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长篇

Dangdai - - 我读长篇 -

一、《黄棠一家》

作者:马原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时间:2017

读者:房伟

马原的“转型”,似乎又不是一种简单的转型,而是一种体验的“差别形态”。即便是先锋时期的马原,也从没有排斥小说的通俗因素。从价值观而言,马原从来不认为,人类的经验可以穷尽世界生存的全部真相。

无论让“叙事圈套”缠绕着文本,还是再次回到传统叙事,耐心地讲好一个当下的“中国故事”,“那个叫马原的汉人”似乎从没有变成一个真正实心实意的、权威的叙事者。这依然表现在他试图在小说中,以不那么符合传统现实主义故事讲述的方法,对故事的意义进行有意“冒犯”。就此而言,《黄棠一家》与《纠缠》又不是两部戏剧高潮迭起的小说。

如《黄棠一家》中有大段不同人物对话,有时人物对话甚至掩盖了“故事情节反转”产生的戏剧性刺激,这些对话无不在凸显着叙事声音,形成对小说家族叙事规定性情节的消解,透露出作者对丰富复杂现实的言说欲望,也显示把握现实,而不是将现实戏剧化的努力。小说中突然塌陷的暗河、黄棠的失忆与恢复,都彷佛暗示着作家对当下社会的悲观看法。小说中的几条线索交织,有条不紊,又充满悬念,使整个叙事呈现出家族叙事的主干和枝蔓交织的辅助方式。

主干就是黄家人的兴衰,而枝叶则是围绕黄家人发生的不同辅助性故事,如农民工的故事和卖肾的故事。虽然小说章节题目设计充满了宏观性,如卷一第二章“价值观与秩序论”:1.真正笑贫不笑娼的年代,2.世界忽然没有了秩序。又如卷三第一章“器官成为主角的年代”。但小说结尾颇似《红楼梦》的太虚幻境,整部小说以黄棠开始,又以黄棠结束,整个 改革开放历史,变成了大历史隐喻:“荒唐”,以“黄棠之名”暗示了世界“荒唐”本质,和开头“黄棠之名听着不错,有草有木生机盎然”形成了反讽。同时,“洪开元的同伴”,又再次以作者对文本的侵入,完成了对文本现实语境“虚构本质”的揭示:“他叫马原,他是一个小说家,他就是我,我就是那个叫做马原的汉人。”这个结尾,看似对先锋马原身份的提醒和致敬,其实是一种新的叙事策略。它表明现实最终和马原是有距离的。即使马原找回了现实,但绝不是一个听话的现实主义“乖宝宝”。

二、《奔月》

作者:鲁敏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时间:2017

读者:桃花石上书生

文学喜爱能拓展社会多样性和心灵丰富度的怪人。于是,娜拉出走了,思特里克兰德去了塔希提岛,萨宾娜离开了捷克和爱情,霍尔顿逃学去流浪……而《奔月》里的主角小六,她来到了内地一座平凡的小城。

小六,二十八岁,在南京有工作,有房,已婚,有情夫,生活正常。按照生活的逻辑,她应该保持那规规矩矩的外表,怀揣婚外情这种看似大逆不道其实也稀松平常的人生秘密,好好地活下去,生个孩子,换学区房,升职加薪……一眼望到底,略有点让人惆怅,但其实也并不坏的人生。

然而,她逃走了。借着旅游大巴出车祸、多人伤亡和失踪这个由头,她手里拿着别人的身份证,来到内地一个七八线小城,随便地打打零工,隐居下来了……

到这一刻为止,《奔月》还像所有描绘了逃亡的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的书一样,给人一种释放感和血脉偾张之感。毕竟,在我们普通人的白日梦里面,人间蒸发,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