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军父亲/叶小湖

Dajiangnanbei - - 目录 - 叶小湖

2017年是中国人民解放90军建军 周年,也是中80

华民族全面抗战爆发 周年。近几年来,自己因经常参加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相关活动,几位离休老干部曾对我说,你可以写一篇回忆你父亲的文章。我想想很对,很有必要,就开始酝酿并写作。

,1912父亲叶海良 年生,系

(

湖南省平江县人 今岳阳市下属

) ,1930 5

县 年 月参加中国工农红

10

军,同年 月入党,入编于红二方面军六军团红十六师(时任师长萧克、政委陈寿昌),后随大部队长征。

老父亲健在时,我曾好奇地问过他几次,为什么要参加红

:

军?他的回答很朴实因家里穷,经常吃不上饭,红军来了宣传鼓动,经动员后就去当兵入伍了。又问:在红军队伍里干什么呢?

:

他回答先是当重机枪手。当时的武器很落后,两人一组,一个拿着机枪扫射,另一个递着子弹配合。打仗时,有时因敌方火力目标不明确,重机枪就先开打,朝不同方向作点射试探,一旦敌军回射,暴露了火力点位置,就可集中火力对准目标猛打。以后,他又调到兵工厂、特务连干过。那时候我们都还小,以为特务就是坏人了,老父亲淡然一笑,说

(

红军里也有搞特务工作的 交通

)

情报 。我们听后,也只能是似懂非懂而已。父亲常黯然提起,家乡同批

36

入伍当兵的,当时共有 人,到解放时,只剩下两人还活着。几十年枪林弹雨,浴血奋战,留在老父亲身上的最显著的战争记忆就是伤疤。一到夏天冲凉或衣衫单薄时,就能在老爸的右肩、 后脖颈、左手掌等处,看到很多

:明显的枪伤痕迹。他回忆说在战场上拼杀,曾多次受伤和昏迷,后都被抢救生还。红军打仗时的口号,是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对生死都看得很轻。红军医疗队中缺医少药,伤兵被抬下来,都是先用淡盐水洗伤口的,疼得哇哇叫,然后再做简单包扎处理。

抗日战争时期,我的父亲曾在江苏盐城新四军军部工作过,并为军部刘少奇、陈毅等首长做过警卫工作。父亲曾教过我一首激情的军旅之歌,就是由陈毅等同志集体作词的《新四军军歌》,至今仍铭记在心,有时还自唱自励。所以,我对江苏盐城新四军军部红色遗址,一直有想前往探访的心愿,看一看父辈们曾经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

抗战后期与解放战争时期,父亲曾任苏北地区阜宁、盐城等县交通局长。新中国诞生后,他任杭州市邮政局首任局长,以后 又调任浙江省委工交部党委书记等职。

1958 1963

年至 年,父亲从省里调到嘉兴邮电局任局长兼党委书记。我们全家随父工作调动,搬迁到县城中。小时候,我常看到有学校或企业等单位,拉着横幅、敲锣打鼓到我家门口,邀请父亲去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当年父亲也经常给我们姐弟三人讲,你们是红色家庭出生的孩子,更要听党的话,跟共产党走,努力学习,报效国家,继承发扬优良革命传统。

1963

年秋,父亲任职宁波专区邮电督导处主任。“文革”中,我父母多年遭遇关牛棚、挨批斗,但即使在那个时期,他们对党、对组织依然是忠心耿耿,信

:

念坚定。父亲常说的火要空心,人要忠心。

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二十年了,但其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他一生对党忠心耿耿,他做到临难不惧、坦荡面对,始终坚持艰苦朴素、清正廉洁,这些传承下来的精神财富,内存于心,外化于行,一直激励鼓舞着我,勇往直前。红军精神,永放光芒!

(编辑 陶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