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 入侵便利店?

巨大的增长潜力、与互联网结合的无限想象,让便利店门内和门外的人一起躁动。

Economic Weekly - - 第一页 - 本刊记者|娄月编辑|胡刘继

内田慎治站在台上,台下举起了无数换到拍照模式的手机。

这位酷酷的日本人不是什么当红明星,他的身份是全球最大的便利店集团7-Eleven的执行董事、柒一拾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在同行的眼中,内田慎治极为低调保守,网上关于他的新闻条目连一页都没有填满。这也是他第一次在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举办的便利店大会上发表公开演讲。

内田背后的大屏幕上,投放着具有典型日企风格的PPT——充斥着各种折线图、柱状图、表格以及详尽的文字说明。很多数字令人兴奋:7-Eleven在零售行业和特许加盟行业双双排名世界第一。这让台下近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便利店从业者,对行业充满了信心。当然,他们的企业迫切需要专业的指导。眼下能做的,就是把这些可能藏着经营宝藏的PPT全部拍下来、带回去。

罗森集团高级执行董事、中国总裁三宅示修坐在台下,听着这位同行兼同乡分享7-Eleven7万家门店背后的秘密,心里不由得惊了一下。事后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记者,内田其实已经把一些业内称为“know-how”的专有技术都讲了出来“,难道他不担心泄露自己的商业机密吗”?

内田慎治把7-Eleven的诀窍分享给大家,也许是另有深意。

今年,便利店行业波谲云诡,各种势力都准备着入侵和颠覆这个行业。年初,知名互联网人庄辰超挖走新创品牌邻家便利店的创始人团队,组建了新型便利店“便利蜂”。接着,京东宣布在全国开设超过100万家京东便利店。

便利店风口来了,野蛮人也来了。过去这个行业的对手起码还知根知底,现在却突然闯入了一群摸不透的局外人,昔日的同行自然需要相互扶持提携一下。或许,这就是内田慎治开放和没有保留的原因。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与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中国连锁品牌化便利店门店数接近10万家,销售达1300亿元。2016年便利店行业增速达13%,市场规模超过1300亿元,开店数量及同店销售双双增长。

巨大的增长潜力、与互联网结合的无限想象,让便利店门内和门外的人一起躁动。

资本:跟风的多,下手的少

“去年打听便利店的太多了。”作为中国连锁经营协会

副秘书长、便利店委员会总干事,王洪涛被看作是这个行业的权威人士。2016年,包括美国格理集团(GLG)在内的多个机构都曾向他咨询过便利店的事宜,而这些咨询的背后,大多是受资本所托。

便利店突然成为风口,或多或少在王洪涛的预料之中。2014年,他就发现便利店有“冒头”的趋势——主打“中国便利连锁第一股”的四川红旗连锁开始受到关注;7-Eleven一口气在北京开出32家店,是进京11年来开店数量最多的一年;罗森、全家在观望多年后,相继进入北京,日资三大便利店在京形成鼎立之势。

与此同时,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会员单位里,成规模的便利店品牌越来越多。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关于行业的探讨多是围绕大卖场展开,但这些经验并不适用于便利店。出于更专业地服务这个细分领域的想法,王洪涛牵头成立了便利店委员会。

彼时,便利店发展的大环境已经成熟。按照日本和中国台湾的经验,当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时,便利店企业将进入快速成长期,鲜食商品的销售占比会快速上升。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行业竞争将加剧。2014年,我国人均GDP已经达到7485美元,其中有7个省市进入“1万美元俱乐部”。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每年会例行对行业里的百货、超市、专业店等发展状况展开调查,发布“连锁百强”及相关榜单。2014年,便利店首次作为一个细分领域进行单独统计,结果令人惊讶。这一年,连锁百强销售规模同比增长5.1%,而从有可比数据的便利店企业来看,销售额增长17.7%,高于连锁百强销售增长12.6个百分点,增幅为各业态中最高。之后的2015年和2016年,连锁百强的销售额增幅持续下滑,便利店依然保持了双位数的高速增长。

对于便利店从业者来说,这无疑是莫大的鼓舞。上世纪90年代中期,便利店与大卖场几乎同时在中国出现,但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作为小业态的便利店,其重要性一直排在大卖场之后,在资源的获得上也不占优势。

隶属于上海百联集团的快客便利店成立于1997年,翁宇杰是其第三任掌门人。他回忆说,在集团全力发展大卖场的年代,便利店像个不受宠的孩子,对外扩张也困难重重,当时快客到新的城市开店,需要注册“便利店公司”。当地工商局的人告诉他们,便利店无法注册,只能改为超市。

“很多城市对便利店不了解,我们只能一边发展这个业态,一边培育市场。”翁宇杰说。

苦熬多年,便利店终于迎来了春天。王洪涛认为,从业者信心的作用是极大的“。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事能成的时候,行业就起来了,相当于在便利店发展规律之上又烧了一把火。”

除了便利店企业加大对自身的投入外,过去只专注发展一种业态的零售企业,也开始跨界布局便利店,比如家乐福在上海推出了名为“Easy家乐福”的便利店,天虹百货在深 圳开出了“微喔”便利店。

