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做天使投资要接地气,傻子才坐在昆仑饭店谈投资

他为何弃创业改投资,又为何能投出陌陌、映客等令同行艳羡的高回报项目?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 口述|郑刚 采访整理|本刊记者 卢华磊 编辑|齐介仑

他为何弃创业改投资,又为何能投出陌陌、映客等令同行艳羡的高回报项目?

映客卖身不意味着直播落寞

映客传出股权转让的消息后,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直播的风口已经过去了。我认为不是的。我觉得,直播一直是一个风口,但在中国,任何一个所谓的风口,都会有无数的竞争者,所以短期内这个行业的竞争会很激烈,数据会有波动。

在这个阶段做股权转让,映客有他们自己很现实的考虑。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映客的成长速度实在是太快了。2015年年底,我投资他们的时候,映客还只是一个30人左右的小团队,而现在,他们有超过5000名员工。这种快速成长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压力和挑战。

作为投资人,我依旧看好映客,我认为直播的潜力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来。作为投资机构,紫辉创投将长期持有这些股份。我们投的是他们的天使轮,之后又有追加,最终持股比例为6.4%。我们基金比较小,他们这次也属于上市融资,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退出机会,而且我们投资比较早,按照第一笔投资计算,现在我们的收益超过了40倍,已经赚得非常多了,所以现在稍微减持了一点儿,当前持股比例约为5%。

我对这个行业还是挺乐观的。大概在2016年二三月份,我在参加一个论坛的时候 就表示,直播行业大局已定,战争已经结束了。这当然只是一个预测,但可以表明我对直播行业、对映客的乐观态度。

在我看来,直播是一个新型的娱乐手段,是一个解放个人、表达自我的方式。

实际上,不管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都是通过视频的方式去表达自我、传播内容。从某种角度看,视频是一种终极的表达手段。但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目的不同,短视频是传统电视台、优酷、土豆等平台的补充。

其实直播也是一样。我个人觉得,直播比视频类节目的难度大一些,因为直播的时间比较长。最初大部分人是怀着兴趣来参与 这件事情的,可能过一段时间后,很多人会走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像陌陌一样,刚开始陌陌的用户很多,但有段时间“约炮神器”的说法让很多用户离开了。当时也有人说陌陌的好时代已经过去了,加上陌生人社交刚刚起来,很多竞争者入局,一度大家对陌陌的未来并不乐观。但现在回头看,陌生人社交软件最终就剩下了这么一两家,当初的竞争者都已经没了踪迹,但还是有很多人在用陌陌,陌陌的用户数量依旧很大。

直播行业的前景与此类似。虽然竞争者众多,但是一个好公司肯定知道它最核心的用户价值在哪,因此能够在这个行业中继续存在、不断发展。直播是一定会存在下去的,而且还是个很好的东西。

实际上我本人也是映客的资深用户,投资他们是因为我真心喜欢他们,认可他们的价值。我在映客平台上赠送了价值167万人民币的礼物,账号等级为177级,算是土豪,但不算顶尖大土豪。2016年春节的时候,映客对VIP客户进行酬宾,向消费最高的前200名用户赠送礼物,我当时收到了他们送的礼品。但今年春节,他们告诉我,你今年没有礼物了,因为你的消费没能进前200名。我打赏了这么 多,竟然进不了前200名,这只能证明这个平台上的土豪实在太多了。

不过我觉得,这167万元花得挺值。按照我们持有的股份以及当前市盈率计算,我其实是赚了。当然,我愿意花钱打赏的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希望能够帮助那些主播建立信心。我一直相信蝴蝶效应,一个小小的打赏可能会成就一个大主播。一个小主播如果接到一个300元的打赏,她(或他)就会很震惊;如果能遇到两三个这样的土豪,那么她(或他)将会在这个平台上花费更多的时间,这就可能培养成一个大主播,进而成就一个生态圈。同时,在玩直播的过程中,我还可以了解不同 用户的心态,比如土豪们是怎么考虑的,普通用户们又需要什么等。在此基础上,我可以有的放矢地宣传壮大自己。

