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会在乎那5000万?

从这起“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中,我们看到的是百度甩向前高管王劲的5000万元诉状,看不到的是巨头对无人驾驶知识产权和格局的凶猛争夺。

Economic Weekly - - 第一页 - 文|四月 编辑|赵艳秋

“王劲被告是迟早的事,拖得太久了。”数名百度员工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2017年12月22日早间,百度突然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首任总经理王劲及其离职百度前就透露的无人驾驶创业项目“景驰科技”告上法庭,并索赔5000万元。

百度为何在王劲离职9个月后才提出起诉?上海浦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邢路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主要是因为取证复杂“。在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中,原告取证的难度要远远高于其他知识产权案件。”

但即使经历数个月的艰难取证,百度也要打响这场知识产权诉讼战。在这个“国内无人驾驶第一案”中,我们现在看得到的,是百度被刺痛的神经和甩向王劲的5000万元诉状,看不到的,则是巨头对无人驾驶知识产权和格局的凶猛争夺。

终于撕破了脸

2017年3月初,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风雨飘摇,眼看核心员工接二连三出走创业,身为掌舵手的王劲试图最后一 搏。他再次向李彦宏提出了分拆无人车、独立运营的计划,信心满满地说道,分拆出的业务“至少10亿美元估值起”。但提议再次遭到李彦宏反对,两人彻底谈崩。随后不到两周,王劲便递出辞呈。但在正式离职前的4天,高调的王劲就对外放话,已成立新项目并拿到了投资。王劲摆出的这道架势气坏了百度,也为日后埋下大患。果然,9个月后,百度把王劲告上法庭。该案现被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百度向王劲及其公司提出的诉讼理由主要包括三条:

一是违反此前劳动合同中的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

二是在职百度期间策划设立景驰公司,并在中国市场与百度直接竞争;

三是未做任何离职交接,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等手段窃取公司机密。

《财经天下》周刊试图与王劲取得联系,但其电话一直处于忙音状态。而景驰科技CTO韩旭回应:“百度的起诉完全没有事实依据,我们的律师将在事实和法律层面上予以回应。”他同时强调,设立于硅谷的景驰总部即将搬回中国。据称两周内将公布最新进展。

见景驰信誓旦旦、一口否定,百度立刻抛出第一件实锤——王劲离职前签下的承诺函,其中的关键是王劲声称丢失办公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一台硕大的办公打印机也能丢失?舆论一时哗然。据分析,网络打印机带有缓存,可通过导出打印机中缓存的数据获得商业秘密,这也是一种窃取资料不留痕迹的方式。

截至记者发稿前,王劲和景驰未对此作出回应。百度与其前高级副总裁王劲对峙公堂的大戏已经上演。

5000万元索赔为的是一棒打死?

就商业秘密侵权而言,百度诉王劲并非个案。但对比以往案件,百度提出的“5000万元赔偿”值得玩味“。百度能在乎那5000万元?百度在乎的是让王劲以后不能做自动驾驶了。”曾接近王劲的百度前员工谈道。

这似乎是通信行业大增长时代的知识产权斗争的翻版。在2001年,华为也曾起诉创立竞品公司的前员工,并一举将他们送进监狱。当时,华为光传输研发的三位技术骨干王志骏、刘宁、秦学军离开华为,用硬盘拷走了技术秘密,成立沪科公司,做光传输产品,并随后被华为竞争对手UT斯达康收购。华为随后指控三人带走了大量技术秘密,深圳警方直接赴上海抓人,并判处三人两到三年有期徒刑。

律师邢路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华为在2001年的案件中直接启动刑事程序,一开始就向公安报案。而就目前看来,百度只是提起民事诉讼,并非涉及刑事程序,王劲还无需面临牢狱之灾。

而百度提出5000万元赔偿,貌似不会将王劲和他的景驰科技一棒子打死,但窃密罪一旦认定,会对个人和公司产生致命影响“。赔款不是目的,要的是打乱对方公司的节奏和投资的步点,杀敌于萌芽期。”某投资人士分析说。

唯独被起诉的王劲

据《财经天下》周刊统计,过去一年,由百度前核心员工创办的无人驾驶公司超过10家,创始人级别员工超过15名。但为什么这次唯独王劲遭到起诉?

