗址,一座 多米高的纪念碑巍然耸立,形似一把直插云天的双刃宝剑,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洁白如玉的碑身正面西朝范公堤,上面刻有

5

八路军第 纵队改编的新四军第

3

师原副师长张爱萍上将题写的碑名:“八路军新四军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碑身顶端浮雕为镰刀锤子,象征八路军、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两支工农抗日武装。朝东一面,刻有碑文,记载了两军会师前后的艰辛历程。

全面抗战爆发后,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根据两党达成的协议,将陕北红军和留在南 方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分别开赴华北、华中敌后建立抗日根据地。在两大抗日根据地中间,即津浦路以东、黄海以西,陇海路以南、长江以北广大地区,除沿江和大运河沿线的少数城镇为日军占领外,大都被国民党顽固派控制。将这里开辟为抗日民主根据地,南下可控制长江中下游,直接威胁侵华日军的巢穴南京;向西可以进取中原;北上可以和八路军相互支援,能使华中、华北两大战略区联成一体。中共中央基于这个指导思想,指示新四军向长江以北地区发展,在这里创建抗日根据地。但由于长江局书记王明“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右倾思想影响,致使党中央的战略意图没有能得到及时贯彻实施,失去了一次向苏中、苏北发展的机遇。

1938 9

年 月,中共中央召开

六届六中全会,全面分析了抗战形势,批判了王明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确立独立自主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思想。会议确定了“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方针。会后,中央撤销长江局,建立中共中央中原局,由刘少奇任书记,直接领导华中的抗日战争。

1939 2

年 月,周恩来亲临皖南中共中央东南局和新四军军部,传达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确定了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陈毅、粟裕坚决贯彻执行这个战略方针,领导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主力部队陆续渡过长江,向苏中、苏北发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沉寂黑暗的苏中、苏北大地上,终于迎来了曙光。

1940 4

一条巨龙南下。 年 月,为了支援华中新四军,中央军委

115

和八路军总部命令第 师苏鲁豫支队由苏鲁边区南下苏北。八

2

路军第 纵队政委黄克诚根据中

1940 5

央军委指示,于 年 月率第

344 2

旅和新编第 旅及教导营干部南下华中豫皖苏边区,与先期到达这里的彭雪枫率领的新四

6 4

军第 支队会合,组建八路军第

8

纵队,黄克诚任政委。月,又奉命转赴皖东北,将淮海以北、津浦路以东由中共领导的数支部

5

队统一整编为八路军第 纵队,黄克诚任司令员兼政委,随即率部东进淮海,南下盐城、阜宁,所向披靡,开辟淮海抗日根据地。

1940 6

一条巨龙北上。 年 月,新四军苏北指挥部建立,陈毅、粟裕任正、副指挥,下辖三个纵队。

1940 7

年 月,陈毅、粟裕东进黄桥,建立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盘踞在苏北的国民党顽固 派苏鲁战区副司令韩德勤,消极抗战,积极反共,打算先消灭黄桥一带的新四军,再清除北线南下

10

的八路军,大战一触即发。 月初,在陈毅、粟裕的英明指挥下,新四军痛击“韩军”,取得黄桥决

,7战重大胜利,并乘胜北上 日占

8 9 2

领海安,日占领东台。日 纵队

6

团奉命进驻交通要塞大丰白驹镇,迎接南下的八路军。就在新四军决战黄桥期间,

5

黄克诚率领八路军 纵队日夜兼程南下,披荆斩棘,奋勇作战,接连解放了东坎、阜宁、益林、湖垛、盐城,粉碎了韩顽军阻击的

5 1 1 3

阴谋。八路军 纵队 支队 团

1940 10 9

营于 年 月 日进驻大冈、刘庄。

6

新四军团进驻白驹后,参谋长柴荣生打电话与刘庄八路

10 10

军部队取得联系,商定于 月日两支英雄部队在白驹狮子口

10

会师。 日上午,驻刘庄镇的八路军先头部队,在民运股长文进

9

和 连副指导员朱道峰的带领下,由刘庄镇前往白驹镇,在到达狮子口时,与驻白驹的新四军

6

团侦察股长何正带领的队伍相遇,文进和何正拥抱、握手。随后,两支部队来到白云山寺庙遗址举行会师仪式和联欢会。新四

6

军 团政治处主任林胜国主持,团长池义标致欢迎词。八路军方面代表文进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据当地老人回忆,会场军歌嘹亮,军旗飘扬,两支英雄部队互赠战利品。老百姓特地做了很多烧饼送到会场给战士们吃,首长执意付了钱才收下,到处呈现“军民一家亲”的新气象。

1934

年在江西于都河分手

6

的两支兄弟队伍,在分别了 年 之后,又在黄海之滨的苏北平原大丰白驹镇胜利会师了。

1940 11 7

年 月 日,时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指挥的陈毅写下了一首诗:

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谁属?红旗十月满天飞。

这首大气磅礴的诗句,如今刻在会师纪念碑前的一块大理石上,观者品读,豪情满怀。张爱萍将军赋了一首和陈毅诗:

忆昔聆教几多回,抗日江淮旧属归。新四军与八路军,兄弟共举红旗飞。

表达了两位将领的革命感情和两军会师时战士们的豪迈与喜悦。

2

两军会师后,新四军 纵队

2 ,2队部率 团由东台移驻白驹 纵

6 1

队 团营始驻刘庄,后移驻西

,2 ,3

团 营驻小海 营驻大中集。从此,大丰有了人民子弟兵,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老百姓有了救命人。

八路军、新四军在狮子口胜利会师,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两支革命武装从分散被动到联合强大的战略转折,确立了我党、我军在华中敌后抗战的政治地位和军事领导地位。两军共同创建苏北抗日根据地,打开了华中抗战的新局面,并打通了华北、华中两大战略区的联系。

红色历史不能忘,革命精神永传承。“八一”建军节前夕,我再次来到狮子口两军会师纪念碑前,重温历史,两军会师前后展示的意志和力量,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编辑 孙素成)

八路军、新四军白驹狮子口会师纪念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