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三国杀

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互授版权,版权大战结束后数字音乐平台的未来在技术、情怀还是商业?

Economic Weekly - - 必知 THE FIRST 8 THINGS - 文|卢华磊

数字音乐平台的最后一块合作拼图将被补充完整。

3月6日,网易云音乐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宣布,双方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一方面,阿里音乐将独家代理的滚石、S.M、BMG等音乐版权资源转授给网易云音乐,与之相应网易云音乐则将独家代理的天娱、日本爱贝克思(avex)、丰华、华研国际等四家音乐版权转授给阿里音乐。

此次阿里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版权合作的达成,意味着用户在阿里音乐旗下虾米音乐播放器除了可以继续使用田馥甄、林宥嘉、S.H.E等华研国际的艺人歌曲版权外,还可以收听张惠妹、张雨生、李宇春、华晨宇、张杰、滨崎步、安室奈美惠等艺人的音乐。同时,曹格、八三夭、孙盛希、刘若英、周华健、李宗盛、任贤齐、Super Junior、少女时代、EXO等原属阿里音乐的歌手版权也正式向 网易云音乐的用户开放。

这也是继去年9月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互授版权,以及今年2月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互授版权后,三大音乐平台的第三次大规模版权共享合作。此次合作后,三大音乐平台将全面共享版权,对于普通用户而言,这意味着可以在任一平台上听到大部分的歌曲,而对于行业来说,此次合作也标志着单独以版权竞输赢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的数字音乐平台将从单一的内容竞争、版权竞争转换成模式和风格之争。

版权之争落幕

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进行版权合作后,国内主流的三大数字音乐平台都已完成共享版权、互授版权的合作,纷纷扰扰三年的版权大战终于落幕。

数字音乐版权之争起始于2015年,当年国内版权局开展网络音乐版权秩 序专项整治行动。而在这一行动之前,阿里、腾讯等巨头已经开始囤积音乐版权,为后续的版权争斗做准备。

2016年,QQ音乐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成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后者包括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两大平台,随后百度音乐与太合音乐合并;阿里音乐整合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又推出新产品阿里星球;而同在杭州的网易则在2013年推出了基于“乐评+歌单”模式的网易云音乐,但作为后来者他们没能在第一时间抢购到足够多的版权。

在随后数年的积累中,腾讯音乐获得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索尼、华纳音乐、环球音乐的版权,此外还有杰威尔、英皇娱乐、韩国YG娱乐等多家公司的版权资源,曲库数量达到至少1000万首;而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音乐也拿到了华研国际、相信音乐、滚石、寰亚唱片等数家大型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而百度系的太合音乐则持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等音乐资源。

版权瓜分完毕后,腾讯音乐成为持有音乐版权数最多的音乐平台,艾瑞咨询在《2016年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研究报告》中称,QQ音乐、酷狗和酷我的版权音乐在整体版权音乐中占比均达到90%以上。

随后腾讯音乐成为这些版权的新分发渠道,在后续的新闻中我们可以发现腾讯音乐向网易云音乐、太合音乐集团、唱吧、映客、快手等十余家平台进行音乐版权转授。

这种转授的模式让腾讯成为扼住诸多音乐平台命运的巨擘——他们一旦拒绝转授版权,很多音乐平台的歌曲将面临着下架的风险。如2017年8月,腾讯两次起诉网易云音乐,理由都是后者未经许可向公众网络传播腾讯音乐的版权歌曲,随后网易云音乐下架相关歌手和歌曲,承认是因为没有和腾讯音乐就版权转授权问题达成一致而下架。

动辄下架音乐的行为极大的伤害了用户的体验,无论哪个平台下架歌曲都会遭到用户的吐槽抱怨。

另一边,虽然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音乐拥有华研、相信、滚石等几家独家版权,但由于和腾讯互不转授版权,在一段时间内虾米音乐上无法收听周杰伦的歌曲;而太合音乐集团旗下百度音乐,在很长时间内也未获得环球音乐的转授权,因此无法收听陈奕迅的新歌。

这让手中没有版权的音乐平台万分焦虑。在2017年4月举办的版权保护大会上,网易集团CEO丁磊就对独家版权怪象导致的用户体验受损问题进行吐槽。“因为版权分散,现在用户想听不同歌手的歌,就要下载一堆音乐应用,要付多出几倍的钱,这不只是操作变麻烦的问题,而是掏钱还买了个不痛快。”

