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王于畊大姐

/季音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爱百姓,能救国家。冲锋陷阵,如铁如坚,革命担负,如铁之肩。功用若铁,人民倚焉,愿寿如铁,垂亿万年”。从此,铁军的英名传遍了天南海北,威振天下。

1927 1

年 月,武汉国民政府将第四军扩编,廖乾五主持制定《第四军政治部训练计划》,对各级政治工作部门和政工干部确定了详细、具体的职责和任务,强调“政治工作人员必须纪律化、秩序化、群众化”。这个《计划》成为研究中国共产党在大革命时期对国民革命军进行政治工作的重要文献。以廖乾五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对四军的组织整顿和政治教育卓有成效,影响深远。廖乾五所从事的军队政治工作是创造性的,对于促进国民革命军的改造、保证北伐战争的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铁军的政治工作传统,也为后来的人民军队继承并发扬。大革命时期造就了铁军这支英雄的军队,也造就了 一大批重要的军事政治人才。大革命之后的南昌、秋收、广州三大起义,是人民军队创建的起点,这三大起义军事力量的主要部分都来自铁军。

4 12

月 日蒋介石叛变革命,

4 15

廖乾五极为愤慨。月 日,廖乾五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各级党部执监委员会议召开,一致

7

决议讨伐蒋介石。月下旬,廖乾五奉命赴九江参加武装起义准备工作,不久参加南昌起义,协助叶挺指挥部队行动,起义后任革命委员会总政治部秘书长、宣传委员会委员、第二十军党代表。起义失败南下途中,他和周逸群共同介绍第二十军军长贺

10

龙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 月,他经香港到上海,在中共中央军

10

事部工作; 月下旬,他在中共中央直属机关担任中央直属机关党小组组长。

1930

年夏,廖乾五任中共湖南省委军委书记,负责兵运工

作,不久被国民党湖南当局秘密逮捕。他坚贞不屈,绝口不谈党的任何秘密。敌人惧于他的威望

9

和声誉,不敢公开审讯。同年 月

3

日,廖乾五被秘密杀害于长沙,

44

年仅 岁。

1937

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实行第二次合作,主力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的红军游击队实行改编就沿用大革命时期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番号,称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在铁军的丰碑上,永远镌刻着叶挺、叶剑英、廖乾五、张云逸、周士弟、徐名鸿、李硕勋、梅龚彬等同志的英名。廖乾五戎马一生,文能提笔

1997

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准,在陕西省平利县中学塑建廖乾五纪念像。平利县烈士陵园也矗立着一座廖乾五的雕像,昭彰着他的丰功伟绩,纪念他为中国革命做出的伟大贡献。

王于畊把撰写革命回忆录,视为一个共产党员在晚年的一件庄严任务。她说:“这是我们交给国家与人民的最后一份答卷。”果然“宝刀不老”,王于畊一旦拿起笔来,文章依然写得那样流利,既有文采,又有思想,感情真挚感人。她撰写的回忆录《馈赠——忆张茜》与《长江的女儿——忆杨瑞年同志》等文,在《大江南北》杂志刊出后,引起了文坛的关注,被认为是近年来难得见到的好文章。

我们共同编写的第一本回忆录是《茅家岭下英雄血》,这是

1942 5

国内唯一的一本反映 年

25

月 日上饶集中营茅家岭暴动实况的著作。茅家岭暴动是一场

24

惊心动魄的斗争,有 个同志拼死冲出监狱,两个同志即钟袁平与王传馥英勇牺牲。王于畊为写好这本回忆录,着实费了不少心血。为了写王传馥烈士的事迹,她千方百计找来了王传馥烈士的胞弟王传洪(也是新四军的一个老同志),约他写出了一篇《忆亡兄传馥》,她自己则写了题为《遗物》的文章,以深沉的感情,写了她与这位在皖南军部时期过从甚密的好战友的件件往事,这样,书中王传馥烈士的形象就 十分突出,也相当感人。

