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在黄桥的儒将风范

/林金龙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林金龙

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在我们为中国人民解放的斗争中,有各种的战线,就中也可以说有文武两个战线,这就是文化战线和军事战线。我们要战胜敌人,首先要依靠手里拿枪的军队。但是仅仅有这种军队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有文化的军队,这是团结自己、战胜敌人必不可少的一支军队。”德高望重、文武兼备的新四军军长陈毅,不仅是一位驰骋沙场,威震敌胆,在举世闻名的黄桥决战中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神话传奇的战将,而且是一位琴、棋、诗、书、球样样精通的才俊。在新四军东进过程中,陈毅努力践行毛泽东的革命文艺思想。他经常以诗会友,以棋会友,亲自填写歌词,起草传单,做统战工作,揭露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磨擦,积极限共反共的阴谋,宣传党的团结抗日、一致对外的政治主张,团结了大 批爱国民主人士,在创建、巩固、发展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40 5

年 月,新四军进驻郭村。当国民党李明扬、李长江的鲁皖苏游击部队向郭村发动进攻时,新四军和当地人民同仇敌忾,誓死保卫郭村,取得了自卫反击战的胜利,陈毅以“绛夫”为笔名,写下了《保卫郭村》的歌词:六月二十八炮火沸腾,顽固派十路进攻包围郭村,要断绝人民的生计,想消灭抗战的孤军。顽固派三次总进攻,冲不破军民合作的血肉长城。顽固派反动大 “扫荡”,激起了自家阵营的起义革命。孤军怒吼了,转守为攻,打得反动派豕突狼奔!孤军英勇,领导坚强,是战斗胜利的核心。军民团结,友军响应,是战斗胜利的保证。反共阴谋已被粉碎,日寇胆落,汪派震惊!我们保卫了郭村,要创造苏北的光明,我们保卫了郭村,更要大无畏地前进,前进,前进,向着抗战的胜利前进!

不久,新四军文艺战士章枚为这首歌谱了曲。从此,这支胜利的凯歌很快在部队中广为传唱,成了鼓舞广大新四军指战员

继续为开辟、建设、巩固苏北抗日根据地而战斗的号角。

郭村保卫战取得胜利之后,为彻底打开苏北抗战局面,陈毅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提出了“联李、孤韩、击敌”的战略决策,并三次亲赴泰州和“二李”谈判,争取“二李”和陈泰运等地方势力在新四军反对顽固派韩德勤的自卫反击战中保持中立,为以少胜多的黄桥决战打

1940 7 4

下了基础。 年 月 日,陈毅派朱克靖为代表,前往泰州市拜访李明扬。北伐时期,朱克靖与李明扬在国民革命军第三军中分别担任党代表和副军长,有着“袍泽”之交。朱克靖带去了陈毅的亲笔信,不仅承诺释放俘虏,发还枪支,而且希望双方互助互让,共同对敌。陈毅在送朱克靖等人赴泰州和“二李”谈判联合抗日时,写下《送人赴泰州谈判抗日合作》诗一首:停骖问我意如何?词婉情真再致书。军令今当斩马谡,歧途何事泣杨朱?仲连智免蹈东海,武穆冤成走传书。凭君寄语强梁辈,摩擦自戕慎厥初。

这首诗抒发了陈毅同志争取团结一切抗日力量共御外敌的真切情意,表达了我军为建立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忍辱负重的博大胸怀。

这次谈判促使新四军和“二李”就合作抗日问题达成了一项口头协议。“二李”借道掩护新四军东进黄桥,并保证今后不再受韩德勤利用,信守中立。使新四军主力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得以继续执行。

7 26

月 日,新四军东进部队路过宣家堡。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指挥陈毅在宣家堡小学召集地 方士绅开会,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号召团结抗日,并向该校赠送了进步书籍。

1940 7 29

年 月 日,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挥师东进到达黄桥后的第三天,陈毅就和管文蔚、陈丕显亲自登门拜访了黄桥著名士绅朱履先,表明我党我军相忍为国,团结抗日的诚意,并邀请他参加黄桥抗日根据地的创建工作。朱老利用其声望和影响,积极参与团结抗日的统战工作,并为我军牵线搭桥,争取到了曾任国民党省主席和督军的韩紫石对我党抗日方针的支持,促使“二李”在新四军和国民党顽固派韩德勤的搏击中保持了可贵的中立。

在和陈毅的交往中,当时在苏北地区享有盛望的国民党元老韩紫石对陈毅的儒将风度敬佩不已,特赠联称颂:“暴雨袭神州,哀鸿遍野;狂风卷巨浪,砥柱中流。”并积极带动了一大批泰州、泰兴、靖江、海安、姜堰等地开明士绅和知识分子倾向共产党,支持建立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为彻底孤立顽固派奠定了

1942 4

民意基础。 年 月得知韩紫石不幸陷敌而死,陈毅特作《闻韩紫翁陷敌不屈而死诗以赞之》诗一首:忍视神州竟陆沉,几人酣醉几人醒?坚持晚节昭千古,誓挽狂澜励后生。御侮力排朋党论,同仇谋止阋墙争;海陵胜地多人杰,信国南归又见君。

诗文既表达了对紫石老人为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作出巨大贡献的崇敬,又在广大民主人士中起到了凝心聚力、共御外侮的号召作用。

1940 10

年 月,新四军女战士李珉随军北上,渡江时遇敌负 伤,同志皆哭,李张目曰“革命流血不流泪”,言毕而绝。陈毅闻讯后,百感交集,随即咏诗一首:

“革命流血不流泪,生死寻常无怨尤。碧血长江流不尽,一言九鼎重千秋。”此诗抒发了对这位铁骨铮铮的新四军女战士的无限崇敬之情。

1940 10 7

年 月 日,黄桥决战胜利不久,新四军第二纵队王必成部在东台县白驹镇狮子口桥头与八路军南下部队第五纵队

11 17

胜利会师。 月 日,新四军、八路军组成的华中总指挥部在海安成立,副总指挥陈毅诗兴大发,写下了《与八路军南下部队会师,同志中有十年不见者》诗:

十年征战几人回,又见同侪并马归。江淮河汉今属谁?红旗十月满天飞。

时任八路军五纵三支队司令员的张爱萍将军即兴和诗一首《兄弟共举红旗飞——和陈毅诗》:忆昔聆教几多回,抗日江淮旧属归;新四军与八路军,兄弟共举红旗飞。

这两首诗一唱一和,珠联璧合,不仅表现了新四军和八路军这两支共产党领导下的兄弟部队之间的深厚战斗友谊,而且抒发了诗人对创建以黄桥为中心的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喜悦和对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念。

黄桥决战取得胜利之后,新四军指战员乘胜利之威,奋勇追击,挺进通如海启,北上东台、大丰,为全力抗击日本侵略军打开了通道,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民主政权的建设开展得轰轰烈烈。黄桥这个苏北战略重镇在战火中获得了新生。陈毅欣然提笔写下了《黄桥的新生》:黄桥是人间的地狱,何克谦是专制的阎罗,

拉夫绑票敲诈勒索,叫黄桥民众怎能生活。你这残害人民的土匪,你这破坏抗战的国贼。你不打日寇,整日整夜淫乐,你反共磨擦,专与汪伪暗和。谁是黄桥的救星,来赶走这害人的恶魔。拯救百万受难的民众,挣脱压制了千年的枷锁。苦等到七月二十九,新四军从天降落。黄桥重见天日,军民欢乐狂歌。要联合起来,消灭何匪残部。创造光明幸福的新苏北,建设独立自由的新中国。

诗人以通俗的语言,描写了国民党顽固派何克谦残害人民、

7

反共磨擦的丑恶嘴脸,以及 月

29

日新四军挺进黄桥时军民联欢的动人场面,表达了诗人要消灭何匪,打败日寇,建设一个独立自由新中国的美好愿望。经章枚谱曲,这首歌在黄桥老区群众中广为传唱,成了激励黄桥人民打击敌人,为建设独立自由的新中国而奋斗的巨大精神动力。为了新生的黄桥,为了新中国,才

10 4

有了 月 日黄桥决战时镇外 炮火连天,镇内灯火通明,家家户户碾米、磨面、烧水、烙饼,男女老少踏着硝烟,肩挑手提,从四面八方赶往阵地上慰问部队的感人情景,才诞生了那支传唱至今脍炙人口的《黄桥烧饼歌》。

1940

年秋,泰兴县委派了一大批党员带领进步青年打入到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第三纵队张公任部的“战地服务团”工作,在张部进行团结抗日宣传。同时做张公任本人的工作,争取他中立。由于泰兴县委和新四军事先做工作,当新四军东进黄桥还未到张公任驻地宣家堡时,张已率部转移到大泗庄,主动让路,为新四军挺进黄

11

桥作出了贡献。 月,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第三纵队司令张公任逝世时,陈毅司令员送了挽联“协作农工保山河,扫除大盗建新华”,以表彰他的团结爱国精神,也表明了新四军愿与一切抗日爱国人士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的决心。为做好广大青年的思想政

,1940 10

治工作 年 月中旬,苏北抗日军政学校在黄桥成立,陈毅亲自兼任校长,如西、泰兴、泰县、靖江、江都等地进步青年纷纷报名入学,为抗日救亡培养了大批领导干部。

陈毅同志对革命文化活动的直接参与,不仅对革命斗争的伟大事业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还极大地鼓舞了新四军文化工作者,使黄桥地区的革命文化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轰轰烈烈,经久不衰。

新四军进驻黄桥期间,抗日烽火中诞生的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在黄桥街头开展各种形式的文娱宣传活动,如演“文明戏”、 扭秧歌、舞龙灯、张贴标语等。新四军战地服务团中有许多才华出众的女同志,像张茜(陈毅夫人)、楚青(粟裕夫人)、陈模(刘炎夫人)等,她们既是新四军指挥员的贤内助,又是宣传革命文化的骨干分子。在她们的带动下,革命文化活动在黄桥地区人民大众中普遍展开,成为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的重要形式和手段。当年,黄桥地区人民运用民间歌谣的形式,广泛传唱抗日救亡歌曲,如《新四军好》《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陈司令比亲人还要亲》等,有力地配合了我党和新四军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的工作。

同时,陈毅还指示从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战地服务团”抽出干部组成民运工作队,协同黄桥地方党组织发动群众,积极推进抗日民主根据地建设。由于文化宣传工作的充分发挥,工作进展异常迅速,农抗会、妇抗会、青抗会、文抗会、儿童团各种抗日的群众组织都建立了起来,仅黄桥就有六千多人参加了各种抗日

1940

群众组织。 年仅两个月,泰兴就有三千多青年参加新四军和地方武装。在陈毅带领下开展的各项革命文化活动,为发展壮大新四军队伍,巩固苏北新生的抗日民主政权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新四军东进黄桥期间,陈毅同志一手拿枪,带领广大新四军指战员和日寇及国民党顽固派进行殊死搏斗;一手拿笔,宣传革命真理,团结中间力量,鼓舞军民斗志,揭露日寇和反共顽固派的罪恶,为党和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也为他赢得了“儒将”的美名。

(编辑 易化)

1940年10月,陈毅在苏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