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涵

Dangdai - - 第一页 -

一、《解忧杂货店》

作者:东野圭吾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出版时间:2014年

读者:易水涵

处理现实题材最重要的就是所谓“还原真实性”,过分的情节对位以及过分的巧合令整个线索互相交集的故事失真了。对,东野圭吾这次在讲平凡的故事,但现实里的平凡没有那么多缺乏说服性的巧合以及当事人们意外的面对面,意外多了便觉得这并不是一部现实作品的写作初衷。好希望东野圭吾继续探索类型文学的更多可能性,创新出更多结构形式,不要转向来尝试现实题材。这次东野圭吾向温暖感动的方向转变,如

J·K·向严肃文学的转变是一个同哈利波特的道理。或许一直处理类型文学的这类作家会在写作后期为了证明自己的绝对实力而挑战严肃文学,但总归会自觉不自觉地受类型文学的手法影响,这次失败的尝试简直拿读者的智商当儿戏,低估读者的智商就是犯罪。东野圭吾好歹也是日本悬疑推理的代表之一,可能这次的《解忧杂货店》对一个长期浸淫悬疑推理的读者而言它那众多几率比怀六胞胎还小的巧合、不同时代不同人物又在某一天遇见了之类的是合理的;这部现实作品也仅只是借着巧合和情节对位来达到所谓的“感怀温暖”,那么这种廉价的“感怀温暖”只能在甘愿被愚弄的读者身上才有价值吧。

读者:re:set

评价一本书,要从正反面。这本书的优秀之处在于设定起的比较好。每一个故事都设定了两难的抉择。假如你坐在轨道的小推车 上,刹车失灵,有两条岔路,往左走路上有一个人,往右有三个人,没有机会闪躲,且在撞上必死的情况下,是往左还是往右?这种两难抉择很发人深思,同样在《解忧杂货店》中也体现了这一点。故事中的奥运选手的男友身患绝症,她是应该在最后时间内陪伴在男友身边,还是继续训练?男孩立志于做职业音乐人,然而父母年事已高,自己的音乐之路也不顺畅,穷困潦倒,是应该继续自己的音乐之路,还是回家继承店面?这些都是普通人的烦恼,但是面对难以解决的问题,应该如何去做,都是很发散的。这是本书的优点所在。但是本应该令人深思的时候,作者无一例外的选择了鸡汤,突然间拉低了全书的档次。如果第一个故事女孩为了圆自己和男友的梦想选择了继续训练还说得过去的话,最后一个故事通过预言指示女孩炒股卖房地产发家简直是一大败笔。还有家里破产男孩逃离父母,父母为了保护孩子自杀也太过于戏剧化,还有一直把这个故事和披头士散伙相比较也很显得生硬。相较而言,第二个故事设定我是比较喜欢,也是我们普通人面临最多的问题。理想和现实该如何抉择?有兴趣的话还可以看看三浦绫子的《冰点》,娓娓到来的故事是如何展现人性的。

读者:coco lee

《解忧杂货店》是最近读到的东野圭吾先生的作品。整本书的文字基调是由阴暗向温暖逐步过渡的,故事开始,三个经历人生低谷的小偷为了逃避罪责拼命逃亡,看起来又是一个都是灰暗的故事(有点打击阅读欲哈),接着他们误打误撞进了一家名叫浪矢的杂货店,又无意间发现了来自过去的一封求助信,在一丝善念促使下小偷们又以“浪矢杂货店”的名义

回信,于是命运的齿轮转动,过去与现实交汇,一个个人物逐一登场,各自遭遇惨淡的人生,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一段段看似各自独立的遭遇背后都离不开这家神奇的杂货店,每个人不经意间的选择和行为,同石子投湖般给对方留下持续不断的涟漪,而人与人间相互作用的善意渐渐形成牢不可破的羁绊,故事讲到这里也到达高潮,文字也变得有了温度,仿若云开日现驱走一切阴霾。光明重现,又是新的世界,不可言语的丝丝暖意涌上心头。全书读完,不得不佩服东野先生对故事全局的精确掌控与人物的生动刻画,超现实元素的运用炉火纯青,看似不合理却又情有可原,别具韵味;倒叙插叙多角度的讲述在增加了可读性同时,也对情节发展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细腻纤细的笔法将每个人物的情感经历描写得生动惟妙。

二、《我脑袋里的怪东西》

作者:帕慕克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时间:2016年

读者:谷立立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有一个轻逸的开场。主人公麦夫鲁特是一个标准的外乡人,一个以卖钵扎、酸奶为生的小贩。这个乡下男孩跟随父亲来到城市。其后二十来年里,逃过学,参过军,卖过盒饭,做过小贩,在餐馆当过经理……人生几度起落,屡次失业、屡次重操旧业,唯一不曾放下的是肩上沉甸甸的担子。一次次重重地拿起,又一次次轻轻地放下,只待有朝一日能够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乡。反过来看《怪东西》,它和回忆录《伊斯坦布尔》如出一辙,皆是对这座城市细致到毛细血管的刻画。不过《伊斯坦布尔》终究是悲伤的,帕慕克下笔之间和着血、带着肉,字里行间总有抹之不去的愁绪。相形之下,《怪东西》反倒是轻盈的、散漫的、随意的。这是一座纸上的城邦,帕慕克带领我们尾随小贩的脚步深入城市的最深处,抚摸其粗糙的肌理,倾听其轻声的呢喃。因此,即便麦夫鲁特天性里的保守善良、天真懦弱无法让他走得更深更远,不能使之成为翻云覆雨、操控城市未来的成功者,却并不妨碍他以瘦弱的双肩投入其中,成为城市的一 部分,就像他的创造者帕慕克一样。他们都依附于这座城市,城市也用相同的仁善包容了他们,而不管他是人微言轻的小贩,还是声名显赫的小说家。

读者:慕月薇涵

简而言之,这是土耳其版《私奔》。把青春献给身后那座辉煌的都市,为了这个美梦,麦夫鲁特付出着代价。先是发现和他私奔的女孩压根不是他通信三年的暗恋对象,再是城市日新月异,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除去帕慕克略有点磨叽的叙述,结局是耐人寻味的,数年之后却是一无所有的麦夫鲁特最终和当年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人着迷的萨米哈在了一起。看完挺感慨的,我可不想把麦夫鲁特坚持晚上卖钵扎的行为定义为什么坚守传统、单纯天真。事实上,钵扎可以换成任何其他东西,这只是一个并无一技之长,也没有野心的小镇青年唯一属于自己的短暂放风时间,让他可以在始终追不上的现实夹缝中略微获得休息。得到萨米哈就是大团圆的结局吗?这其实只是另一个土耳其版的《倾城之恋》,时代的巨大变化成全了他们,而他靠唯一只属于自身的钵扎和对城市的想象来成全自己。

读者:鲁闽

帕慕克的小说,哪怕再厚,都有轻盈的气质,我想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每个人都出来说再加上作者全知视角的叙述方式,当然,关键是每个人说得是那么恰如其分,那么有画面感。麦夫鲁特和拉伊哈的爱情当然让人动容,但作为故事背景的大家庭以及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的变迁,也让人着迷。麦夫鲁特叫卖钵扎的声音,让我想起小时候听到的“麻花馓子芝麻糖芝麻条”,那也是一个非常高兴的小贩。帕慕克让钵扎的叫卖声继续了下来,而随着城市的发展和消费习惯的变化,我小时候听过的声音是真的消失了。对我而言,读小说的好处就在于此,它可以让我突然想起生活里曾经很有印象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然逝去的东西,于是想着,原来一路走过来,其实我也看过了风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