如果说几年前便利店的热潮还仅仅停留在行业内部,那么近一年来,这把火则烧到了行业之外,互联网、资本甚至地产商,都开始对便利店虎视眈眈,意欲分一杯羹。频繁在互联网领域使用的“风口”二字,现在也被用在了便利店身上。

虽然在中国生活和工作多年,但罗森集团中国总裁三宅示修坦言,自己并不十分了解“风口”一词的具体含义,他只听过一句在中国非常流行的话: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不过,他认为当下便利店在中国的发展程度,“还没到能把猪吹上天的阶段,至多吹起了几只鸡鸭”。

如今线上的流量红利基本消失,对用户争夺的战场逐渐转至线下。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在2017年中国便利店大会上提到,2003年淘宝刚起步时,获得一位活跃用户的成本是2~3元,而今天这一成本是100元,十几年的时间涨了50倍,互联网的辛苦程度不亚于零售业。便利店由于其网点密集、贴近消费者的特性,被看作是连接线上线下的绝佳场景,卫哲甚至放言:便利店是新零售的入口。

按照经验,凡是称得上“风口”的领域,资本无不一拥而上。今年同样被冠以“风口”的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已经遭遇资本的多轮疯抢。相比之下,便利店在资本界成了一个略显奇怪的领域——站在门外观望看热闹的居多,真正敢下手的几乎没有。在传统意义上的便利店领域,至今只有Today便利店拿到了风险投资。

多位便利店从业者向《财经天下》周刊证实,虽然与资本有过接触,但最后都没有达成投资意向。

全时便利店总经理杨波透露,这几年谈过的投资机构多达几十家。杨波之前在日资便利店供职,2011年加入全时便利店,分别经历了外资和本土便利店品牌在北京的创建和成长过程。目前全时已经拥有360家门店,并成功进入成都市场。去年销售额增幅高达171%,今年上半年就已经完成了去年全年的销售额。

无论是门店体验,还是业绩情况,全时都是最接近日资

便利店在资本界成了一个略显奇怪的领域——站在门外观望看热闹的居多,真正敢下手的几乎没有。

便利店的民族品牌,这也是资本感兴趣的地方。杨波说,全时的态度是积极拥抱资本,也一直与资本沟通,但过程却十分微妙“。对方找过来的时候,兴趣非常大。讲完模式和经营状况,对方更想投了。但接下来我讲的都是未来长期发展的东西,对方想要的却是短期收益的东西。”

三宅示修向记者分析了中国投资者对便利店的心态——对于一家刚刚起步的便利店,他们的规划是第一年开100家店,第二年开300家店,同时各类硬件设备投放完毕,第三年就希望有大幅度的盈利,第四年就要上市。

“如果真的能实现,当然非常好。但是从目前的行业现状看,达成这样的目标非常困难。”三宅示修分析道,短时间内把店铺迅速开出来,往往意味着没有好好选址,很有可能选择了房租特别高的地点,继而导致盈利困难。就算一开始获得了风险投资,维持下去也很难“。或许意识到无法做到快速退出,影响了他们对便利店行业的投资决策。”

对于那些处在快速发展阶段的便利店,经营上已经积累了经验,尝试了教训,开始走上正轨。按说投资这样的企业比较明智,然而他们除了资金需求,还希望资本能在人才、技术等方面提供帮助。但是中国的资本长期关注互联网等领域,对零售业的指导有心无力。

“做便利店看上去好像挺轻松的,其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琐碎和辛苦,大概反差太大,会吓跑一些人。”三宅示修说。

便利店在中国发展了20年,依然没有形成一家全国性的品牌。这也成为一些资本对便利店慎之又慎的原因。重庆7-Eleven董事总经理王坤认为,资本市场追逐的是已经“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独角兽企业,而便利店在中国呈群雄割据状态,各自为战,尚未看到有谁具备一统江湖的能力“。资本在等待一个可以快速复制的商业模式。”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吕晃也认为,便利店相对比较分散,企业所在地主要是一些省会城市,但是现在这样的发展还谈不上规模,只能说是据点,“未来谁先进行全国性的规划,谁就能产生爆发性的增长”。

根据王洪涛的观察,现阶段资本更想看到一些能跟互联网嫁接的新概念,这样投进去才能有升值的空间。所以资本更关注创新型便利店,但是目前来看并没有做得特别好的企业。而庄辰超投资并创建便利蜂,或许为资本和便利店的结合提供了另一种思路和可能。

便利蜂来势汹汹,知名互联网团队与便利店资深团队的搭配堪称史无前例。虽然目前只开出了5家门店,但在线上线下已引发数轮舆论热潮。

从多位便利店从业者的到店考察来看,便利蜂在门店坪效、商品差异化和租金上并无优势,投放共享单车、尝试无人购物等行为更是让人看不懂。但即便这样,谁也不敢轻易给便利蜂下诊断书。

