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一生的“五元钱” /佟才录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我14岁那年秋天,父亲投资办厂失败,每天东躲西藏躲避着债主,最后竟消失得无影无踪,杳无音信。

新学期开学了,和我住在一个村的同班同学都欢天喜地背着新书包上学去了,而我和母亲却为5元钱的学杂费着急发愁。母亲一连出去跑了几天,借遍了左右乡邻和亲友,却连一分钱也没能借到。父亲欠债不还的阴霾一直滞留在乡邻和亲友们的脑海里。开学已经几天了,我没有脸去学校,自尊把我封固在院子里,每天坐着小板凳,双手撑着下巴,呆呆地望着天空飘浮的白云或掠过的飞鸟。

一天傍晚,我正坐在院门口发呆,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啊,是我的班主任——洪杰老师!洪老师一进门便迫不及待地追问我:“你咋在家里呆着不去上学呢?”我局促不安地站起身,低低地叫了一声“老师”,眼泪便止不住扑簌簌滚落下来。

母亲闻声赶了过来,边用围裙擦着沾满猪食的双手,边羞愧难当地说:“还是她那该死的爹造的孽,欠了人家一屁股的债,连累女儿上不了学……”

洪杰老师听完母亲的话,说:“原来是这样呀,再怎么也不能不让孩子上学读书啊?这可关系到孩子的将来啊!”母亲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一个妇道人家也是没法子呀,有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能有出息啊?”洪老师临走时转头对 我说:“你明天就去上学吧,这么小就辍学,将来还能有啥大出息,学杂费的事我来想办法。”

第二天一早,我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去了学校。下课时,洪老师欣喜地告诉我,他和校长说了我家的情况,学校决定给我免除学杂费。

父亲再也没有回过家,也没有寄给家里一分钱。好在学校每学期都给我免除了学杂费,我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很快,我就稳稳坐上全年级第一名的位置。中考前夕,学校把唯一一个报考师范生的名额给了我。

师范生名额在当时农村中学炙手可热,因为毕业后就可以拥有一个干部身份和一个“铁饭碗”。我们班长嫉妒我抢了这个师范生名额,便在同学中间散布说我是连学杂费都要洪老师替交的穷光蛋,上不起学就别上, 连累了洪老师……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哭着去问洪老师。洪老师摸着我的头,和蔼可亲地说:“别去管别人说什么,你只管好好学习,别荒废了学校唯一的师范生名额。”原来,真是洪老师一直在替我交学杂费。但洪老师家里也不富裕啊!她只是一个民办教师,丈夫在外地当兵,上有老下有小,全家人就指着她一个月36元的工资生活,她却从微薄的工资中拿出5元钱为我交了学杂费。

得知事情真相后,我扑到洪老师怀里呜呜地哭了。那以后,我学习更加努力和勤奋,在那年中考中以全县第一的好成绩考进了市师范学校,那是我们那所偏远的乡村中学自建校以来最好的成绩。

一晃30多年过去了。在这30多年中,我一直感念洪杰老师每学期资助我5元钱的恩情。那恩情比山大比海深,比天空更高远,比湖水更纯净:那是不求索取和回报的大爱、真情!

(编辑 孙素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