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母“雄鹰”戴明盟/郑蔚

Dajiangnanbei - - 目录 - 本刊特约记者郑蔚

8 1

90年前的 月 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诞生

20

了。在此后的 多年里,这支武装力量从小到大、由弱到强,虽立下赫赫战功,但一直是一支纯

1949

陆军。直到 年人民共和国诞生前后,人民海军和人民空军才相继建立。

今天,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率领的航母编队已经驰骋大洋,成为国力和军力的象征。

舰载机是航母最主要的作战力量。舰载机飞行员被誉为“刀尖上的舞者”,是名副其实的碧海之上的“海天雄鹰”,戴明盟是首位在辽宁舰上实现起降的

2014 8

舰载战斗机试飞员。 年 月,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他“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荣誉称号。

今年春节前夕,辽宁舰到南海演练,实现了舰载战斗机在黄海、渤海、东海和南海海域的起降。舰载机飞行员这“海天雄鹰”的翅膀是如何打造出来的?

一个人,如果有机会承担国家或民族的重大使命,他是幸运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

13

机会。 亿人中,只有少数人有幸承担国家重大使命。戴明盟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他说:“祖国选择了我们,我们就要不辱使 命,勇于担当。”我们就从载入史册的那一刻说起吧。

历史瞬间 尾钩精准地钩住了第二道阻拦索

2012 11 23

年 月 日,渤海湾深处,雪后初霁。辽宁舰迎风高速航行,在翡翠般的海面上犁下一道银色的航迹。戴明盟前一晚睡得很踏实,

6

早上点多钟醒来,拉开窗帘一看,天气出奇得好,顿时暗喜: “好天,有戏。”进场,准备有序。开飞,准点准时。

552”

起飞,编号为“、昵称为

-15

“飞鲨”的歼 舰载战斗机拔地而起,即将进行中国舰载战斗机在航母上的首次起降,演绎一场“刀尖上的舞蹈”。说它是“刀尖”绝不过分——高速飞行的战机,

4

必须精准地落在甲板上 根阻拦

12

索之间,每根阻拦索间隔 米,

36 1

有效着陆区域仅有 米,超过点就是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戴明盟却没有想这么多。他俯身往下看去,海面如蓝缎,闪着粼粼波光,辽宁舰俨然漂浮在汪洋中的一片树叶。

8 45 552

时 分,辽宁舰广播播报:“

8 41 8

号已于 时 分起飞,预计 时

55

分左右临空,进行阻拦作业试验。”

整个辽宁舰突然安静了下来,从飞行甲板到最底层的机舱,每一个战位上的每一名舰员,都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没有人交谈,每一双眼睛、每一支镜头都紧紧盯着战鹰可能出现的方向。天边传来轰鸣声,战鹰如期出现在预定空域。塔台内,一双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紧盯着监视屏幕上不断跳动的参数和曲线。着舰指挥官邹建国告诉戴明盟:“一切正常,从舰艉通过。”

戴明盟平静地回答:“明白。”他进入着舰起落航线,如凌波海燕般地掠过甲板上空,完成了着舰前第一次绕舰复飞。然后,又是一次精准出色的触舰复飞,如蜻蜓点水。不等飞机留下的尾烟散尽,舰面保障人员就迅速冲上甲板,展开了甲板异物再次排查。甲板再次清空,一切准备就绪!

3

“轰隆隆……”,分钟后,晴

,552空滚过闷雷,舰艉方向 号战机像一只羽翼贲张的雄鹰,来了!

