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的答案

Economic Weekly - - 开始之前·卷首 - ——胡刘继

这一期杂志是我们今年的最后一期,也是我们连续第5年推出大佬特刊特辑。我特意去翻阅了过去每一期,看看那时候我们为这一年,总结了什么。我们是从2014年开始尝试在卷首中说一些总结性的东西。

很有意思。

2014年,彼时担任万科总裁的郁亮形容说,这一年“所有的物体都泛着金光”。以阿里巴巴为首的15家公司在美国上市,滴滴、陌陌迅速崛起,小米如日中天。我们将那一年形容为“金光闪闪的一年”,甚至,我们还断言:“一个基于原发创新的中国,极有可能成为移动互联网世界的引领者。中国已经诞生而且还将诞生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公司,它们将改变人类的基础行为方式——乐观者相信,这可能是比肩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的伟大贡献。”

但中国的古语“盛极而衰”更快地应验了。2015年,那也是《权力的游戏》风靡世界的一年,“winter is coming”有如魔咒,笼罩在了全球经济上空,各个行业的主题词变成了“过冬”。我们的特刊主题,叫作“冰与火”。如家CEO孙坚当时说:“这一年经济不好。最切身的体会是周边很多人都在叹息,都在放弃。我们经济已经到了一个困难的节点,需要改变政策来调节经济了。”

在经历了几年的剧烈起伏之后,大家开始冷静下来反思,层出不穷的新概念开始褪去光环,一切在逐渐回归常识和本质。2016年,我们的特刊主题叫“重构之年”。我们总结道:“传统行业和互联网行业在2016年彼此实现了价值重估,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不再是分割的关系,传统渠道的价值也在回归,这些都是积极的信号。”

时针跳转到2017年。到这一年,“新四大发明”已经成为现实。网购、支付宝、高铁、共享单车,成为老外眼中了不起的中国创新。

在过去这一年里,有一组词汇我们无法绕过:资本、共享单车、死亡。

最令人深刻的印象是,中国的资本开始展现理智又冷酷的一面。共享单车诞生初期,各路神仙席卷资本而来,飞沙走石。但从今年年中开始,当阵营分界开始明朗之后,行业洗牌之快,有如山崩。对于前途渺茫的公司,资本一分钱也不愿多给,这直接导致了一大批单车企业的死亡。同时,面对摩拜和ofo两大寡头对峙却不赚钱的局面,各个资本方几乎一致地认为,二者应该合并。这真是“小孩子才分对错,成年人只看利弊”这句话最好的注解。

对比数年前,在经历过一轮寒冬之后,资本确实变得冷静了。嘉御基金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卫哲说:“我认为投资的浪潮迟早会过去,我们不能去投那些前期烧钱的项目。”

我们的记者告诉我,在采访时,很多人都在强调开放态度与合作,而不是过去你死我活的局势。这也是大家变得成熟的一个显著标志。

这一年的另一显著变化,是商业模式方面的创新越来越少。不止一位投资人在接受我们的访问时表示,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过去。现在,几乎难以找到没有被互联网改造过的行业。新的方向,变成了技术驱动创新。火山石资本创始合伙人章苏阳说,下一个技术驱动周期的核心驱动力,也许是AI,也许是生物技术。

采访对象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话,来自于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龙宇。她说:“今年最特别的感悟,那就是对中国的企业家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们很优秀,并不满足于现状,对自己的要求极高,甚至有时会像苦行僧一样‘虐待’自己。中国企业家越来越把‘上市’ 这种带引号的大事件看成是一个新起点,平常心的背后,其实蕴藏着更为巨大的野心和企图心。”

我所引用的,都是投资人的观点。投资人是商业世界的观察者和研究者,用他们的观点来总结这一年,应该妥当。

但我们的特刊,当然不只是采访投资人。我们共采访了70位各行各业的商业精英,让他们回答和审视刚刚过去的2017年。既有阿里巴巴集团这种巨头的CEO,也有出门问问这样风头正劲的AI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既有董明珠这种网红企业家,也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这种略显神秘的人物;既有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柯睿杰这种在中国打拼的老外,也有英特尔中国区总裁杨旭这种在外企干了31年的地道中国人。我们尽可能地尝试扩大我们的采访面,试图通过他们的答案,来窥视并记录中国最重要领域的重要变化。同时,我们也希望采用口述体这种方式,来还原他们的个人风格,藉此从中看到人性在面临挑战时的光辉。

希望这一本沉甸甸的内容,能让你有所洞察。

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过去。新的方向,变成了技术驱动创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