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君如人生的下半场做个导演

对于吴君如来说,这是一种更高的追求,但同样也暗藏演艺生涯难有新突破的无奈。

Economic Weekly - - 封封面面故故事事 COVER STORY - 文|叶丽丽 编辑|王晓玲

进入了人生下半场,演员吴君如开始考虑转型。这几年,吴君如接的戏开始变少,在很多的电影里,也只是作为配角出演。

走过30多年演艺之路,作为一个女演员,她的职业生涯已经到了需要重新思考方向的时候。在之前,她的突破,不过是转换戏路,希望能够在演艺方面有新的尝试。而现在,她希望能够掌控更多的主动权,成为一个导演。

第一次成为导演,她选择了内地市场,而不是自己熟悉的香港市场。内地近几年崛起的喜剧市场吸引了她。在香港,吴君如知道观众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喜剧电影,但是在内地市场,她变成了一个小学生,什么都是重新学习。

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她的伴侣陈可辛给了她很多启发。北上拍片13年,陈可辛对于内地市场有了深刻的了解,他的经验和他在内地建立的电影公司,给了吴君如进入内地的勇气。

最初,在得知吴君如想要做一个导演拍电影的时候,陈可辛并不支持。在他看来,要把一部喜剧拍好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况且,相对演员只需要表演来说,导演需要协调和处理的事情很多。

但在吴君如的坚持下,陈可辛成为她首部电影《妖铃铃》的监制,这部戏邀请了包括岳云鹏、沈腾、Papi酱在内的喜剧演员,是一出又笑又闹的惊悚喜剧片。对于喜剧电影的表演,吴君如驾轻就熟,但是对于第一部电影将会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她感到非常忐忑,她不止一次表达了对票房和口碑的担忧,甚至说,这部戏的成功与否,决定了她之后是否会继续做导演。

演而优则导,这在娱乐圈已经很常见。但对于吴君如来说,这是一种更高的追求,但同样也暗藏演艺生涯难有新突破的无奈。

重复夸张

吴君如16岁进入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的时候,没有想过自己要成为一个实力派演员,那时候,她只是想要当一个明星。

这是出于一个小女孩的虚荣心。但她的劣势也是显而易 见的,她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而和她同期出道的女演员,比如曾华倩、刘嘉玲等,颜值出众,吴君如自己也知道,资质平平的自己,想红只是一个天真的想法。

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演员,吴君如几乎没什么挑选的余地。她接连演了几年的配角,之后被一个监制看中,在综艺节目《欢乐今宵》中出演短剧《虾仔爹哋》的大白鲨一角。

虽然成为一个谐星,与自己内心渴望的女明星形象有些差距,但是吴君如发现,自己的性格,也许天生适合喜剧。

“香港的喜剧角色总是很夸张,因为它就是要放大的、滑稽的表情来逗笑观众,每天都在演,导致我在生活里似乎也变得很夸张。”吴君如说。

出于她搞笑的表演,她获得了成龙监制的《霸王花》电影中的一个角色。那时候吴君如是开心的,在上世纪80年代的香港,功夫喜剧深受欢迎,而其中的代表就是成龙,吴君如拿到的虽然不是主角,但她在这部影片里的出演,让她开始小有名气。

吴君如没想到的是,在《霸王花》里尚且不用表演丑角,但是香港电影很快迎来了新的喜剧时代,扮丑博得观众一笑,似乎成为了一个常态。

当吴君如进入王晶导演的喜剧电影《最佳损友》的时候,吴君如说自己当时可以用“痛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对角色的印象。在这个系列电影的第一部中,她的形象是一个

拓宽戏路,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至关重要,吴君如后来接到了不少悲剧角色。为了能够演不同的电影,她甚至愿意自降片酬。

凶巴巴不断在骂人的形象。而在第二部里,她被逼着做了夸张的“挖鼻孔”的动作,那时候她心里想“,完了,我一个这么年轻的女演员,这么快就定位成挖鼻孔的丑角。”

她希望这是她最后一个丑角,但是这成为了一条不归路。后来找她出演的都是相似的角色。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可以接的戏不过是在拿到的本子里挑选而已,当时的吴君如是被动的,但她似乎也停不下来。