现在我在映客上有24万粉丝,他们可能因为我是投资人而关注我,也可能因为我帮助别人而关注我。对我来说,这些人和我交流也让我很开心。我以前自己弹钢琴,没人理会,而现在我开直播之后,无数人在看我。他们还会给我送礼物、送钱,现在我在映客上收到了价值约40万元的礼物。这是多爽的事啊。所以我一直觉得直播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它是娱乐方式,同时也是纪实工具,能够让很多东西变得更加真实。

我觉得,直播在未来将成为一个标配,很多公司会把它当成自己的一个业务方式。例如教育类公司可以用直播做教学,娱乐类公

我认为老罗就是中国的乔布斯。对乔布斯,我就只能放任自流,放纵他,惯着他。

司可以用直播开发布会。目前真正依靠打赏方式生存的直播平台可能就两三家。

对锤子的投资不算成功,还在路上

虽然在映客的获利超过40倍,但我投资最成功的企业其实还是陌陌,从投资进入到最终获利退出,我们的收益大概有75倍。

当时为了投资陌陌,我还和我的LP发生了一些争执,他们认为我对陌陌的估值太高了。我原本计划对陌陌投资1000万人民币,拿他们15%的股份,但当时LP不认同。刚好经纬创投那时候也去找陌陌投资,所以我让出了一些股份给经纬,最终投资了100万美元,拿了陌陌10%的股份。

那时候我就觉得陌陌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公司:首先,单纯从数据看,他们每天都在增长;其次,他们确实为陌生人提供了社交的机会;再次,团队靠谱,是一群很有腔调的年轻人,我对他们比较放心。

我后来是通过唐岩才认识了罗永浩,并投资了锤子。现在看,我对老罗的投资不能算作成功。这笔投资和他的事业一样,都还在征程中。

我前后分3次投资老罗:在锤子估值4亿元的时候,我们投资了7000万元;估值10亿 元的时候,我们投资了1亿元;估值26亿元的时候,我们又投资了几千万元。3次累计投资约为2亿元。

锤子估值26亿元的那次,我将自己在北京的一套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贷款2000万元,投给了老罗。一方面,确实是以前投得多,我需要为早前投出去的钱负责;另一方面,我一直觉得他产品做得好,他一再证明产品超过我预期,他是一个会做产品、会做用户体验的人;另外,他的团队比以前更牛、更强大了。我跟他们很多人都聊过,他们决心都非常强大,甚至有人愿意自己掏钱跟投。在那个时候,我就只有支持的份了。

我认为老罗就是中国的乔布斯。对乔布斯,我就只能放任自流,放纵他,惯着他。

现在看,我们在锤子的股份估值是有增长的,但是公司没有上市,我是不会套现的。我曾经说过,要等锤子上市、估值300亿元的时候,我再退出。我会为吹过的牛而努力的。

今天,从产品角度看,锤子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当时真没想到他们能做出这么好的东西;但从资本角度看,他们的表现又低于我的 预期。

老罗是一个有着巨大优点和巨大缺点的人。他的出身和背景决定了他对手机产品的了解确实比一般人更透彻,但是他对资本市场的认知,我觉得是比较弱的。

最初投资锤子的时候,我并没有考虑明确的退出时间,我预估是4~5年。当然,我希望他们能尽快地走向资本市场,如果能够上市,那就相当于上岸了。现在投资已经有3年了,如果他们今年的业绩能起来,我相信形势会有很大的改善。

这几年间,老罗本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给我的感觉是,他确实变得更加懂管理了。这也是他必须做到的。一方面,他在做一件高科技的事情,做一个直面广大消费者的产品,同时要管这么多人,面对如此众多的竞争对手,他总是需要去适应去改变的;但另一方面,老罗对核心产品和用户体验的态度始终没有改变。

我的投资灵感来源于生活

直播之后,我现在比较看好的行业是自媒体,超级看好那些能够以自媒体的方式影响到人们生活的平台。新的自媒体,如果能够找到人们很垂直的需求,做出一个能吸引用户的场景,留住用户,我觉得还是很有希望的。

我觉得,大量的自媒体其实最后也是分流用户,真的能够留存几个很难说。想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认为他必须符合马斯洛金字塔型需求层次理论。不能只写高端人群的生活方式,应该建立在这个金字塔理论上,牢牢地抓住所有用户,从生存到精神,慢慢地渗透,不能上来就卖东西,这样肯定不行。我今年投了3个自媒体平台,都是写男女情感这方面的大号。