上海来店信息技术创始人邱浩是庄辰超的朋友,他透露,2017年便利蜂的IT人员有200名的配额。仅从这点就能看出便利蜂是一家典型的用技术驱动业务的公司,而一般便利店则是由业务拉动IT系统建设,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发展路径。

上海碓胤精益零售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龚胤全认为,庄辰超信奉“技术驱动行业变革”,便利蜂的核心应该是通过互联网技术获取顾客的消费数据,从而更好地进行商品开发与销售订货等。

因为“不差钱”,便利蜂的出现,堪称“野蛮人”入场。多位行业人士透露,便利蜂大手笔花5000万元买断北京7-Eleven的鲜食合作工厂呀咪呀咪,甚至拿着合同直接到成熟便利店内挖人,开店更是不计成本,以高于市场2~3倍的租金变相抬高了整体租赁价格。

在这些行业人士眼中,带血的资本固然可怕,但他们更担心对便利店行业产生长期的不良影响“。恐怕尚未看到技术如何变革行业,整个行业就已经被搞得乌烟瘴气了。”

热潮之下,便利店行业的参与者也变得多了起来,竞争逐渐加剧。三宅示修认为,如果竞争对手抱着让消费者养成使用便利店习惯的心态,毫无疑问可以促成良性发展,让便利店更深层次、更全面地渗透到消费者的生活中。但是也有一些目光短浅的竞争对手,通过贱卖商品等方式吸引眼球,希望迅速捞一把,这样显然对行业是不利的。

不过对于便利行业来说,资本也并非一无是处。龚胤全认为,资本流入会让便利店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在IT信息技术与鲜食工厂供应链的改造上,有助于提升原创商品与服务的能力。

三宅示修认为,资本的关注带来了各方资源的投入,对行业是有帮助的。以供应商为例,过去更多地是为大卖场供货,产品设计也是为超市消费群体所定制。现在供应商也开始生产适合便利店的商品设备,比如在包装、货架、冷藏冷冻柜和POS机上开始更多考虑便利店的需求。

作为全球技术提供商,微软服务的客户一直都是“大

资本流入会让便利店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在IT信息技术与鲜食工厂供应链的改造上,有助于提升原创商品与服务的能力。

户人家”。2017年5月,微软却牵手了一家区域便利店——福建见福,双方联合开发的“智慧零售”系统已进入测试阶段。系统正式运行之后,见福将成为全球首家借助人脸识别技术实现智能销售的零售企业,并对整个行业产生示范效应。

本业:鲜食是盈利的关键

2008年,Today便利店在广西南宁一座不到100平方米的民宅中起步;2014年6月,公司获得红杉资本和蒙牛创始人牛根生的A轮融资,并将总部迁至武汉;2015年7月,再次获得3500万元A+轮融资。

单从这一连串经历看,Today便利店无疑是资本的宠儿。但是在2017年中国便利店大会上,Today创始人宋迎春首度透露了创业背后不为人知的艰险。

2015年,Today亏损3000万元,宋迎春经常在内部讲,相当于每天一睁眼、一闭眼10万块钱没有了,所以不敢闭眼。那年他四处找融资,见了20多家资本,然而“每家都看好 Today,却没有人给钱”。直到7月,宋迎春在湖畔大学的7位同学共同出资3500万元,才帮助Today渡过了难关。

Today在2016年7月实现了盈利。宋迎春感慨:“创业前8年,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活下来。去年下半年感觉太幸福了,终于不用再每天想着怎么找钱。”

Today便利店盈利的关键,则是通过鲜食和自有品牌提高毛利,以此对抗不断上涨的各种成本《。2017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便利店运营成本快速上升,其中房租成本上升7%,人工成本上升6.5%,便利店企业亟待提升管理精益性,让毛利的涨幅跑赢成本。

目前,Today便利店单店日销售额在1.24万元左右,是国内4727元平均水平的两倍多。但宋迎春认为,单店日销售额可以通过促销、电商等方式达到比较高的水平,相比之下,追求高毛利更重要。

宋迎春列出了一张便利店常见商品的毛利贡献占比图,鲜食以40%的毛利占比高居榜首,远远高于常温食品、日用品等。由于国内政策不允许外资企业售卖香烟,内资便利店常常以此为优势,可事实上香烟的毛利贡献只有10%,并没有想象中的高。

“你的商品结构一定要健康。”宋迎春透露,现阶段鲜食在Today便利店的销售占比为30%,未来的目标是做到50%。

每次去日本考察,宋迎春都颇有感触,他看到日本的居民可以在便利店吃到很多新鲜、丰富和安全的食品,心想自己和员工怎么才能也做出同样的事情来。而做好鲜食的关键,在于“看不见的竞争力”——供应链后台。

2014年,Today初进武汉,在只开了十几家店的情况下,就与华中知名烘焙品牌仟吉食品共同出资4000万元打造了鲜食工厂。2016年初,工厂正式投产。作为创始人,宋迎春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供应链的建设上,琢磨怎样才能每周都可以推出新品,同时保证这些新品是目标群体所喜爱的。

罗森集团高级执行董事、中国总裁三宅示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