很多人将以周星驰为代表的无厘头喜剧电影当作上世纪90年代香港喜剧电影的代表。夸张的肢体动作、极致的角色丑化、粗俗随意的台词成为无厘头电影的特色。

在这样的流行趋势下,吴君如被推着往前走。她的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她不喜欢这种角色个性过于夸张的“卡通式人物表演”,一方面又希望尽力把喜剧角色演成有血有肉的人物,而不仅仅是扮丑追男人。

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她迅速地拍了大量的电影,包括喜剧、惊悚片和赌片,有时候她同时拍着三四部戏,累到对着镜头只剩惊声大叫和叉腰瞪眼。

那时候的吴君如,一年可以拍十几部戏,不断地重复和消耗着自己,有时候看到荧幕里的自己她都觉得有些尴尬。外界评价她肤浅、低俗的声音不绝于耳。她自己对当时赶潮流批量生产的烂片也已经厌倦“。1987年演到1992年,整整5年,我告诉我自己必须要停了。”吴君如说。

换个方向出发

1992年,是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巅峰,当年的香港电影多达140部,本土票房达到12亿港元,这一年,吴君如也达到了职业倦怠的顶峰。她希望能够换个方向出发。

市场给了她停下来思考的时间。从1993年开始,香港电影市场由盛转衰,经过了长时间同质化题材电影的大量生产,烂片也能够获得票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从1993年开始,一直到2003年,香港电影商业经历了十年衰落期,不复80年代的辉煌岁月。

对于吴君如来说,这段时间很重要。停下来回想的时间里,她确定,自己是有演技的,只是没有机会拿到“正剧”的角色,她要让外界看到,她能够驾驭不同的角色,而不只是扮丑追男人的角色。

为了证明自己,她从一个肥胖喜感的模样,3个月内减掉35磅,剪了短发,成为一个精神苗条的演员。在没有片酬的片子里,她决定自己投钱拍电影。她的选择是一部文艺电影《四面夏娃》,那时她已经动了当导演的心思,但她觉得分身乏术。为了筹集资金,她卖了自己的房子,四处借钱,还要当主演,在拍摄过程中跟进宣传事宜。

现在回想起来,吴君如觉得那是年轻时一段非常勇敢和浪漫的回忆,可以不顾一切去筹备一部电影证明自己,将自己从原先的角色定位中脱离出来。

但是她也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天真了,这部电影亏了四百多万港元,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吴君如需要拍更多的电影来还钱。

不过,这部电影让她有了一些收获,第一次得到了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另外,通过这部电影,吴君如认识了陈可辛,他当时和吴君如说,我觉得你是看得懂艺术电影的。虽然吴君如觉得这是一个误解,她一直拍的是商业电影,但因为这次尝试,开始有导演和制片人找她拍“正剧”了。

拓宽戏路,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至关重要,吴君如甚至在后来接到了不少悲剧的角色。为了能够演到不同的电影,她甚至愿意自降片酬出演。

现在她还记得,自己演过的两部悲剧,《朱丽叶与梁山伯》和《岁月神偷》《。朱丽叶与梁山伯》算是她的分水岭,这是她第一次尝试悲剧角色,没有任何夸张的表演,平平静静地演了一部戏。演惯了喜剧的她,发现悲情角色令人无法脱戏,她记得,《岁月神偷》杀青的那天,她在电影里的“儿子”去世了,她难过得从片场哭到了家里,在和家人聚餐的时候也依然停不下来。