在编写这本集子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有一位新四军的老同志陈子谷,他在皖南事变中也不幸被俘,囚入上饶集中营,他在狱中斗争十分英勇,最后在茅家岭暴动中冲出牢狱。他在解放后生活相当坎坷,晚年写了篇几万字的回忆录《我们在敌人监狱里战斗》。不久前他去世了,他的家属听说我们在编这本书,把稿子送来,要求采用。我看了稿件,感到内容不错,可以刊用。但伤脑筋的是,这篇几万字的稿子字迹潦草,许多地方涂改很多。我正在发愁,王于畊走了过来,说“不要紧,这件事我来处理”,把稿子拿了过去。想不到她竟然亲自动手,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把全部稿件重新抄了一遍。当我从她手里接过沉甸甸的一大摞书写整齐、清秀的书稿时,我十分感动。于畊大姐当时年事已高,而且又有病,我真难以想象,她是付出了多大的辛劳才完成了这件很不轻松的事。

我们合作编写的第二本书是《女囚》。这是一本奇书,写的是我国监狱斗争史上罕见的一

34

幕: 个被囚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女干部,在党支部领导下,与国民党特务展开了英勇无畏、可歌可泣的斗争,事迹极为感人。第一篇文章《长江的女儿——忆杨瑞年同志》,是王于畊写的。杨

,1937瑞年是王于畊的亲密战友年,她俩从山西八路军学兵队一起来到皖南参加新四军,以后就一直在一起。皖南事变中杨瑞年不幸被囚入上饶集中营。由于她斗争坚决,被特务列为所谓“顽

1942 6 19

固分子”。 年 月 日,国民党特务在集中营里血腥大屠杀,

74 7

一次杀害“囚徒” 人,有 个女同志,杨瑞年即为其中的一个。王于畊与杨瑞年有深厚的感情,她怀着满腔悲愤,以惊人的记忆力,写出了杨瑞年这个既刚强又活跃的江苏镇江姑娘的一件件往事。她完全把这个姑娘写活了,读了让人落泪。《女囚》里还有几篇文章,作者都是上饶集中营的亲历者,内容真实曲折,都很有可读性。由于这本书的内容比较特殊,出版后读者反映相当好。

于畊大姐在与我们一起编书的同时,又写了几篇记述自己经历的回忆录,以后把几篇回忆录集结成一本名为《往事灼灼》的书(由《大江南北》编,百家出版社出版)。王于畊的文章突破了写回忆录的一般模式,一般的回忆录都是写事,而王于畊的回忆录既写事,更写人,在她笔下的人都是鲜活的,有血有肉,她把杨瑞年这个党的好女儿完美地再现在读者面前。再加上她的文章文字优美,感情细腻,情节动人,实际上每篇都是优秀的文

1992 12 14

学作品。 年 月 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文艺评论,对王于畊的作品给予相当高的评价,认为《长江的女儿》等文章是革命回忆录写作的一个新突破、新收获。于畊大姐对写回忆录还有一个宏大计划,她对我说,上饶集中营事件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件不小的事,我们不妨编写一套上饶集中营斗争丛书,系统全面地介绍这场很有意义的斗争。我十分赞同。可惜不久她病倒了,这个计划未能实现。

过去有所谓“夫贵妻荣”之说,在有些人心目中,将军夫人无疑高人一等。这种陈腐观念与

王于畊完全不沾边。她的老伴叶飞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前人民海军司令员,开国上将。她自己也是政协委员,北师大原党委书记,官位确实都不低。但他们似乎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对周围人包括保姆在内,一概平等相待,没有一点架子。叶飞对王

于畊从事革命回忆录写作全力支持,为她创造各种条件,出版的每本书都由他亲笔题字。至于他自己,是一天三件事:练书法,读《鲁迅全集》,下围棋。他下棋的对手是警卫班的战士,与战士们玩在一起,将军的架子荡然无存。于畊大姐曾经几次到我家里串门,她不带一个随从,来了后

就聊聊家常,吃顿便饭,一切都平平常常,谁也看不出她是位高官的夫人。

有诗曰:“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王于畊无疑属于后一种人,

20她虽然已去世 余年,但她依然活在许多老同志心中。

(编辑 韦潇)

王于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