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长篇

Dangdai - - 我读长篇 -

一、《火花》

作者:又吉直树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7年

读者:文艺青年碎碎念

单只看名字,以为是那种青少年喜欢的,唯美的、稍纵即逝的爱情之类的,没成想,通篇就在讲一个职业:漫才师,相当于中国的相声,一种逗人乐的艺术形式,而由开篇的一场火花活动开始到最后的火花活动结束,在这火花之间,是对漫才师以后归路的思考。

这本关于漫才的故事以德永的口吻所写,里面也许有作者真实的人生,但是这曾经灿烂的火花会是漫才师的结果吗。运用德永的经历,来娓娓道来这短短的漫才生涯,为了心中的火苗不灭,为了曾经的梦想,为了台下的掌声,这绽放的一瞬间就是慰藉。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有人说是两个人不知道谁更悲剧,一个狠心离开,一个失去了自己,而这些为了漫才努力的人,会有成功的吧,像是那个第一名,他本身站着就让人发笑,而这需要别的漫才师付出多少努力呢?而一个职业,一个艺术,一段人生,也因为这曾经的绽放而变得与众不同了。这些遗憾的,没有说出口的,为了漫才的思考也应该为读者所知。语言也许不是很优美,甚至没有吸引人的感情戏,但光是这些不能完成的梦想就已经让人动容了呀。

而漫才师的明天到底又会是怎样?天时地利人和,只等着一个成功的漫才师。

读者:Mc.Addicted《火花》里有一段感同身受:德永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对卡其色条纹绒裤的讨厌和缘由,从棒球场叨逼叨到神谷家,直至师匠实在忍不住 去上厕所,德永才看到沙发上的卡其色裤子,然后羞愧不已。说起来,也不止一次因为在别人面前嘴炮而事后羞愧不已。喜欢不需要理由,而讨厌总有源头,这大概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永恒裂缝,当然也是理解的不易。所谓理解和包容,如果说是美德,反而只能存在于狭隘之人的心中吧。初看《火花》,觉得神谷是又吉理想型的体现。其实不然,又吉还是把自己的大部分——神性也好人性也好——平摊给了两人(也不止这两人)。(虽说这么去揣测作家本人的性格也不好,姑且就算是又吉展现在镜头前的一面性格。)叨逼叨给了德永,神谷也拥有尴尬的时刻,两者存在同一人的身上,也并不矛盾。那么整个作品,其实就是一人的对话了。

之前一直觉得最后的结尾有点怪,为什么是活着就不会有坏结局?看了达x达的短剧之后才有点理解:男人写信致谢喜欢的卡通老鼠咕哩和咕啦,落款后咕哩和咕啦突然出现,与男子玩耍后牵着手说是要带走男主。随后画风一转,咕哩和咕啦的手变成了两袋垃圾,男子眼前出现和咕哩、咕啦相似穿着的搬家人员,大梦初醒的男子忙上前询问:“你们是咕哩和咕啦吗?”搬家人员否认之后又悄悄说起了咕哩和咕啦的台词。“果然是咕哩和咕啦!”男子飞奔着追赶而去。Bad Endじゃない和没有宗教信仰却也尊重神明的感觉一样。祈祷本身也是好事。活下去试试看吧?这种想法大概也是太宰活了又死、死了又活的写照。

“虽说如此,今天却是阴天。”(《东京百景》)

二、《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