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金刚”张保国/郑蔚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20187

年 月,济南市公安局隆重举行了“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雄模范”张保国同志授奖仪式。这是公安部授予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最高荣誉称号。张保国是济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第一排爆手。和平年代,公安队伍是一支

2017

牺牲最多的队伍。 年,全国

361

因公牺牲的民警达 位,几乎是“天天有牺牲”。有关资料显示,近年来获得公安部“一级英模”荣誉称号的,大多是执行任务时牺牲的勇士。张保国获此殊荣乃当之无

1999 9

愧。从 年 月转业到济南市

20

公安局的近 年来,他一直从事排爆工作。即使曾因排爆致残,后来又提拔为特警支队作训处副调研员之后,他依然是第一排爆手。

中等身材,笑容和善,语气平缓,张保国看上去更像一位亲切和蔼的老师,而不是在爆炸物 现场出生入死的英雄。特警支队长刘宜武告诉记者,张保国入警90

以来,先后成功处置涉爆现场

20

多次,排除爆炸装置 多个,鉴

130

定排除可疑爆炸物 多个,鉴定、排除、销毁各类炮弹、炸弹等

4000

多发(枚),完成重大活动防

900

爆安检 余次。

,1984张保国是科班出身 年

493

他以总分 的高分考入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转业之前,张保国是济南军区军械雷达修理所

90

的工程师。上世纪 年代,济南城市建设的步伐开始加快,那些深埋在地下几十年而未引爆的各种炮弹、航弹、手榴弹等在施工中被挖掘出来。如何安全地处置销毁这些爆炸物,成为济南公安机关亟需解决的重大问题,但当时公安系统尚无专业排爆人才。于是,在济南市公安局领导和济南军区有关方面的协调下, 1998 3

年 月,正营职的张保国成了市公安局里唯一穿着军装的排爆专家。起初,他主要职责是负责销毁挖出来的废旧爆炸物;而后来,一个凶险得多的对手悄悄显现了:那就是犯罪分子制造的各种不同引爆方式的土炸弹。

“我们通常处置的爆炸物可以简单地分为两类,一类是军工企业制造的炮弹、炸弹、手榴弹等军用弹药,我们称之为‘制式爆炸物’;另一类是犯罪分子手工制作的‘非制式爆炸物’。制式爆炸物的结构、原理,我们基本都懂;而非制式爆炸物,就要靠我们在最短的时间里去识别、破解、排除。犯罪分子越来越狡猾,引爆的方式和炸药的种类也各有不同,所以非制式爆炸物,对我们排爆的危险最大。”张保国告诉记者。

1999

年国庆前夕的一个晚上,济南市中分局民警在玉函路某小区清查流动人口时,发现出租房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东北人。男的对女的悄声说:“如果公安敢揍我,我就炸死他们!”警惕性很高的民警听到后,立即带离了他们,同时迅速将此信息上报市局。张保国接到命令飞奔到现场。

究竟有没有爆炸物,爆炸物又藏身何处?张保国让一同赶到现场的科长和别的民警留在出租房外,独自一人打着手电走了进去,里面灯光昏暗,堆满杂物,他仔仔细细搜查每一个角落,果然发现了一个土制炸弹!那是一个装满了炸药的啤酒瓶,瓶口精

3

心制作了种引爆方式:有鞭炮引火线点火的,有像手榴弹拉绳一样拉发引爆的,还有一种是直接摩擦引爆的。啤酒瓶外面还用

胶带缠上了钢珠,一旦引爆,杀伤力不亚于军用手榴弹,可见其穷凶极恶的程度。张保国认定处心积虑准备

3

了种引爆方式的歹徒,很有可能还制作了多枚炸弹。果然,他

3

又发现了嫌犯用 个水暖三通管

5

件和 个铁管制作的钢管炸弹,

9

这 个炸弹都有很大的杀伤力。第一次面对这么多“非制式”土炸弹,张保国一时也无法判定这炸药的性质,但必须现场就想办

2

法破解。忽然,他看到墙角有 个塑料水桶,灵机一动:拿水泡了它!因为无论是点火、摩擦,还是拉火式引爆,都可以用水来隔绝火源,让点火装置失效。于是,他

9

小心翼翼地将 个土炸弹放进盛满水的水桶,暂时消除了危险。

第二天,在济南郊外的一个山沟里,张保国隐蔽在一块大石头后,将那个“酒瓶炸弹”像扔手雷一样扔了出去。一声巨响,果然是落地就炸。原来,酒瓶里装的是对撞击、摩擦极其敏感的自制氯酸钾炸药。要是在排爆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掉落地面,就有可能引爆!嫌犯后来交代,男的是东北逃犯,撬开单位林场的保