这要从王劲其人谈起。圈内人对王劲褒贬不一。有人称其为“大忽悠”,有人赞其“够务实”,但公认的形象是“太高调”。这种高调也伴随着王劲离职和创办景驰的全过程。

王劲正式离开百度是2017年3月31日。但在离职前4天的3月27日,王劲在出席某投资机构活动时,就放言自己要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并被媒体认为他已获得该机构投资。

4月,景驰科技在硅谷成立,王劲马不停蹄地奔赴山景城。不到5周时间,景驰团队就宣布完成首次在封闭道路的无人驾驶路测;不到3个月,又宣布拿下第34张加州路测牌照,并首次完成在开放道路的无人驾驶路测。

7月,王劲回国,出席的第一场活动居然是为百度竞争对手——高德地图站台。也是在那次峰会现场,王劲放言,“景驰还可以再提前一年。”

他口中的“提前”正是对标在百度任职时的目标—— 2021年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量产。这下子,噱头十足的头版新闻一出,百度立马坐不住了,心急地问道,“王劲这是出席什么活动?太过分了!”

不止于此,景驰铺设回国发展道路的野心也昭然若揭,甚至运营测试地都与百度择邻而居。8月15日,景驰与安徽省安庆市签署全面协议,允许景驰年底前在安庆投放50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而就是在一年前,王劲曾代表百度与芜湖市签订了共同建设“全无人驾驶汽车运营区域”,两地相距不到两百公里。

随后,王劲宣布完成5200万美元Pre-A轮融资,由启明创投领投,人工智能芯片第一股英伟达旗下GPU Ventures作为战略投资者跟投。

景驰的速度“吊打”百度,甚至处处充斥着对百度的挑衅。更为甚者,景驰还频频从百度挖角——招来前百度自动驾驶首席科学家韩旭等百度前员工。更不用提,王劲手头还掌握着百度无人驾驶业务最为关键的信息。

尤其在2015年12月,百度成立自动驾驶事业部,担任事业部总经理的王劲,几乎掌管着整个自动驾驶事业部的研发、业务和人才,与合作伙伴及客户有大量直接和间接的接触。

“可以说,王劲完全知悉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的全部信息,包括技术秘密和经营秘密。”律师邢路分析说。而这样一位关键人物继而转身站在百度的对立面,并对其喊出“作为一家创新的创业公司,我们无惧竞争对手的体量,这样的挑战不会延阻我们发展的脚步”,这对百度的刺痛会有多大?

AI技术争夺升级

事情落得这般地步,想必也是双方不曾想到的。毕竟,在长达7年的百度岁月里,王劲一度被视为百度的“大功臣”。2010年至2015年,王劲在负责百度的搜索推广凤巢系统期间,通过技术手段,让百度收入在5年内提升了整整10倍。

2013年12月,王劲晋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负责L4等级的无人驾驶。他不仅让百度无人车开上了北京五环,还为其招来了彭军(James Peng)、楼天城等业界大牛;也曾带着李彦宏的指令飞赴美国,邀约吴恩达加入百度。

之后,在那个群星璀璨的时期,王劲与余凯、倪凯、吴恩

百度提出5000万元赔偿,貌似不会将王劲和景驰一棒打死,但窃密罪一旦认定,会对个人和公司产生致命影响。

达并称为百度无人车“四大护法”。

不过,在2016年无人驾驶布局最为关键的一年,通用汽车、谷歌、Uber等巨头动作频频,但百度却遭遇“生死劫”,被百度贴吧、魏则西、李明“贪污”等事件弄得焦头烂额。百度失掉了民心,其中也包括他的员工。

