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了这么多,还能涨吗?

历史已经证明,能赚阿尔法的钱的人少之又少。

Economic Weekly - - 观念 OPINION - 文|周展宏

言满意,唯独对未来充满敬畏——主要是畏,对不确定性相当害怕,而且善于移情:昨天华为辞退了员工,我必须要焦虑;今天德勤对患癌员工下手,我又必须焦虑。

焦虑不光成为了年轻人们必修的人生课程,在某种层面上甚至成为了一种圣物。信徒们遇到难题,只需要焦虑一阵,等焦虑之神散发一种叫“拖延症”的福音。

本质上,不管是煞有介事地谈论中年危机,还是调侃一般地说一定不能泡红枣枸杞茶,都是网络上人们内心的投射:他觉得连当年那么不羁的摇滚偶像现在却“泯然众人”,我又能拿什么对抗我的中年危机呢?

不过,赵老师很可能没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中年危机,而如果你一直在害怕中年危机的话,我倒是有一个简单的解决之道:买保险。你要担心你失业遇上生大病,买点保险就能解决问题,消灭你所害怕的那些不确定性。

至于另外一部分,就涉及到一个社会学上面的问题了——为什么红枣枸杞变成了中年危机的标志?或者说,王健林马云喝红枣枸杞茶就没啥,前摇滚明星喝就不行?

或许在你心里,赵老师变成了你内心中想要放肆的那一面,而红枣枸杞恰恰就是社会里你扮演的那个样子:或许你的领导,同样在你眼里正在经历中年危机的猥琐秃顶男人,每天都要让你帮他泡红枣枸杞茶,这让你分享保温杯的时候都显得异常小心——赵老师的保温杯俨然又被你赋予了重要的寓言意义:我内心的骄傲和坚持都会与现实妥协……

同学,醒醒,打架子鼓的赵老师只是喝了一口水,而内心对世界感受的改变——上学的时候常常被称为“成长”并不是坏事。更重要的是,一个你们眼中正经历中年危机的摇滚乐手都在为生活改变,你为什么要顽固拒绝枸杞那既能降血压又能润喉的善意呢?

别给自己加戏太多。 年初发行一个专注投资港股的基金时,投资人最大的疑问是,港股一向这么便宜,流动性不好,没有涨跌停限制所以风险高,我们为什么要去投资港股呢?结果香港恒生指数今年头8个月上涨27%。

现在同行见面,只要听说你是做港股的,都很羡慕,觉得你一定是赚到了。而最近做路演,经常被问到的问题就是:港股、美股已经涨了这么多,还能涨吗?

涨了这么多,还能涨吗?这是一种均值回归(Mean Reversion)的思维模式。很多做量化投资的人根据这个理论设计交易模型。

从市场整体看,确实存在均值回归的规律,但对于单一的标的来说,我们经常看到的现象则是强者恒强,弱者愈弱。

或者更直接点说,一个投资者究竟是赚的跟随指数同步上涨的钱,还是真的具有发掘好的投资机会的能力,赚到择股的钱?

在基金的评价体系中有阿尔法收益和贝塔收益的区分,大盘总体上涨带来的收益即贝塔收益,基金选股策略带来的收益即阿尔法收益。贝塔收益说白了就是水涨船高带来的收益,贝塔收益高并不代表基金经理的水平高;由选股带来阿尔法收益才是基金经理真正价值所在。

市场上一直有两类投资者,一类是认为自己具有赚阿尔法钱的能力,另一类是认为没有人能赚阿尔法的钱。我认识一位从社保基金下海的投资者,他认为绝大多数人只能赚贝塔的钱,能赚阿尔法的钱的人少之又少。

他分享了一个故事:几年前,他还在管理社保基金的时候,给博时的分仓连续两年表现不佳,因为这位基金经理配置的都是大盘蓝筹股,那几年是小股票涨得好。但是,这位社保基金的管理者在那年春节专门跑到博时去,要求博时不能更换基金经理,同时要求基金经理不能改变他的投资组合,回来之后就又给博时追加了一倍

周展宏理时资本创始合伙人,著有《投资者的记分牌》一书。业余他还运营着一家微信公号“能力圈” ( AbilityCircle)。他的申明是:文章中所提到的公司他可能投资了也可能没有。投资有风险,本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