8

险柜,盗取了万多元现金后逃到山东,还结识了一名女老乡。他内心始终惶恐,知道警察早晚

9

会找上门,就制作了这 个土炸弹,用以拒捕。

张保国遇上的第二次土炸弹是“汽车炸弹”。在某科研所大院里,一辆红色轿车门上绑了一个爆炸物,车主还发现了歹徒留下的纸条,如果不在规定时间里

20

打 万元,就要车毁人亡!车主立即报警。

张保国赶到现场后,仔细观察,发现爆炸物上方还有一个闹 钟,疑似定时炸弹。“这定时炸弹的危险,在于你不知道他预置的爆炸时间。”张保国对记者说。他只能从车的另一侧贴近观察,评估爆炸物万一爆炸时威力的大小,觉得首先必须将爆炸物转移出现场。但苦于当时没有排爆器材,他急中生智,向大院内一位大妈要了一捆纳鞋底的细棉绳,做了一个活结儿,然后迅速上前将爆炸物连同定时闹钟紧紧套住,再退到远处果断地将爆炸物拖离现场。所幸的是,在拖行的过程中,引爆的定时闹钟和爆炸物拖散分离了。他跑上前仔细一看,此刻与闹钟设定的起爆时间

3 3

只差 分钟。要是晚 分钟,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结果。

……科班出身的张保国,很清楚爆炸物的杀伤力,但他真的做到了临危不惧。他的“不惧”,不是超人式的无需害怕,而是忠诚在先,临危不退,恪尽职守,令人感佩。 2002

年元月,市公安局领导率张保国等参加了京沪等十城市公安排爆部门在京举行的防爆排爆技术研讨会。会上,有的经济发达地区公安交流说,当地一年发生的炸弹恐吓案件有数百起之多。这让济南市公安局领导格外重视,说:“防爆排爆队伍我们宁可备而不用,也不能用而不备。”于是,济南公安启动组建专职排爆队伍,投资数百万元购置专用防爆设备。尽管如此,排爆依然是高风

2005 3 2

险岗位。 年 月 日上午,济南西郊腊山的一个废弃采石场,济南市公安局按惯例在“两会” 前集中销毁一批收缴和发现的火药及废旧炮弹等爆炸物。大约

57 7

十点多,即将销毁的 发炮弹、枚锈迹斑斑的军用发烟罐和大

15

约 公斤的火炸药卸车完毕。这些火药是从社会上收缴而来,成分复杂,销毁时必须格外小心。战友撤离到处于上风口的山口处,而张保国前去处理最危险的

4

废旧火炸药,并向随同采访的名记者介绍销毁作业的过程。不料,张保国身后的一个锈蚀严重的发烟罐突然泄露,发烟剂接触到了空气立即自燃起火!

听到惊叫声的张保国回头一看,大喊一声:“不好,快跑!”同时飞快地冲到冒着火苗的发烟罐旁,一脚将发烟罐踢飞。记者全跑开了,他却因为奔跑的惯性冲进了铺在地上的火药堆。电视台记者事先架好的摄像机录下了令人痛心的瞬间:一个十多米的火球突然窜起,上千度的高温将张保国裹在中间,他变成一个“火人”,挣扎着冲出火堆,然后就地扑倒、翻滚,试图压灭身上的明火。但脖子里和大腿内侧的火苗依然燃烧,他只能用烧焦的手去拍灭火苗。战友们见状一拥而上,为他扑灭身上余火。

