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庭助手

Economic Weekly - - 智能家居 -

有3类人天然会成为智能家居的拥趸:老人、孩子以及孤独的宅居者。前两类人群在家中时间较长,且对智能手机、电脑等数码产品有一定疏离。智能家居产品对他们而言,更多是一种情感上的陪伴。

几乎每一个智能家居研发者,都会津津乐道地讲述其家庭成员与产品的情感关联。喜马拉雅副总裁李海波说,他把公司开发的智能音箱“小雅”搬回家,仅半年时间,家里5岁的儿子就离不开这件“玩具”了。

李海波家教甚严,为了防止孩子沉迷于看电视,索性家里不安装电视,且禁止孩子玩手机。但他发现,自从把智能音箱带回家,儿子从幼儿园回家一件事,就是同“小雅”对话。他会一边抱着玩具,一边让小雅讲故事。

一天,李海波背走“小雅”去见客户,孩子连打了十几通电话。小家伙只重复一个问题:爸爸,你把小雅带到哪儿去了?它还回来吗?

小米智能产品部总经理唐沐也发现类似有趣的细节。研发团队原以为小米AI音箱用户中,人数最多的会是音乐发烧友或宅男,但是事实上他们观察到,家里的老人、孩子更容易接受语音交互这种形式。这两个群体的使用频次是最高的。

即使在内测初期,已经有很多老人和小孩的语音上传到后台,而且他们会不厌其烦地问同一个问题。在唐沐看来,这算是一个意外收获。

一家名为“进化者”的机器人初创公司,则直接瞄准儿童市场,推出针对4~12岁孩子的家用型服务机器人“小胖”。该公司创立两年,新近A+轮近亿元融资后,估值超10亿元人民币。

从外形看“,小胖”还真有点名副其实:身高1.02米,蛋形,移动时像只蠢萌的企鹅。作为品类较少的家用半人型机器人,“小胖”售价不菲,目前分为12988元、16988元两款,主打教育、服务、娱乐等特长。

“小胖”的技能更像当下智能家居的集合体、大杂烩。它既会像扫地机器人一样自主导 航、自动识别障碍物;也可以像智能音箱一样播放音乐、查天气、控制家电;它还能监测并净化室内空气、通过摄像头监控家里情况,以及利用内置投影仪放电影、与孩子互动学英语。

创始人魏然解释了公司产品的定位依据:首先,中国约有1.8亿名儿童,这背后是一个庞大的教育市场。再者,2016年,中国家用服务机器人已占机器人市场的42%,未来市场前景广阔。他相信,总有一天,机器人会像电视机一般普及。 该公司天使轮投资方、元投资本创始人陈进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记者,2015年是全球家庭服务类机器人的原点。不管是从国外的产业情况还是中国的政策层面来看,未来几年,服务机器人一定属于中国(市场)。而且,他相信,桌面机器人(如智能音箱)会是过渡产品,未来机器人一定会像人一样,主动行走。相比老人和孩子,年轻人对智能家居产品的需求更为复杂。以智能音箱为例,亚马逊Echo的最主要功能是播放音乐,因为美国人习惯在家听音乐,音箱在美国属于大的消费品类,而国内则不同,音箱普及率不到20%。按照王川的设想,该品类在中国更重要的角色是控制家居。“冬天你躺在被窝里,要起身关电视、关灯,其实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有了这样一台设备以后,只要一句话就解决了。”王川曾在一次媒体交流会上透露,他个人最喜欢的功能是信息查询——每天早上,他都会问AI音箱,自己的车牌号是否限行,路上堵不堵车、预计多久到公司。有意思的是,体验过人工智能产品的人,与从未体验任何产品的人,对待技术的态度完全不同。机械工程师张舟桥(化名)是位技术宅男。他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记者,家里原本已有高品质音箱,但很少听。一次,朋友兴冲冲安利某款智能音箱,说很萌,除了可以听音乐,还能简单对话、问答。张舟桥当时一脸不屑,觉得对方幼稚。

后来,朋友硬把音箱“借”给他体验一段时间。张舟桥开始还有新鲜感,就像朋友的宠物寄养到自己家

里,他按照说明书,逐条调试设备,语音控制音箱,让它放音乐、讲段子。有一段时间,回家后他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帮我放首歌吧”。回到家里的孤独会瞬间被音乐填满。无聊时,他也会调戏音箱:“你是不是傻?”早年调戏Siri时,如果所问非所答,他会立即放弃体验,并刻薄地认定所谓人工智能只是幌子。但轮到家里这台智能音箱“犯蠢”时,他发现自己慢慢把它当成小朋友看待,他可以耐心地包容它的低智商,这本身也是一种陪伴。

随着消费升级,人们对智能家居产品的兴趣越来越浓。比如小米AI音箱今年8月16日开放数额1000台产品的公测预约时,线上总预约数超过100万人。

小米公司还设置了一个门槛,成功申请AI音箱公测资格的米粉儿,至少在家里面有10台以上的小米智能家居设备。因为技术人员从后台上发现,近10万用户能达到这个门槛。目前,小米有6000万台智能家居设备在运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