此外我也比较关注AI领域,但我希望投一些应用层次上的公司,比如婴幼儿陪护领域的机器人公司。但这一块还挺复杂的,这种产品的用户是小孩子,但是买单的是父母,所以最终还是要让父母觉得这东西有用,能够帮助他们陪伴孩子学习成长,能够远程监护,能够交互。前段时间看了一个,差点儿投资,但最终还是犹豫了下,等等看。

实际上,紫辉创投是一个小基金,我们分别在北京、上海设有办公室,共有15名左右的员工,基金规模大约10亿元,现在已经全部投出去了。这两天可能会有1亿~2亿元资金进来,我还要和LP讨论一下。我们喜欢做天使投资,专注于A轮及A轮之前的投资,主要投互联网公司,偏社交。我们希望被投公司能够用科技的手段去解决社会问题。

因为员工少,所以我本人就比较忙,很难精确地说每天看多少个项目。我也没什么工作流程,工作时间大部分都用在看项目、聊微信、开会上面。有一些项目是朋友推荐过来的,还有一些是我自己发掘的,我会基于自己的生活体验来发现好东西。

比如上个周末,我在手臂上纹了个双鱼图案的文身。我觉得,纹身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已经盯上这个行业了。我预估这个行业 至少有两三千亿元的规模,但现在还没什么人从事这个行业。

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中国有嘻哈》,实际上在这个节目火爆之前,我就已经感觉到嘻哈文化会火起来。嘻哈和纹身、链条类饰品之间有很多无形的连接。文身行业以前就存在,但是比较小,很难当做一个项目去投资。如果它能成为一种文化,那就不一样了,就会衍生出很多东西,比如上层有音乐,下面有饰品、纹身。这样就会成为一种潮品,最终售卖的不是产品,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年轻人对社会、对生活不满的情绪。

嘻哈文化最终是一种宣泄,但年轻人很在意采用一种与众不同的宣泄方式,这就是个性化、个人主义,所以纹身、金属饰品等就 是这种个性化趋势的产物。我现在正考虑如何投资。单独投资一个公司,可能不见得会火爆,但是如果抓住这个核心,做成一种文化,我觉得还是很有前景的。

纹身是令人着迷甚至上瘾的。纹身之后,用户会很享受这件事情,会交流分享,会沉迷于此。人们往往有过一次刺青之后,就会接着刺第二次。他们发现哪里不完美,就再去做弥补,就像做美容一样。宏观地说,这也是消费升级的一部分,这是人们在文化消费上的升级,是生活方式的升级。

我投资的很多项目,其实灵感都来自我的生活体验和日常观察。我会关注别人不大注意的东西,会去感受那些年轻人喜欢的事物。

我认为,投资人不能脱离生活,一定要接地气。我经常在朋友圈嘲笑那些坐在昆仑饭店里聊天的投资人,我笑他们不接地气,他们都变傻了。他们只愿意谈大项目,以为自己很牛,钱很多,其实那些投资的钱也不是他的。这是很傻的行为。

我不是一个好的创业者,但我是一个好的建议人

在做投资之前,我也有过创业经历, 2003年前后,我在四川成都有过一次失败的创业。我在美国经历过互联网创业热潮,自己也一直有一颗创业的心,受到别人鼓励之后,就开始创业。我当时一下子做了3个互联网项目,涉及社交、搜索和视频领域。

当时我胆大包天,以为自己很行,以为自己看懂了,但实际上并没有很懂。我是从IM开始做。那时候我倒不害怕市场,我觉得西南地区人多,而且相对闭塞。当时QQ也不是很大,MSN还没有进入中国。我当时觉得IM还有市场,并准备在IM的基础上做搜索和视频业务。

我当时专门找了一个人帮我开发IM软件,其实就是外包,结果做了半年都没有成功。开发的软件,在公司内部测试的时候可以用,一旦上线,就不成功,倒腾来倒腾去,最终他弄了一个半拉子工程跑掉了。本来IM是我的基础,这个没做成,其他两个方向也自然失败。回想起来,如果我当时能够找到技术合作