8%

这场事故,张保国全身有的面积烧伤,脸部二度烧伤,双手深二度烧伤,有的手指严重变形,落下七级伤残。可他,一醒过来就想到既要瞒父母,又要瞒孩子。他叮嘱妻子说:“给爸妈打个电话,说我出差一段时间,不方便给他们打电话……”他还特意关照前来采访的记者,“千万不要报道我的名字和照片”。于是,他的事迹以“一个党员民警光荣负伤”见报了。当时的济南市委宣传部领导不由得感慨说:“这

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没有姓名的先进典型报道。”

二十多天后,一家电视台在报道学校师生来医院慰问他的消息时,忘了给他的脸上打上马赛克,正好被一直挂念儿子的母亲

,60看到 多岁的老人家手里的碗当即掉在地上。第二天一大早,她从老家德州坐着头班车赶到济南。那时,正赶上张保国受伤的脸在蜕皮,老母亲一声“我的儿啊!”就泣不成声了。老人家在医院陪护了整整两天两夜,张保国心疼母亲,让弟弟硬把母亲送回老家。谁知道,回到家第二天,心力交瘁的老母亲就一头栽倒在大门前,紧急送医后诊断为脑中风,从此半身不遂,十多年来生活全靠张保国的老父亲料理。

“我母亲是个特别要强的人啊!”他对记者说,“我永远忘不了的是,小时候,我父亲在大西北建核基地工程,母亲白天干农

,5活,晚上还要编炕席 天要编织4

条炕席,然后骑车到镇上赶集去卖……母亲为我们苦了一辈子,我没让她享上福,还让她为 我遭了这么大罪。这是我的心头之痛。”

20 ,4住院 多天后 岁的女儿汝佳缠着要见爸爸,张保国也想念女儿,狠狠心让妻子带女儿来医院。张保国说:“那天,我在病床上都听见走廊里传来女儿蹦蹦跳跳的脚步声,但她一进病房,突然见到我烧伤的样子,一下子就吓哭了,躲到她妈妈身后去,边哭边喊:‘我再也不玩火了!爸爸你以后也不玩火了好不好?’”

在齐鲁医院的精心治疗下,张保国转危为安。但他的双手必须再次手术:失去皮肤的双手,即使戴上塑型手套也没用,双手的增生瘢痕越长越厚,不得已又到北京再次进行植皮、矫正手术。半年后,他身上留下了两道

50

公分的疤痕,终于出院了。他出院后第三天,就蒙着口罩、双臂吊在胸前、双手缠着绷带出现在省交通医院的排爆现场。 当年张保国还在病床上,就 有记者问他:“选择排爆工作后悔吗?”他很坚定地回答:“排爆危险,但总得有人干。我是科班出身,专业知识和经验比别人丰富,我不干谁来干?”

2008

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两天的晚上,济南长途汽车西站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说要将一个黑色塑料袋留在停车场里“济

-

南 安阳”的客车上“占座”。车站工作人员警惕性高,发现塑料袋里有汽油桶等可疑物品。接警后,张保国立即赶往车站,在路上他了解了案情的来龙去脉。抵达现场后,他二话不说就套上防爆服。战友知道他双手因伤致残,为他捏了把汗,他还是那句话:“我是共产党员,我是排爆队长,我就是第一排爆手。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谁的党龄长谁上!”说完,毅然走向长途客车。每当讲述排爆往事的时候,

20

张保国双眼英气逼人。这是近年养成的临战必胜的战斗意志的自然流露。“您到了排爆现场先做什么?”记者问。“先用频率干扰仪屏蔽无线信号,防止遥控引爆,再通过电子听音器、非线

X

性极点探测仪,甚至移动 光探测仪等设备,判定可疑物是否真是爆炸物,以及可能的引爆方式”,他说。

在此之前,记者还一直以为“排爆主要靠勇敢”。“不勇敢绝对不行,可光勇敢也肯定不行。因为胆大的可能鲁莽,一丁点差错就可能铸成大错”,张保国说。

他用刀慢慢划开黑塑料袋,查清了藏在里面的蓄电池、遥控

1.8

起爆器、爆炸物、 升汽油,整个爆炸物的结构都呈现在眼前。他回来给现场指挥的领导画了张炸弹结构图,领导通过了处置方

生死线上的排爆尖兵张保国

(本文照片由济南市公安局提供)

张保国在排爆现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