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我们没见过大钱,都是穷光蛋

退位让贤一年多的IDG资本资深合伙人章苏阳,复盘过往并畅聊当下事业。

Economic Weekly - - OUTLIERS - 口述|章苏阳 采访整理|本刊记者 卢华磊 编辑|齐介仑

23年,从如履薄冰到风生水起

很多人以为我是在1994年进入IDG资本(下称IDG)之后才开始做投资,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在进入IDG之前,在上海万通工业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时候就开始做投资了。但那时候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因为在1993年的时候,市场上还没有互联网公司,国内“上天入地”的行业也不让投资,所以民营投资公司唯一能够进入的领域就是工业领域。我们当时在万通主要投资偏技术类的公司。

但我在IDG的前3笔投资都失败了,每个项目投入20万美元,3笔共计60万美元,最终有20万美元打了水漂。在上世纪90年代, 20万美元是一笔很大的数字,给当时的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而且没什么缓和方法。我当时心里十分焦躁,有时候会睡不着。

IDG是合伙人机制,原则上说,哪怕几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赚钱,我们也可以拿到分红。所以从个人收入上看,我不见得因此收入就会降低,但这几个项目的失利让我很自责。那时候,我们开玩笑说,如果自己投砸了一个项目,就跑到洗手间,自己抽自己耳光。

实际上,这3次失败都是被骗了。用“骗”这个词可能不太恰当,因为并不一定是合作 伙伴主观上想来骗我,主要原因还是体制问题。

当时IDG刚刚进入中国,还是一个合资公司,50%的资金来自国内,另50%来自美国IDG。按照当时的法规,合资公司投资的公司也必须是一个合资企业,而且在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国合营者的投资比例一般不低于合营企业注册资本的25%。也就是说,要通过IDG的投资让该企业的外资比例达到25%,那我们的投资股份要达到该公司总股本的50%才能满足这个要求,这是一个很高的数字。

此外,当时还有一个政策规定,投资公司不能直接和自然人成立公司,只能和自然人成立的公司合作。于是当时的3个项目都是我们投资50%,某个自然人成立的公司再投资50%,这样组建一个合资公司。对于这个自然人来说,这个合资公司只是他原公司的一部分。从利益上讲,他们最主要的工作重心还是在原本成立的公司上。原公司如果赚1块钱,则全部归他自己所有;而合资公司赚1块钱,还需要给IDG分5毛。利益重心不一样,导致最后这几个合资公司永远不可能赚钱。

我投资的第一个高收益项目是邵亦波的易趣网。我说的高收益是指盈利超过10倍的收益。我是1999年投资他的。事实上,虽然IDG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做投资,但前几年都是在积累,真正步入正轨,能够投出好项目那是1998年以后的事。

我们投资易趣网的金额并不多,只有几十万美元。投资他们的逻辑很简单,我就是看中了邵亦波这个人,另外他们做的事在美国已经被证明了。那时候eBay在美国已经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中国人很喜欢这种对比的、倒来倒去的事情。

邵亦波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是那种你一 眼就能看出的聪明。他的过往经历也非常优秀,一直行走在一条比较规范的道路上。另外,他还是一个有品味的人。我说的品味是指他对做的事情的品味,能够表达出自尊和欣赏的感觉。

易趣网当时在上海。当时是熊向东(前IDG资本投资总监,现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介绍我和邵亦波认识的。我还记得熊向东当时和我说,这个人挺好,你一定会喜欢的。

于是一天下午,我们就约在南京路上见面,一起吃了点馄饨。聊完之后,我给周全(IDG资本管理合伙人)打电话说,邵亦波明天 飞北京,你们可以在北京聊聊。第二天他们聊完之后,我和周全通了个电话,就决定给邵亦波投钱。从我见面到决定投钱,总共就20几个小时。我们后来笑称,这个决定时间比当年解放天津的时间都短。

