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保温杯的焦虑

中年危机或许根本就不是个危机,只是他日渐无聊的生活中偶尔的波澜。

Economic Weekly - - 观念 OPINION - 文|谭松珩

赵老师因为保温杯里泡枸杞这事儿火的时候,其实作为浴室思想家(被封)和不知名金融圈18线网红(自封)的我并不是特别关注——直到这件事情真正变味让人感觉到恶心的时候。

就像上次有人拍到窦唯在地铁的样子那样,先是粉丝调侃,接着就变成了鸡汤贩子们的主场,又是偶像难度中年危机这一套,“我绝不会成为用保温杯喝红枣枸杞茶的猥琐中年男人!”

那你会成为怎样的猥琐中年男人呢?莫不是用保温杯喝红枣枸杞马天尼,或者更情调一点,告诉酒保不要用伏特加要用金酒来调制?

作为一个社会焦虑的资深研究员,你以为我会像其他鸡汤贩子一样,假装冷眼旁观看着你们,告诉你们这实在是因为你自己内心焦虑的投射?

我当然会这么做,但是在这么做之前,我总有个疑惑要先解决——什么时候中年男人的形象在网络上变得如此不堪?

你知道人年纪越来越大,就越会觉得其实自己舒服才是第一位的。对于一个荷尔蒙水平已经有些失调、雄激素积累过多导致秃顶和大肚子的中年男人(不要笑,你迟早也是这样)来说,你觉得让他选,他会选择穿保暖防风的冲锋衣还是法式衬衫和正装马甲?

一个深刻的浴室思想家通常会在这个时候,发现明显不合理的嘲弄中,有一个发人深思的模式,我也一样:如果是前偶像邋遢的形象让你感受到了对中年危机的恐惧,我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对中年危机感到恐 惧,以及为什么是前偶像的视觉形象让你联想到中年危机?

又是社会化的焦虑——正值当打之年的80后90后们似乎是焦虑的一代:刚毕业焦虑就业,工作了焦虑买房,生娃了焦虑教育,好不容易放松下心情刷刷微博吧,这下好,还得随大流焦虑下中年危机。

可问题是,中年危机这件事,不是当事人是很难说得清的——

先不说别人只是泡了杯枸杞茶养生,就算是40多岁了职业上没法再进 一步,就有了中年危机?你公司里那些40多岁职业上没有再进一步的同事,你看他们非常焦虑吗?他们有感觉到自己的工作正在一点点被你蚕食然后表现得惊慌失措吗?才不,你接过去更好,我才有时间去照看我正在读中学的小孩呢。

对中年人来说,中年危机或许根本就不是个危机,只是他日渐无聊的生活中偶尔的波澜。换句话说,这是有了小肚腩、缺了点头发的堂吉诃德与风车怪兽的一场决斗。

年轻人也经常这么干,给自己平淡的生活里找点不痛快,然后再给一个充满戏剧性的解释——不说别的, “中年危机”这四个字就充满了相当的仪式感。

年轻知识分子的焦虑是来自多方面的,他们对现状不满足,对过去更难

谭松珩银行投资经理,专注资产管理和宏观政策分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