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桶金”是否延续?

这不仅需要非凡的魄力与对周遭所有细节的判断,还需要超强的执行能力与融资能力。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 文|仇晓慧

这不仅需要非凡的魄力与对周遭所有细节的判断,还需要超强的执行能力与融资能力。

周末一家盛名的对冲基金举办投资人见面会,听说有些格调。因为我们公司投资过他们,我欣然作为机构投资人代表前往。

这是一个小型游艇会,入口在滨江大道码头,一抬眼就是一艘3层白色小游轮,写着“东方明珠2号”——字在傍晚的夕阳中,熠熠生辉。

此前倒是参加过浦江游轮,知道最好玩的还是游轮里的活动。这次的活动,他们特意请了脱口秀演员,还有爵士乐队的表演。

我向四周望去,这家老牌对冲基金的投资人,果然是以高净值个人为主,个个看起来精明利索。多数投资人都忙于在水晶吊灯下的觥筹交错中交流投资经验,或者寻找新的投资机会,对于主办方安排的甲板江景与娱乐活动,参与热情寥寥。

除了鸡尾酒交流,整个活动最期待的环节莫过于与传奇对冲基金创始人的分享环节。

这个对冲基金经理在圈内是个腕儿,很早之前就实现了管理规模百亿、自己身价数亿。与很多对冲基金经理不同的是,他看起来非常潮。40多岁,也算是正值最好的年龄,架一副红色无框眼镜,穿着紧身名牌西服,戴着小领结。

尽管他们旗下的股票产品已经屡屡突破20%多的年化收益,大家也关心强势之后的风险,他还是坚持看好价值股,在他看来,港股强势还没到头。

早在一季度的时候,他在交流中就表示,极度看好港股,主要因为:其一,估值便宜,正处历史最低估值;其二,沪港通资金在不断涌入;其三,国际公募基金对香港市场处在绝对低配,港股上涨之后,会开始增配,这部分带来的资金不可小视;其四,从基本面看,港股上市公司2017年的业绩增速,是过去3年增速中最高的。

除了基本面与资金面,这个基金经理还非常关注宏观信息。他近期关注中美贸易战、北韩战争、人民币贬 值、中国经济下行等因素。

爵士乐曲开始进行,奏出和谐的乐章。

很多投资人都能感受到,这个顶级对冲基金经理也算是历久弥新的江湖中人,总有一套自己清晰分析市场的逻辑。

如今,他构建了自己的投资平台,从原本的多空策略,转向量化等全方位投资平台。想来,海外很多知名对冲基金经理也走向这一步,比如城堡基金的格里芬、文艺复兴的西蒙斯等。可能,这样做,正是他们投资能力延伸的一部分。

我在甲板前迎面吹着江风,看着各种投资人在我面前经过,不由想,多少人能像当年巴菲特投资人那样,从几十美元一股开始,变成了20多万美元。

曾有朋友与我分享过这个对冲基金经理“第一桶金”的故事——其实也不能算是纯粹的“第一桶金”。可这早年的手笔,为他之后开拓海外市场做了不少资金铺垫。当然,故事本身,也或许有些传奇部分。故事是这么说的。当年,这个对冲基金经理在一家银行看报纸,他发现正好爆发新西兰移民潮。这个对冲基金经理看了下银行板上的纽币行情,发现近期没什么太大变化。他随口问了下银行的朋友:你们这边有多少纽币?银行朋友大概说了一个数字。他说,这样吧,你们银行总共有多少,我全部拿下吧。

这个朋友惊讶地看着他。于是,这个 对冲基金就与银行签订了一个短期持有这些货币权利的协议——其实这对于这家银行来说是不大进行过的新鲜买卖,因为他们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也有安全抵押,所以也同意这么做。

这个基金经理交了一笔定金,大约折合1000万人民币,其实也就是账上做个抵押,就拿下了这家银行大约20亿价值的纽币短期买卖权利。

没想到,大约仅一周左右,纽币果然就飙升了1%。这个基金经理直接转手,把他定下的20亿价值纽币全部卖了,一下子就进账2000多万元。

有时候会想,这样“第一桶金”的传奇还能继续吗?这不仅需要非凡的魄力与对周遭所有细节的判断,还需要超强的执行能力与融资能力。

不过,似乎传奇仍可以继续。近期他对市场有个判断方式,虽然没有“第一桶金”那么传奇,但继续延续着他过人的决断能力——就是去年年底时,他认为A股在2017年年初会大跌。

他的判断逻辑是这样的。他说,每

仇晓慧新动力资产合伙人,财经作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