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名利场

浮夸的资本游戏,至少在目前阶段来看,没那么流行了。

Economic Weekly - - 观念 OPINION - 文|仇晓慧

这个名利场,坐标苏州园区。这里刚刚举办了一场近期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交流会。

凯悦这样一个五星大酒店,主办方几乎包下整整4层,举办了为期两天的上市公司交流,形形色色的上市公司高管汇聚于此。

尽管在金融圈混迹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规模的交流会,主办方几乎把50%的上市公司高管都邀请过来,与机构投资者们做一对一的交流。

一楼是主会场,这个会场倒是平淡无奇。与大多数论坛一样,邀请一些金融大咖做主题演讲,宏观经济首席经济学家、配置专家、行业研究领域金牌分析师轮番上阵。

主会场外,也有不少与会者在自由交流。

这次参会的大多数人还是来自各个机构的投资者,他们也是主办方最青睐的服务对象——基本来自公募基金、财务公司、保险公司等,手里攥着大把资金,保持着敏锐的投资嗅觉。有些人似乎经常在各种会场遇到,彼此之间默契地交流着新鲜的投资主意。

少数来回走动的是名不经传的行业分析师。因为行业分析师来自券商,这个活动是一家券商主办,其他券商的分析师在这场活动中显得并不主流,甚至底气不足。他们只满意于这样与上市公司一对一的沟通效率,即使不受主办方欢迎,也是硬着头皮参加,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但会偷偷塞给想熟识的上市公司高管们名片。

捧着咖啡到处张望的是资金掮客,他们想多接近上市公司圈或机构投资人,看看能否筹集到新的资金,只可惜多数资金掮客并无什么独门秘籍,多数 沦为匆匆过客,毕竟多数无法与专业投资人或上市公司进行平层交流。

主会场后面,是6个沙龙房间,外面有一条交流走廊,也摆满了饮料与小食。每个沙龙房间门口,挂着一块显示屏,告诉众人谁是这一场的主嘉宾。他们往往是大家最关注的上市公司高管。

一个这样的沙龙房间里,大约可以容下50~60人,基本都座无虚席,观众时不时与台上主讲人互动。这是个开放区域,上市公司会轮番过来做交流。

我不小心参加了一个主业是电梯制造的上市公司主会场。这家上市公司说商务楼的电梯景气度在下降,有观众建议可以转向住宅群体,台上主讲人一笑,说一般家装还是很难承担几十万的电梯成本。做这一块,政府补贴极其重要,毕竟以接政府工程项目为主。现场小沙龙自由互动,有点像中型规模的头脑风暴。

我不由来到楼上,一下子见到整层整层全包的一对一房间,7、8、9楼每个房间都是一对一的交流密室, 发现这里才是精华。

苏州园区的凯悦是个中庭结构,所有小房间呈环形而绕,中间镂空中庭,每一层带亮光的门,颇像层层叠叠的迷宫。

刚下电梯,身边两人正好走过,明显是投行派头,一身低调的名牌,帅哥美女搭档,接着主办方小弟的电话,对方声音还挺大:“张总好,您辛苦啦,你们预约的XX集团,在712,董事长正等着您呢!”

电梯口处,果然还有个主办方人员,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如果谁忘了预约公司的房间,还可直接查询。正好有个资方问某家上市公司见面时间,主办方人员飞快地在电脑上输入,即刻有个浅蓝色数据库界面呈现出来,页面还算精致,信息完整罗列。他核实了下参会人信息,告诉了他预定的房间与时间,以及其他少数参会人。

我走进一个上市公司房间,虽说是一对一,确实还是会有几个投资人。与我们见面的正是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他持有这家公司700多万股。

大概整个交流氛围比较放松,他聊起他们上市后,高管圈钱也没有太多去处,还是增持自家股份靠谱,希望若有机构有股份,可以通过大宗交易转给他,他想增持。

这家公司是专业技术服务领域,今年拿了6亿元订单,一下子比去年多了几千万元利润。他们还将拿出20%股份做股权激励。

随后我又去了另外一家文化类上市公司的房间,代表公司出席的是董秘,说话有气无力,迟到了15分钟。这家公司今年股价下跌严重。尽管董秘表示,视频网站为了抢夺用户资源,不惜代价购剧,一年可拿出100多亿元,还要增加,对他们这种生产电视剧的文化公司是利好。可听下来公司并没有很好的IP储备,管理思路老旧,没什么潜力发展方向,时不时冷场。

然后我又去了一家新能源公司小房间,他们做的是光伏产业。尽管国内

饱和,他们倒是拿了一些小国家的海外订单,去年是8000万元,今年直接上了4亿元。整个场子也聊得挺欢。

另一家银行上市公司很有趣,一坐定就开门见山地说:外界传我们收缩了委外业务,但要澄清的是我们并没有收缩。毕竟委外能力也是一个银行的活力与实力体现,难怪急着辟谣。

还参与了一家医药公司。他们对自己的产业地位倒是有信心,说一般药厂没法与他们竞争,目前产业政策对那些小公司来说,根本无法抵偿长周期的投研成本投入。

……这只是个两天的活动,每个人参与程度也比较有限。然而,不管是大排场的一对一交流,还是轮场的小沙龙,倒像是中国经济与行业运行的缩影。

活动中确实可以看到,一些高尖端制造行业、或有行业政策优势或技术壁垒的公司仍在适度扩张,有的利润甚至翻几倍。而另外一些没什么技术内核的公司,渐渐被抛弃,甚至连他们自己说起话来也没什么底气。整个资本市场确实在去芜存菁。在活动现场,每个人也都身处在名利场。上市公司高管也可能与在场的少数人未来有些我们看不见的游戏,也有一些忙忙碌碌不知所踪的初学者。当然,更多还是掌握流动资金的专业投资人,透过一些信息,深思熟虑,做着应有的理性判断……

离开的时候,我打了辆的士,10多分钟就到了苏州园区高铁站,20多分钟就回到了上海。我不由感慨长三角之间信息交流与交通穿梭的速度。

想起在路上,我打开手机上的行情软件,把当天与上市公司高管交流过的股票都浏览一番,发现股价果然与上市公司实际能力值匹配。

毕竟,在如今一个弱市的资本市场里,资金更容易流向一些靠谱的公司。浮夸的资本游戏,至少在目前阶段来看,没那么流行了。

想来也是一种速度。

仇晓慧新动力资产合伙人,财经作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