伙伴或者能让那个人技术入股,结果肯定会不一样。

现在看,这3个方向都很好,很大,但我的资金、机会,包括个人能力,都有问题,所以最终这3个项目都失败了。

我后来反思过这次创业的过程:第一,我没有那么多钱,这次创业大概持续了9个月,亏损了几十万元;第二,我要同时做3个大工程,不但要有用户,还要有人才的积累,市场的开拓能力,如果没有非常好的合作伙伴,这些项目都无法完成,钱烧光之后不知道去哪儿找钱,最终失败。

后来我发现,我本人实际上并不适合创业,很重要的原因是,我管理方面的才能比较弱。我喜欢去发现一个新东西,但是我不擅长去建造、管理事物,我不喜欢抠细节,不喜欢去执行。我会和人讨论产品,但讨论归讨论,当让我去执行这个产品、去做这些细节时,我认为自己没有创业者所需要的能力。

我比较擅长的是确定大方向或者帮别人出主意,而且如果我长久停留在一个东西上, 我觉得满足不了我的好奇心。我对市场的嗅觉,比如未来的方向、大家可能喜欢什么事物这方面的感觉很敏锐。我认为我会比别人更先一步嗅到市场的需求。我经常会想,未来会出现什么更好的东西、将来大家会想干什么事儿、这个产品将来会发展成什么样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会有这种提前量去注意市场的变化。

这是我做天使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因。紫辉创投是2011年成立的,原本是准备做PreIPO投资,但我后来发现这块市场不好做,于是转头做了早期VC。

现在我挺享受天使投资这种工作。我创过业,很理解创业者做的事情。他们做的很多东西必须具备想象力,需要有激情,而这些东西我能感受到。实际上很多投资人不愿意去想象,他们就爱看数字,就从很现实的角度来看事情。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有一些乐观精神,相信自己,相信别人,也会带一点儿傻气,刚好我又不是特别聪明的人。

另外,我是商科出身,我对资本市场的流程比较熟悉。同时我对企业的发展历程也很 熟悉,我看过很多公司,我知道美国企业、中国企业都是怎么发展的。因为整个90年代我都在美国,那正是他们经济腾飞的时代,我对他们工业发展的大趋势有历史观,这种经验对我投资企业有很大的帮助。有了这种历史观,回头看改革开放后中国企业的发展历程,有一种“尽在眼底”的感觉。看到一个初创公司,我就能大概知道它未来的走势和发展轨迹。

从某种角度看,这是我投资的信心来源,也是我能够去帮助别人的重要原因。因为很多企业要走的路就是别人走过的路。不见得他做的这件事别人一定做过,但很多事情都大同小异,我能提出一些非常好的建议。甚至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我还能提出一些奇思妙想,帮助企业做出超常规的发展。

比如我曾对一个时尚家具公司建议,让他们将家具放到高端顾客家里做展示销售,一旦销售成功,就为该顾客提供提成。这个想法是我看《福布斯》一个报道得到的。后来这个家具公司就按照我的说法,将产品直接放到客户家中去代销。这种方式,不仅省了租金,而且让很多顾客主动成为自己的销售员,像是一种新型的共享经济模式。

此外,对于老罗和锤子,我也提出了一个别致的融资建议。我建议他们寻找政府方面的融资,就是去政府开发区寻求新的融资。我认为锤子这件事情很大,一般的投资机构投不起,也不敢投。我很早就跟他说了,不要去找美元基金,这帮人不会投你的。

但政府方面对这种创业会比较支持,因为锤子具有差异化特征,它不是一个很简单的很同质化的手机品牌。同时,锤子在开发区设立公司,涉及制造业,会带动当地就业和产业发展,会推动形成一种新的生态链,这对当地政府和开发区来说都是好消息。当然,现在这些融资还在接洽,后续应该会看到新的消息。

在投资方面,我个人也有一些弱点。我觉得最大的不足是,自己在技术方面的积累太少了。我是学文科的,管理、投资出身,对技术比较欠缺。所以从某些方面看,我的投资风格偏感性。早期投资刚好符合我这样的性格。不能过分理性,过分理性投不出东西来,因为早期投资全是不靠谱的事情。

郑刚表示,他非常看好自媒体,今年已经投资了3个写男女情感方面内容的大号。图为紫辉创投核心团队。

郑刚坦陈,自己不具备创业者所需要的能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