“喜剧可以一秒脱离角色,但是悲剧很难。那时候我还达不到能够把戏和生活分开的层次。”吴君如回想说。

在《朱丽叶与梁山伯》之后,她出演了《古惑仔情义篇之洪兴十三妹》,她演的钵兰街的十三妹,经历了生离死别

和背叛出卖。对于吴君如来说,那时候她演戏演了17年,她开始追求将人物角色演得丰满。

这是一个商业电影,吴君如本没想过,能够因为这个角色拿奖。当她坐在台下听到

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是她时,几乎是手足无措地捂上了脸。

“现在想起来,当时我已经演戏很久了,

给我一个鼓励也是应该的。但是当时真的完全没想到会获奖。对一个女演员来说,能够接到这样的角色很不容易,它比较容易出彩。”吴君如说。

吴君如遇到的另一个复杂的角色,是《金鸡》的女主角阿金。阿金在16岁的时候

成为妓女,她的经历穿插着香港的兴荣衰败。吴君如演出了苦中作乐、逆境中艰难求生的妓女的半生。这个角色为她赢得了第4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这是吴君如和陈可辛第一个合作的片子,那时候陈可辛想监制一部喜剧,所以就找到了吴君如,这部与众不同的喜剧,豆瓣上的评论多为“感动”,而不是“好笑”。

把角色演出层次感,吴君如终于慢慢更加得心应手了。一个女演员的第一次转型,从一个明星成为一个演技派,吴君如可以说成功了。但是她要面临的第二个挑战是,如何面对从巅峰往下走的路。

年龄是每个女演员都要面临的问题,对于一个女演员来说,一旦年龄大些,能够接的角色很有限,即使是在演艺圈中极为难得、愿意不顾形象演出的吴君如,也面临这样的困境。要从瞩目的聚光灯下走出来,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这是吴君如人生后半场的关键。

自己铺路

大概从2014年开始,吴君如接的戏就比较少了,她多数在一些电影里面演配角,或者当个客串。而且邀请她的戏,一般都是喜剧。这么多年来,观众对吴君如的喜剧印象还是更为深刻。

她又回到了早期面临的问题,那就是除了喜剧的角色外,几乎没有其他的电影邀请她。这个问题后来可能更严峻了,因为她很少能够演主角了。

这个情况,即使是来内地演戏,也没有什么变化。近几年来,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上,喜剧电影越来越受到观众的喜爱,小成本的喜剧电影成为票房黑马的例子每年都在上演。从徐 峥导演的《泰囧》,到开心麻花的《夏洛特烦恼》,再到周星驰的《美人鱼》,喜剧电影在不断刷新着票房纪录。

在喜剧电影崛起的时候,吴君如也来内地拍过戏,她参演过《捉妖记》和《煎饼侠》等电影,但是也都是配角。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记者采访时她开玩笑,说《捉妖记》的制片人江志强答应她,演完《捉妖记》就给她一个主角演,但是吴君如知道,很难在内地的电影中演主角了。

另一个更加残酷的现实是,这几年开始,不管是香港电影市场,还是内地电影市场,都有步入男性主导时代的趋势。“现在这个市场根本是男性的天下,《杀破狼》《战狼》这样的电影,都是男人的天下,不是警匪就是爆破,女演员的戏路也不宽。”吴君如说。

在电影市场上,演员是相对被动的。吴君如度过了几年

偶尔接接贺岁片的生活,她发现,能够让她觉得有吸引力的角色很少。

她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许多内地年轻观众对她并不熟悉。在《妖铃铃》的首映上,吴君如很感慨地说,她曾和一个修指甲的女生聊天,这位来自内地的女生告诉她,在她心里,吴君如只是周星弛电影里面的配角《,家有喜事》里面的陈大嫂。

吴君如想要证明,自己还能演戏,她很热爱演戏,无论如何,她要继续演戏。但如果想要继续演主角,或者继续演自己喜欢的电影,对于吴君如来说,似乎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成为一个导演或者制片人。

吴君如选择从自己熟悉的喜剧电影开始。喜剧对于吴君如而言,是一个安全的选择。这么多年来,即使是尝试拍其他类型的电影,吴君如也没有停止过喜剧电影的拍摄,这是她熟悉和有经验的领域。

不过她并没有选择在香港拍喜剧电影,而是选择了内地市场,这个市场她还不是很熟悉,但她想要在人生的下半场找点危险的事情做。

吴君如觉得拍电影的风险比当演员高得多,需要面对票房的压力,还要保持观众对自己的期待。她将这个过程称之为赌博,而且是在钢丝上踩着赌博。

她只能尽力增加筹码,她导演的这部电影《妖铃铃》几乎是倾尽全力。请了更加熟悉内地市场的陈可辛做监制,同时请了熟悉内地喜剧市场的开心麻花联合出品,演员的阵容包括了吴君如本人、岳云鹏、沈腾等喜剧演员,这几位演员,几乎每一个都可以在喜剧电影里成为主角。