绕舰一转弯、二转弯,放下起落架,放下尾钩,三转弯、四转弯,战机对准甲板跑道,以近乎

300

完美的下滑轨迹开始降落。

200 50

米、 米、 米……飞机发动机的咆哮声越来越大。

戴明盟以几近完美的轨迹

迅速下滑,他原来设想的目标是挂第二道阻拦索,这是最理想的位置。如果挂第一道,万一挂不上,就只能复飞;如果挂第三道,尾钩就有可能跳到第四道上,这

9 8

样不托底。时零 分,随着“嘭”的一声拉动弓弦般的脆响,眨眼间,舰载机的两个后轮“拍”在甲板上。尾钩精准地钩住了第二道阻拦索,甲板上呈现一个象征胜

V”

利的巨大“字。刹那间,疾如闪电的舰载机在阻拦索的作用下,稳稳停在跑道上。

现场掌声雷动。在舰载歼击机着舰的那一瞬间,航母试验试航总指挥、时任海军副司令员张永义中将泪水满面。战位上,许多人落泪了……这一刻,人民海

60

军官兵已经盼了 多年;这一刻,中国人等待了太久;这一刻,将镌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3

小时后,戴明盟在放飞单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

552

信心满满地又一次跨进了 号战机的座舱。他又要开始新的冲锋:在辽宁舰上滑跃起飞。加油、加速、接通全加力……飞机发出

,552震耳欲聋的怒吼 号战机开

14

始在甲板上滑跑加速,沿着度的滑跃甲板腾空而起,直冲苍穹……

一切都在掌控中!

英雄炼成 舰载机飞行员的事故率是航天员的5倍

舰载歼击机在航母上起降,为什么这么难?航母的飞行甲板,是国际同

4.5

行公认的“世界上最危险的

300

英亩”。它仅有 多米长、最宽

70

处也不过 米。据美国安全中心统计,舰载机飞行员的事故率是

5

航天员的 倍,是陆基飞行员的 10

倍,其中八成事故发生在着舰过程中。

你想想,比航天员的风险还要大,这风险恐怕是世上最顶级的了。仅以美国为例,统计数据

1965 1985 20

显示:从 年至 年的

1354

年间,美国海军共摔过 架舰载机,其中多半是在着舰过程中

1000

失事的,有近 名舰载机飞行员殉职。

曾当过舰载机飞行员的美国总统老布什曾在回忆录中写道:舰载机飞行员有将近十分之一的人因着陆阶段的技术失误发生坠机事故。

2011 7 27

因此,就在 年月 日我国正式对外宣布正在改建第一艘航母的当天,就有外电引用某大国专家的话说:“驾驭航母,

10

中国至少要用 年时间……”

当时,中国还没有一位曾在航母上起降的舰载机飞行员。而不能起降战机,那还能算航母吗?戴明盟和海军舰载航空兵部队的每一位飞行员,都清楚舰载机对航母意味着什么,也同样清楚地知道舰上起降的风险对飞行员意味着什么。国之重器,以命铸之。海军舰载战斗机试飞部队,逐渐形成了由戴明盟、邹建国、徐汉军、孙政雄、魏红伟、卢志勇 等人组成的第一梯队。过去我国从未拥有航母,当然就没有指导舰载机飞行员起降的“教练员”。他们自己在训练中摸索总结出了“看灯、保角、对中”等驾机着舰的要领,简直可以说是自己把自己从学员训练成了教员。在戴明盟正式起降辽宁舰之前,试飞

8600

员们共进行了 多架次的起落。

阻拦索被称为舰载机飞行员的“生命线”,为了真实了解“生命线”的质量,试飞员们还要测试它的极限偏心偏航数据。极限偏心偏航阻拦试验,是试飞着舰挂索这一阶段最危险的课目。

面对风险挑战,还是戴明盟首飞。第一次试验,戴明盟有意

×

偏心 米,飞机成功挂索。

张永义要求苛刻,让他再来一次偏心更大的。戴明盟二话没说,驾驶战机高速向着极限角度冲刺。他又成功了!一组新的歼

15

一 舰载战斗机阻拦试验数据诞生了。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那么幸运。那天,邹建国进行同样课目的试验。当他驾机挂索的一瞬间,巨大的拉力将阻拦索一端拉断。断裂的阻拦索一端似流星锤,在空中打了个转,“嘭”地一声,狠狠地砸中飞机尾翼。

幸亏当时是戴明盟在塔台指挥,他沉着冷静,果断指挥,才化险为夷。

试验现场,一位老工程师抚摸着断裂的阻拦索,流着泪喃喃自语:“这条‘生命线’是试飞员用生命炼出来的啊!”

