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y 鲜肉速递

通往Super Idol的第一步 男色时代,一位又一位的小鲜肉成了流量担当,一个又一个目标女性市场的品牌把代言人换成了帅气的男明星。在小鲜肉单打独斗已经能够撑起一片天的当下,成群结队的偶像男团又在大陆的娱乐圈开始崛起。偶像男团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日本、韩国的偶像男团都是本国娱乐经济的支柱产业,并且在亚洲甚至全球都有着广大的支持者。而国内在TFBOYS成为国民组合之后,越来越多的经纪公司把目光投向了潜力巨大的偶像男团市场。本期《都市丽人》独家走进刚成军半年多,还在起步阶段的偶像男团X-time的身边,见证

Dushi liren - - July 2017 七月刊 - 编辑:童珮艳/ 撰文 :ivy 设计:Joyce

偶像男团的崛起通往Super Idol的第一步独家专访偶像男团X-time

去年年底, X- TIME举行了第一场亮相见面会,成员一字排开站在舞台上,接受媒体镜头的洗礼。如今在经历过快半年的成长之后,大部分成员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那次亮相,紧张到发抖、害怕出错等心理,让这群男孩在舞台上表情僵硬,甚至不知道手脚该如何摆放。

X-TIME并不是这两年国内出现的唯一男团组合,在经历过小虎队的年代,再到之后大热的F4、飞轮海,华语乐坛的偶像组合仿佛永远在台湾地区诞生,然后红到大陆。见证过偶像男团的威力,大陆也曾经试图复制过F4的成名之路。通过电视剧《红苹果乐园》出道的A5组合曾经是一部分人的儿时回忆,但也只是昙花一现,偶像男团仿佛总在大陆的娱乐圈有些水土不服。

直到2013年TFBOYS正式出道,引入了早有无数成功案例的日本杰尼斯事务所Jr模式和韩国偶像练习生模式,通过粉丝全程参与喜欢的明星从素人到Super Idol全过程,类似“养成系”的方法,打造出了大陆

大型养成类男子偶像团体,团名读作 Cross T ime,寓意交错流转的时间“,X”同时具有未知的意思,在交纵的、繁复的、未知的时间里,少年们一直都在。首支小分队UNI T- T由7位成员组成。

第一个超人气男子偶像团体。

在这样的成功模式之下,各大经纪公司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偶像男团的市场。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有Zero- G、X玖少年团、SWIN、COSMOS、X-time等众多偶像男团宣布出道。这次,《都市丽人》独家来到X- time的成员宿舍、练舞房、握手会后台,潜入偶像男团最日常的生活中,看看这群对未来充满梦想和热情的年轻男孩,如何迈出他们朝着Super Idol前进的第一步。

一个改变人生轨迹的决定“机会来敲门,我想我不应该放弃”

X-TIME的成员宿舍位于上海的某栋白领公寓内,天会花上超过10个小时的时间在这里完成包括声乐、舞蹈练习、如何待人接物的各种培训。我们来到成员宿舍的时候大约下午5点,成员们正利用短短的休息时间围在一起完成晚餐,接下去是他们的第一场媒体面对面的专访,然后到了7点,将继续进行一堂舞蹈课。

正在吃晚饭的成员,看到媒体前来, 立刻放下筷子,站起来鞠躬打招呼,虽然当时对他们还不熟悉,但是有礼貌的人总会给其他人留下好的印象,经纪公司的负责人和我们说公司十分注重对成员礼仪的培训。

虽然经历过了半年多的成长,成员已经褪去了亮相发布会时纯素人的感觉,变得帅气、自信了起来,但是面对专访,紧张的气氛一直在采访开始前10分钟环绕着他们。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来到这里,有意外,也有为了实现梦想主动的放手一搏。