这些演员,也并不是吴君如出马就能够请得动的。虽然吴君如作为喜剧电影演员经验颇丰,但是对于她当导演这件事,还是受到了一些怀疑,毕竟,演员和导演的工作很不一样。

为了让吴君如的导演之路走得顺畅些,陈可辛决定当这部电影的监制。虽然他一开始并不同意吴君如当导演的想法,他觉得当导演是自找麻烦,因为导演的工作事无巨细,需要“伺候”很多人,比当演员繁琐复杂得多。而且喜剧市场虽然频出黑马,内地市场也很有热度,但是想要拍好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吴君如很快就尝到了“伺候人”的滋味。她是第一次当导演,在面对很多演员时,有些露怯。想让演员按照她的节奏和想法演,她必须学着强势一些。但她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学生,所以在片场从来没发过脾气,也会听演员的意见,如果碰到需要调整节奏的时候,只能采取“死缠烂打”的模式要求演员重来。

“有些演员之前没演过喜剧,他们不太习惯喜剧的节奏。对于喜剧来说,节奏快一秒慢一秒都很重要,有经验的喜剧演员知道怎么控制表情和找到表达的重点,但是没有经验的 演员必须靠导演指导。”吴君如说。

除了演员外,现场的每个部门也需要协调。陈可辛也告诉她,现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有自己的专业,都是艺术家,每个人有自己的坚持,直接说不行,都要慢慢磨合。

这些方面,陈可辛都给了她很多的帮助,但是他们之间的争吵一点也不少。分歧来自于,吴君如和陈可辛的笑点不太一样,另外,陈可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拍的喜剧喜欢挖得比较深,这样多了一层含义,就会瓦解掉电影的喜感,而吴君如希望拍得浅和直接一些。陈可辛说,做一部真正服务大部分观众的喜剧对他而言是一个挑战。

出于拍过大量喜剧的经验,吴君如很固执,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因此,她和陈可辛的磨合经历了痛苦的阶段,她记得有一次她和陈可辛在洗手间吵了一个多小时,等吵完架出来,工作人员都已经收工了。他们都担心这部电影被贴上烂片的标签,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在拍这部电影。

陈可辛找了开心麻花来合作,主要是希望找到一个能够对创作、演员、台词、细节和表演的把关人。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正规的喜剧人,他希望能够达到让吴君如的喜剧天分和才华融入到内地电影里的效果。

尽管看上去有了万全的准备,剧本是吴君如参与写的,演员是内地深受欢迎的喜剧演员,合作伙伴是了解内地市场 的公司,工作人员是跟着陈可辛拍过内地电影的资深人士,《妖铃铃》的布景也是用心的,片中的烂尾楼,花了两千多万元搭建。

但是吴君如还是觉得很忐忑,她不知道自己对于内地观众的笑点拿捏是否准确,对于电影上映后的口碑和票房都感到焦虑。演了一辈子喜剧,她不希望辜负观众的期待,这种心态让她感到有压力,因而显得不太自信。她开玩笑说,陈可辛在这部电影上押上了自己的名声,她希望自己不要拖后腿。

如果此次成功,吴君如决定继续当导演拍戏,如果不如预期,可能会继续当演员。她希望是前者,当导演虽然辛苦,但是也过瘾。在吴君如看来,人生的下半场比上半场时间少了很多,因此有了更为紧迫的感觉。这次拍电影的经历,让她回想起为《四面夏娃》奔波的辛苦而又浪漫的日子,这种感觉让她想要拍到离世的那天。

如果此次成功,吴君如决定继续当导演拍戏,如果不如预期,可能会继续当演员。她希望是前者。

无论是吴君如,还是港式喜剧,让内地年轻人接受都是一个挑战。

年龄是每个女演员都要面临的问题,已经被市场定型的吴君如更是如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