无人驾驶行业浪潮正滚滚而来,但王劲眼看着亲自请来的大将纷纷离去,不是被挖走,就是自立门户,心头的滋味千回百转。

外界认为百度高管散落和人才流失的部分原因还在于内部决策“太慢”“。在百度高层,我已经(级别)很高了吧,有时候拍桌子都不管用啊。这个苦日子我不想再过了。”王劲曾感叹道。另一方面则来自于越发猛烈的外部资本争夺。一位百度硅谷无人车团队前工程师曾透露,他在创业期间曾有投资人主动表示“,只要做无人车项目就会投钱”。

如今,当年让百度深以为傲的“四大护法”已全数离开。而最晚出走、压抑最久的王劲无疑也是反弹最大的“。整个中国就我们这些人最强了,我们这些人就得把它做成了,要是看它散掉了就好可惜。不管在里面还是在外面,我一定要做成这件事。”王劲接受采访时说道。

王劲所说的最强,不无道理。根据PSC的数据,仅“深度学习”领域专利申请和布局来看,前5大企业占比总和超过50%,依次为微软、谷歌、三星、高通及IBM。剩下不到50%的比例,由15家企业瓜分,其中包括百度(3.3%)和腾讯(2%)。 而目前,蜂拥而上者正陆续加入知识产权争夺战中。

在新的激烈争夺中,知识产权诉讼也不可避免地纷至沓来。2017年2月,从谷歌母公司Alphabet拆分独立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起诉Uber窃取其商业机密和知识产权。而此次百度起诉王劲,是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知识产权的又一争端。

随着王劲将公司总部迁回中国,更大的隐患是,腾讯、阿里巴巴这些百度主要对手可能会扶持景驰,进一步与百度对抗。外界分析,百度首次起诉前高管的意图不仅在于“以儆效尤”,借起诉最“位高权重”的王劲,警示那些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的前员工,离职创业要考虑到必要的法律风险,更重要的目的是要阻击腾讯、阿里巴巴的投资进入景驰,争夺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已占有的地盘。

百度也要效仿“王劲们”?

在对王劲和景驰祭出大招的同时,百度也终于在无人驾驶上开始加劲了。

“当前百度要打好两场仗,一是加强百度的移动基础,另一个则是人工智能。这两个方向,一个代表百度的现在,一个代表百度的未来。”2017年1月加盟的陆奇明确百度的战略。

继李彦宏的无人车在五环行驶被开出罚单后,无人驾驶无疑已成为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最为鲜明的标签。

就在百度向景驰发起诉讼的两天前,12月20日,百度的无人车已经浩浩荡荡地驶向雄安新区,宣布在那里打造“智能公交+无人驾驶”智能出行试点示范。

而在2017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开门见山喊出了无人车量产计划,包括2018年7月底率先实现无人驾驶小巴车的小规模量产及试运营,并在2019年与江淮、北汽,2020年与奇瑞共同推出无人车。这次,从李彦宏口中说出的激进的落地速度,声量早已盖过王劲口中的“提前一年”。

与谷歌无人驾驶业务从母公司分拆不同,百度选了一条生态化的平台之路。自2017年7月,百度推出自动驾驶阿波罗平台计划,如今已经进化到1.5版本,拉拢超过70家合作伙伴。同时,百度募资成立Apollo基金,计划3年内投资超过100项自动驾驶相关业务。不知道这其中是否会有百度前员工的创业项目呢?

在2017年《华尔街日报》主办的WSJ.D Live大会上,大力押注AI的百度受到了投资者的欢迎。继第三季度财报公布后,百度股价一度突破900亿美元市值。

面对华尔街的投资人,李彦宏侃侃而谈,认为和谷歌Waymo等公司的封闭系统相比,阿波罗平台能够让汽车制造商在数据和用户体验上获得更大控制权。“你将能够更好地掌控自己的命运。”李彦宏说道。在这场愈演愈烈的无人驾驶技术和格局的争夺战中,被刺痛的百度,正变得越来越像那些出走的“王劲们”,激进而高调。

2017年9月,百度在南京举办的AI科普活动现场,装饰得宛如月球表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