成员李佳星从小就有一个做艺人的梦想,但是他不敢踏出那一步,转头选择了同样可以站在舞台上的Dancer作为职业。他曾经想过,如果自己能够站在演唱会舞台最闪耀的地方,如果满场粉丝叫的都是自己的名字该多好,但那时的他也只是停留在偶尔幻想一下的地步。几年前,李佳星遭遇了一场车祸,断了三根肋骨,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趁自己还年轻就不要犹豫那么多了。正好那时X-TIME的经纪人找到了他,“如果是以前,我肯定就拒绝了,但在那场车祸后,有这么个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想我要把握住。”

成员凌崎是整个组合中年纪最小的,如今只有14岁,长着一张娃娃脸的他虽然年纪小,但很明确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因为喜欢鹿晗,他去海外学舞蹈,努力朝着自己的偶像方向前进。

但有时梦想也可以是产生在一瞬间,队长张昕原本是大学舞蹈社团的社长,出了学校他当起了白领,一次午饭时间在路上被经纪人看到,是继续好好上班,还是辞职,选择不一样的生活?该做怎样的决定让他有些两难,考虑了许久终于决定放手一搏,希望有一天可以站上最耀眼的舞台。

通往舞台的道路“新鲜感与疲惫感夹杂”

团队结成后不久,首个小分队UNIT-T的成员们就奔赴海外展开了第一次的海外培训,刚认识彼此不久的小伙子们在异国过起了“宿舍—练习室—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练舞练到体力透支,一开始成员们都经历了一段漫长的适应期,甚至还在异国一同度过了春节。春节假期是他们在海外唯一的假期,一群兴奋的大男孩开心地跑去吃

糖醋肉,结果因为语言不通变成了鱿鱼。晚上他们一起煮火锅,吃饺子,度过了人生里第一个不在家的春节。海外的生活让他们这群形容自己“有些散漫,自我”的男孩的脑中,植入了团队的意识。

这段日子里,可以说什么都是充满新奇感的,但同样疲惫的感觉也会时不时出现,原本拿手的技能也许在专业老师的面前,突然变得拿不出手了,“老师超级严厉的,他在说话的时候,我们都不敢动。”体力与心态的双重压力,让成员们充分意识到,要通往那个他们向往的舞台,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今年4月, X-TIME UNIT-T迎来了首次的粉丝握手会。活动位于上海某商场的中庭,如果说半年前的亮相发布会,他们面对的是媒体们探究的眼光,那这次的活动,他们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粉丝。现场成员们唱了两首新歌,搭配帅气的舞蹈,已然褪去了半年前的素人感,在台上有了自己的光芒。活动最后,粉丝们一个个上台和成员们握手、击掌说几句鼓励的话。活动结束后,大男孩们的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表情,成员间互相分享着和粉丝们的互动,队长张昕更是因为击掌太用力,在微博上得到了“投诉”。

舞台的魅力让男孩们忘记了练习室里透支的体力、被打击的自信……台下的掌声和尖叫声,让他们觉得,那个闪闪发光的大舞台好像又近了一步。

敢说出口的梦想“五年后,想让你们都认识我。”

如果说采访开始时,第一次接受专访的成员们个个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说错什么的话,那在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显然放开了很多,比起那些已经懂得这个圈子规则的明星来说,他们不那么官方的回复,更显可爱。不怕说出远大的梦想,因为只要自己有足够的努力和坚定的信念去实现。 Q:希望五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李佳星: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成为那个舞台上被光追着的人。五年后把最好的自己展现给大家。

叶泓希:我希望五年后的我很忙碌,每天都有通告可以跑。

张奕轩:那个时候我们这个团能够成为真正有实力的偶像团体。我希望我可以有足够的实力和自信,不管是舞蹈还是唱歌。

凌崎:五年后我们可以办一场全球巡回 演唱会,我个人的话还希望可以和鹿晗同台。

黄思源:希望那时候不管是国内还是海外,大家一提到中国男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们团体。我自己希望五年后我能有自己的solo专辑,筹备自己的演唱会。

彭灿辰:希望五年后的自己可以成为一个能经常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优质艺人。

张昕:五年后全世界都可以认识我们!

我们希望五年之后,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提起中国男团的话,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我们,为了这个梦想,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