版权大战带来的坏处不止这些,多家公司的轮番竞争也助推了版权费用的上升。2017年5月,环球音乐在中国寻找新一轮的合作伙伴。腾讯、网易、百度、阿里都参与了这场版权争夺。在多轮竞价中,该版权价格最终被抬升至3.5亿美元现金加1亿美元股权被腾讯音乐购得,而这也创下了一个新的记录。

而认识到版权大战弊端的不仅是从业者,还有监管层。版权的大量集中让整个市场处于失衡的状态。对照欧美国家可以发现,大部分欧美国家都成立了非盈利性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由他们来统一管理音乐版权,有效地避免了哄抬版权价格,也不会出现版权垄断。而在国内由于商业力量过于强大,中国音乐著作协会实际起到的作用不大。

最终版权局出手了——在2017年的9月12日、13日,国家版权局分别约谈了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国内的独家版权模式。

这次约谈为版权大战的落幕做出了铺垫。

9月12日,阿里音乐集团与腾讯音 乐娱乐集团共同宣布,进行版权共享,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独家代理的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与YG娱乐、杰威尔音乐、LOEN等优质音乐版权资源转授至阿里音乐,同时,阿里音乐独家代理的滚石、华研、相信、寰亚等音乐版权也转授给了腾讯音乐娱乐。

随后在2018年的2月9日,国家版权局宣布,在其积极协调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99%以上。

而现在虾米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再次互授版权后,持续三年的版权大战终于止戈。虽然腾讯音乐依旧持有一批热门歌曲的独家音乐版权,在市场上保持着优势,但仅仅依靠音乐内容就能留存用户的时代显然已经过去了。

后版权时代的竞争

版权大战的结束,意味着数字音乐行业竞争格局的转变。

“版权互授的结果是所有人都有所有的版权,我们和网易合作之后,他们天娱传媒旗下的华天宇的歌曲会出现在虾米音乐上,而我们手中滚石唱片的歌手歌曲也会登录网易云音乐平台。”虾米音乐方面表示,此次合作后他们的竞争重点不再放在内容获取上,而是会主打人工智能的推送和商业模式搭配。

“虾米音乐会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虾米音乐上,通过用户的点击喜好来推送合适的音乐背景,同时基于阿里手上诸多的商业元素,我们可能会针对不同的商业场景提供更为多元的音乐元素。比如此前我们手中有一些韩国唱片公司的版权,而通过此次和网易云音乐的相互授权后,我们也将拿到日本方面的歌曲版权,那么我们在淘宝店、商业直播等商业环境中的应用将会更加广泛。”虾米音乐方面如此介绍。

正是基于这样的判断,虾米方面才对版权做出了“放手”的决定,网易 云音乐此次和他们置换的版权中“华研国际”一周前还是虾米音乐的版权合作者。

就在刚刚过去的3月1日,网易云音乐宣称和台湾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目前全量音乐曲库的授权。其中包括田馥甄、S.H.E、林宥嘉、炎亚纶、陈嘉桦、任家萱、动力火车等华研艺人演唱的歌曲,同时还包括《仙剑奇侠传》《天外飞仙》《白色巨塔》等影视作品原声带以及飞轮海、阿桑,刘力扬、Tank、Olivia等歌手在华研国际时期演唱的音乐。

虽然该消息称双方是战略合作,但实际上,这依旧是网易云音乐买走了华研国际的“独家版权”,受国家版权局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规定的影响,网易方面回避了这个字眼,但对于多年来受版权制约的网易云音乐而言,唯有拿到独家版权,他们或许才会有安全感。

“华研国际在和虾米独家版权合作到期后,选择和网易云签署战略合作,同时并不妨碍虾米和华研国际存在非独家的合作。此次虾米和网易云音乐合作产生的费用是基于采购版权方华研的价格由网易云和虾米双方一起衡量的。”熟悉音乐版权采购的业内人士介绍说,这个价格很难对外公布,但据说网易云音乐为了拿到华研国际的版权花费了上亿元的版权费用。

而虾米音乐方面则表示,随着互相授权的开放,虾米对版权独家采购的兴趣已在降低。

“下一个阶段的竞争不应该在版权上,而是应该在用户体验和各个方向上。”虾米音乐方面称,此前大家一味地争抢版权,而拥有版权垄断地位的音乐平台就会以此来聚拢用户,进而对平台上的用户拒绝让利,甚至会导致产品退化。

“只有大家不再争抢版权,将目光回归到产品体验和用户体验,才能为用户带来真正的音乐享受。”上述业内人士如此评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