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处处可瑜伽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亏本。

对白领来说,辞职来这里开客栈也许一开始是为了情怀,但很多人会发现现实比理想骨感得多——即使能够扛住运营的压力,遇到纠纷可能也会让人心生疲倦。在古城,房东毁约的现象不是个例,不少新闻都曾报道房东为了逼走租户,剪断电线,恐吓客人,甚至泼粪。

据许鑫明介绍,在2015年以后,丽江古城的客栈市场就进入饱和状态“。很多人来这里建了一个客栈的外壳,内里还是一个酒店,而且同质化很严重,供给也极度过剩,出现了价格战的情况。”许鑫明说。

这一切,令客栈老板们心灰意冷,不少人选择离开,而一些人选择节约成本,比如裁员,但降低服务质量的结果是令客栈的整体品质下降。

当然也有成功的案例,比如“花间堂”,这家诞生于2009年的酒店,是国内文化精品度假酒店,它起家于丽江,从丽江又扩张到束河、苏州、杭州等地。

许鑫明认为,目前在丽江已经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情况,有品质并且提供良好服务的精品酒店依然有生意,而那些品质不够好的客栈则面临淘汰。因此,他认为,“精品化”是客栈必然要进行的升级。

“(酒店)都在谈消费升级,因为以前的产品已经不适合现在消费群体的诉求,我觉得升级的方向包括情感的升级,也就是酒店能够给到客人的感受和氛围。另一个是产品升级,更加强调舒适度和设计感。第三是内容升级,酒店要有除了住宿以外的吸引点,围绕这几个方面进行升级是趋势。”许鑫明说。

相关政策的实施也在加速优胜劣汰的过程。为了保护洱海的生态环境,大理今年经历了一场严厉的整顿,在双廊镇,因不符合洱海生态环境保护的相关规定,近百家客栈和餐厅被关闭,对于大理的客栈民宿主来说是一个 不小的打击。许鑫明认为,有实力的企业,能够抵挡这样的风险,而此番关闭的店,很多是相对落后的“。一些客栈总投入可能也就几十万,污水处理设备一台就要十几万元,所以很多店没装。这些店现在就被淘汰了。”许鑫明说。

这同时也给了一些酒店品牌机会,他们开始在大理、丽江一带收购客栈,将其打造升级,增强其营收能力。类似“大鱼吃小鱼”的现象还在发生,出于丽江的旅游吸引力,客栈民宿这门生意还是有钱可赚,但看上去已经是大玩家的市场了,对于想要在景区开一间小客栈的人,这里很可能已经不适合了。

莫干山民宿学院,民宿风口催生了民宿培训行业的兴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