舰载机的那么多第一次任务都交给戴明盟,他是不是天生就是“运气”特别好的人?英雄是勇气、智慧和忠诚炼

1995 11

成的。 年 月,戴明盟从空军第五飞行学院毕业,成为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团的一名飞行员。

8 7

次年的 月 日早晨,他和师副参谋长康仕俊一起,驾驶一架歼

6

一 教练机,进行仪表课目训练。康仕俊飞前舱,他飞后舱。

起飞十几分钟后,突然,后舱里“忽”地一下冒出一股烟雾来,弥漫着强烈的煤油味。戴明盟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向前舱报告。

康仕俊判断说:“可能是油管破裂!”他们边向塔台指挥员报告,边驾机返航。这时,机身后半部已喷出长长的火苗。瞬间,飞机剧烈抖动;发动机温度表直线升高;飞机很有可能在瞬间发生爆炸!塔台指挥员紧急命令他们“跳伞”! 此时,从飞机高度和速度来讲,是跳伞的最佳时机。

可是,戴明盟和康仕俊都知道,翼下就是长三角的经济重镇宁波。此刻,街道上车水马龙。如果此时跳伞,失控的飞机会成为投向这座城市的一枚重磅炸弹。两人操纵着随时都可能爆炸的飞机,调转航向,向着城郊飞去……

他俩终于发现前方有一块无人的菜地,这才先后按下了弹 射按钮。此时,飞机的高度仅剩

500

米!两朵伞花先后在空中张开,他俩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飞机瞬间解体!

他们和死神擦肩而过。在接地的一刹那,戴明盟的右脚踩到了一块石头上,崴了一下。万幸的是,康仕俊也只是胳膊受了点轻伤。

亲历了一起“二等事故”的

24

戴明盟,仅在医院做了 小时的观察和体检后,就出院找到教导员姚丹江:“什么时候安排我飞行啊?”姚丹江当时就感觉:“这小子和常人不一样!”因为有人在经历过这种险情之后,会在心理上产生阴影,不愿再飞行,而戴明盟那么年轻,遭遇险情反而积极要求复飞,他的心理素质非同一般,真的有英雄气概!

忠孝之家 父亲说,“为国尽忠就是最大的孝!”

,1971 8 3

戴明盟 年 月 日出生在重庆市江津区石门镇。他中等身材,浓眉大眼,透着灵气和机敏,见人总是笑呵呵的。

他的父亲叫戴雨林,是一名重庆嘉陵机械厂的技术工人。他母亲刘德宣,是石门镇粮油站的

3

职员。他还有个小他 岁的妹妹, 名字叫戴穹。戴明盟向记者坦诚说:“我小时候很顽皮,学习不好,只能算中下等吧。因为学习一般,恨铁不成钢的父亲给了我很大的压力,管得很严。”

1992 4

转眼,到了 年 月。戴明盟正在古城保定的第二基础飞行学校学习。军中有句老话:新兵盼信。那时候还没有手机,要和家中联系,基本上靠写信。有急事了,才发电报,或到邮局排队打长途电话。戴明盟很长时间没有收到家信了,他给父亲写过两封,也没见回。只有妹妹戴穹过了春节来了一封信,说是父亲身体不太好。这使他有点牵挂,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这一天,他接到在成都工作的叔叔的来信,让他有点喜出望外。可没看几行他的头懵地一下就大了,信中说:一个月前,他爸戴雨林不幸因病去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从这巨大的震惊、巨大的悲痛中回过神来。他不相信,也不愿相信:

40

父亲还这么年轻,才 多岁,怎么可能说走就走了呢?

在领导和战友们的劝慰下,戴明盟擦干眼泪,到保定邮局给母亲连拍了两封加急电报。他母亲这才强忍悲痛,打长途电话将

(钟魁润摄)

海军某舰载机部队部队长戴明盟

(李唐 摄)

我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上的工作场景

(李唐 摄)

歼-15 舰载战斗机即将在辽宁舰阻拦着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