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完版权,音乐平台接下来怎么玩?

如何在版权的基础上,建立一套可靠的商业模式?

Economic Weekly - - 必知 THE FIRST 7 THINGS - 本刊记者|申学舟

2017年上半年,在线音乐平台对版权的争夺依然如火如荼。

网易云音乐获得日本爱贝克思(avex)的大陆独家版权代理。太合音乐则与全球最大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达成独家合作,通过百度音乐拿下滚石唱片版权,还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得亚神音乐手上超过100位歌手的音乐版权。5月,被视为版权战争最后一块战场的环球音乐(拥有全世界四分之一音乐版权)也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达成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

至此,国内音乐版权格局落定,形成以BAT+网易云音乐的四巨头局面。其中,腾讯音乐娱乐占据较大优势。公开数据显示,腾讯音乐娱乐目前已获得环球、华纳、索尼三大唱片公司音乐版权,正版合作的唱片公司也达到200多家,通过1700万首以上的正版曲库,即使在国际上,能够超过这个数字的也只有手握2000万正版曲库的Spotify。

版权之后,下一步怎么走,成为各家平台需要考虑的问题。一方面,虽然腾讯音乐娱乐曲库量占优势,但第一梯队的其他几个玩家正版曲库量也均在1000万首以上,基本能够满足用户日常需求;另一方面,音乐版权的有效期一般为2~3年,在此之后

的续约问题也需要考虑。

华纳音乐中国董事总经理王崇源此前就表示,独家版权代理是否续约,要看代理商对内容的运作是否令版权方满意。这反映出各家平台下一步的重点是,考虑如何在版权的基础上,建立一套可靠的商业模式。

“我觉得其实版权是根本,如果我们没有把版权保护好,这个行业里面不可能有健康的发展。”7月24日,在“腾讯音乐人计划”发布会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彭迦信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在做好版权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想到后面怎么创造价值。”

但就价值而言,目前能够实现盈利的在线音乐平台还是少数。“不单单我们,其他的音乐平台公司也一直在考虑怎么盈利,这也是行业里面比较头疼的地方。我们可能比较幸运,去年就已经在数字音乐这一块实现了盈利。”彭迦信说。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发 布 的《2017全球音乐报告》,在中国内地市场上, 2016年录制音乐在内地的收入增长20.3%,其中流媒体收入上升了30.6%。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国内音乐产业还处于初级阶段,增长空间诱人。

与此同时,互联网化带来的唱片话语体系瓦解,使得很多音乐人和音乐作品以其他方式呈现在大众面前。根据腾讯音乐娱乐采信的数据显示,60%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月平均收入不足2000元,80%的音乐人作品没有被收听。

在这样的前提下,盈利的问题也使得不少在线音乐平台开始进军产业链上游的内容环节。

自2016年开始,包括网易 云音乐的“石头计划”、太合音乐的“百度音乐人计划”、阿里音乐的“寻光计划”等都试图通过发掘原创音乐人而进军内容创作环节,腾讯音乐娱乐的“腾讯音乐人计划”所图也在于此。在某种程度上,在线音乐平台开始隐约有了成为互联网时代唱片公司的趋势。

彭迦信认为,做好原创音乐人的扶持,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用户覆盖,才能吸引音乐人的入驻,同时优质的音乐人又能带来更丰富的内容,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正向循环。另一方面,在线音乐平台必须有效率地解决更多的问题,比如如何在数据和音乐性两者之间决定个性化推荐的机制等。

事实上,在商业模式上各家平台都在做更多产业链延伸的尝试。包括腾讯音乐娱乐、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等都有类似的动作:一方面,在产业链上游扶持原创、发掘潜力艺人;另一方面,向下游拓展渠道,承办明星演出、发展票务、挖掘粉丝经济。

以腾讯音乐娱乐为例, 其旗下六大产品的商业模式大致可以分为3类:第一, 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中的付费包月服务,其中数字专辑不单单是购买音乐,还包含了粉丝经济的概念。第二,直播自去年以来就是比较火的模式,而酷狗、酷我的直播平台也能带来较好的收入。第三,全民K歌的平台是基于微信/QQ好友的一种社交,也会有虚拟礼物等社交的玩法可以探索。

网易云音乐则凭借音乐社区的独特定位,其用户忠诚度和粉丝粘性要高于同类平台,以此推出了多款智能硬件产品来延伸粉丝经济,并开始涉足线下演艺以及演出票务等音乐下游业务。太合音乐的业务已经涉及艺人服务、版权发行、演出活动、粉丝社群、整合营销等。其中,线下演出一方面能够对原创音乐人的曝光度和认知度,另一方面也能够得到较好的收益回报,各家在线音乐平台基本都有涉及。

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的《2016年度中国现场音乐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现场音乐票房为43亿元,比 2015年增加了7.64亿元,涨幅21.6%,达到近4年最高。

GALA乐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目前其音乐主要收入来源中,占最大比重的就是演出和音乐节。演唱组合Mr.Miss也表示,之前的收入比较零散包括配乐的制作等,“最近一两年开始,演出是最主要的收入”。创作歌手刘瑞琦则补充说,除了演出之外,现在数字专辑也能带来一定的收入。

但线下并不是在线音乐平台擅长的战场。彭迦信表示,在进军线下的过程中,在线音乐平台本身还欠缺一定的专业性“。在整个音乐产业里面,很多事情我们确实不太懂,唱片行业、音乐行业是一个传统的文创的产业。所以,需要跟行业里面的合作伙伴建立共赢的合作关系,才能更好地进入到整个音乐产业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