当时易趣网也就刚刚做了几个月。我们最后在邵亦波家附近,在衡山路上一个名叫“耕读园”的茶室里签了合同。他当时穿着短裤就过来了,特别随性。后来,易趣网卖给了

我更喜欢连续成功创业的创业者,而不是连续创业者。如果有人自封自己是连续创业者,我内心会给他打负一分。

eBay,IDG从中获取了近20倍的收益。

其实我们当时投资携程、如家等公司,做决定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因为当时IDG的人也不是很多。上世纪90年代末,IDG总共20多个人。人少,决策机制就很快。决定一个项目,也就是打打电话、通通气,大家感觉可以就做决定了。比如投资携程的时候,周全到上海出差一趟,他和携程的创始人开了一个会,我们就碰了个头,就决定可以投资了。

第一轮投资携程的时候,我们投了43万美元,投如家的时候也只有200万美元,数额都不算很大。

2003年投资如家时,他们只有六七家店。我们是第一轮的投资人,之后又连续跟投了两次,直到他们上市,我们才逐步退出。

投资携程主要看中他们4个人都是强人。他们4个人中,除了范敏之外,其他3个人我是早前就认识的。4个人原来的背景都不错,而且相互之间可以互补;另外,他们切入的这个领域,在国外已经有先例,并且国内潜力很大。

携程做订房、订票,这些生意此前已经被证

明是可以做成的。当时国内大概有几千家负责订房、订票的公司,绝大

多数都是盈利的,所以携程的商业模式早就被证明过了。从某种角度看,与其说携程是商业模式的成功,倒不如说是管理上的成功。携程的贡献是,第一次在中国把订房、订票做成了一个产业。

当时做IDG,最大的困难不是项目太少,而是体制上的限制,甚至IDG在上海成立投资公司也是特批的。按照当年的法规,为了防止国外敌对势力通过合法的方式来资助国内的敌对势力,外资投资公司不可以在国内自由注册。要成立外资投资公司,需要满足几个条件,比如该公司已经在中国投资过10个以上的企业,或者在中国投过资产超过10亿元的公司。所以当时能在中国投资的外资公司,大部分都是大公司的子公司,像英特尔、IBM这样的。

因此,IDG在上海设立的投资公司,如果想投资南京的某家公司,需要先得到上海工商局的批准。工商局出了证明,我们才可以到南京投资。所以我们当时的选择余地不大,真是有钱都投不出去。现在大家都不知道当年的情况,讲起来有点儿天方夜谭。

IDG当年的3个投资公司,主要是跟政府合作的,所以在公司注册地的投资,基本上都是以特批的形式完成的。比如北京IDG当年和北京科委合作,而上海IDG就是和上海科委合作。有这样的渠道,所以投资还可以进行。

这种状况到1998年前后才逐步开放。就政策的开放、投资环境的改善而言,我觉得这些年中国确实进步了很多。

发现优秀创业者的共通特质

在IDG工作期间,我觉得投得比较成功的公司大概有十几个。印象比较深的还是那些上市公司,如携程、土豆、如家、汉庭、康辉骨科、九安医疗等。其中回报倍数最高的应该是好耶,这个应该有65倍左右的回报,如家也有50多倍的回报。

2000年的时候,IDG大概有1亿左右的美元基金。单个项目投资金额一般不超过基金的10%。IDG能够投中一些优秀项目,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一是合伙人都有比较丰富的行业经验和知识——这是一个严肃的团队,我们7个合伙人,每一个人在行业都名列前茅,决策能力强;二是决策灵活。

做早期投资就是投人,而考察一个创业者,除了大家普遍都看重的比如管理能力、沟通能力、业务能力要强以外,我看重的:第一,创业者要遵循商业道德;第二,创业者要有雄心壮志,能够长期坚持下去;第三,创业者要负责任,要对用户、股东、员工都负起责任;第四,创业者应该是精神比较健康的人。

很多创业者虽然也很坚持,但他们是带有偏执的坚持,这也不好。我希望创业者能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是那种理智的积极。有些人比较疯狂,我不赞成。

我会通过交谈来了解以上信息,所以我聊天的话题很宽泛,一般这种话题会聊1~1.5

章苏阳表示,他最早进入投资领域是在万通时期,而他在IDG的前3笔投资均告失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