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重生

狂飙突进的几年,互金行业从无到有,诞生了数十个独角兽。但回溯之前的365天,这一行业经历了非常魔幻的一年,整个行业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行业从业者必须要有“长跑心态”。现在,以技术为核心的金融科技,如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将迎来新一轮的投资热潮。

Economic Weekly - -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动不动就要我们企业报送客户数据。你们的系统能防范黑客攻击吗,数据被你们泄露了怎么办,损失你们会承担吗?我们是美国上市公司,出了事,我们怎么向股东交待?”

在2017年12月底一场互金行业论坛上,《财经天下》周刊目睹了一位互金上市公司高管在圆桌环节如此质问坐在他几米开外的官办行业协会负责人。台下沉默了几秒钟,很快就响起了一阵掌声。

彼时,无论是监管机构还是行业协会,针对互金企业提出的要求和限制逐渐增多,生意变得难做起来,行业里开始有了一丝对立情绪,关系变得紧张。

这位高管一番抨击之后,其公司内部公关陈星寝食难安了很多天。他很担心,老板的这番言论,会给公司带来麻烦。

如今,火热的现金贷已经降温,取而代之的是区块链概念大行其道。但时过境迁,仍能感受到这种监管与行业发生争议的罕见场面背后,是整个行业在过度膨胀到一夜变天的生命周期中,如迷途羔羊般的惊惶失措。

这一切,要先从互金过去一年的起起伏伏说起。

风云突变

向前回溯365天,互金行业经历了非常魔幻的一年—— 2017年上半年现金贷狂飙突进,创造了很多造富神话,将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苦熬多年的P2P公司以及坐拥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迅速送入收割期。

下半年则迎来了一批互金企业的上市潮,多年的童养媳终于熬成上市婆婆。而随着趣店和拍拍贷在招股书中披露业绩,业内惊觉,原来金融科技企业可以如此赚钱!趣店的投资人喜形于色,有的奔走相告,跟每一家媒体都重复同样的故事——我在罗敏早期给了他很多帮助;有的则亲自写出万字长文,炫耀自己的投资心得。

不同于以往的电商上市潮,这一次,是互金企业的盈利情况让这个行业走到了公众的视线范围内。众安保险亏损上市引发争议,现金贷的惊人盈利同样也引发抨击,亏也不是,不亏也不是。金融行业自带的敏感性,当这个行业被置于舆论的放大镜下,每家企业都要经受道义的炙烤,左右为难。

趣店上市后,新规出台,从牌照准入、银行资金不能成为在线信贷的资金来源,到利率水平必须低于36%,文件从多个角度提出严格限制,让互金这一波的野蛮生长戛然而止。

短短一年内,冰火两重天,整个行业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点融网董事长郭宇航在去年9月底的一次公开场合中坦言:“作为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创业者,过去一年里经受了重重压力。”

郭宇航认为,过去几年,监管对金融科技领域创新的宽容度高,比特币、众筹和P2P,整个行业经历了一轮互联网金融泡沫时期。但是到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到谁在裸游、谁能活下去。

头部选手已经攒足了资本,迅速响应监管精神。2017年11月26日,处在现金贷第一梯队的掌众金服对外宣布,其产品综合息费均已降至年化36%以下,而此前的年利率超过100%。

支付宝则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要求在其界面上的信贷服务商必须把年利率调整至24%以下,否则下架。趣店则响应称,自11月30日开始,通过支付宝消费界面完成的所有交易最高年利率均不会超过24%。

没有风控能力,只懂得赚取高额息差的选手,被直接逐出了赛场。业内人士统计,在短短一个月内,关停的在线借贷平台约有数百家。

近日,马上消费金融创始人赵国庆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整个市场萎缩了20%以上,中小玩家消失了很多”。活着就意味着胜利,马上消费金融由于很早拿到牌照,并不在政策限制的范围内,公司业绩表现良好,人员增长也很快。

“要是现金贷监管政策再晚出来几个月就好了,这个行

业就能再多几家上市公司了,大家资金充足了,就能有办法转型了,真的就差这几个月呀!”一位互金行业的掮客在2017年12月对《财经天下》周刊反复念叨,言语间充满惋惜。

行业里的卖水人也难以独善其身。一家营收超过千万的行业垂直媒体,现金贷公司是他们的最大客户群,一度占到营收的七八成。知情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监管风暴之后,其营收断崖式下跌,不得不在绝境中寻找新的风口。

总部位于杭州的一家为现金贷导流的公司,其CEO近日表示,公司成立以来为现金贷公司累计引流的资金总额超100亿。但从去年底到现在,公司的现金贷客户已经急剧萎缩,减少七八成。

就连过去用技术攻击互金公司风控漏洞,从而套取贷款的黑客,也抛弃了这个领域,把视线转向了数字货币。高水平的黑客选择攻击交易所,低水平的则选择攻击用户的钱包。一位行业人士近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这帮黑客永远盯着最肥的肉,哪里肥就集体迁移到哪里。”

集体反思

很多人认为,罗敏在趣店上市后“不还钱就当福利送了”的不当言论,是整个互金行业遭受重创的罪魁祸首。

品钛CEO魏伟认为,黑天鹅事件一直都存在,从宏观层面看,金融行业去杠杆这条主线正在越来越清晰,没有哪家企业不受波及,就连给银行送盒饭的都受影响,大家都能感到切身的痛。

趣店创始人罗敏对《财经天下》周刊反思,当初的不当言论“出了事情”,是因为他不够成熟,内心很排斥成为公众人物,并认为与公众沟通不属于一名CEO最重要的几件事情之一“。当时,不仅没反思还沾沾自喜,认为一篇文章就让自己成为了风口人物,我还挺开心。”

时隔两个月,罗敏在今年1月再次出现在《财经天下》周刊面前时,为了以新形象示人,他把头发用发蜡染成了“奶奶灰”。更大的变化是,他的姿态变得谦卑了很多“。都是我做错了,包括删掉很多记者的微信,这事儿不能怪助理,要怪就怪我,我向大家认错。”这位百亿新贵的认错态度超乎了趣店负责公关业务的副总裁杨彬彬的意料。

需要反思的不光是罗敏。狂飙突进的几年,互金行业从无到有,诞生了数十个独角兽,若干个百亿级富豪,难免心浮气躁。如今遭受挫折,也到了该及时醒悟的时候了。

行业光景好的时候,很多金融科技机构都忘了风险的存在,也忘记促进业务合规,忘记去早点拿到必要的牌照,都只顾着扎堆去开拓业务。

在位于三里屯的办公室里,品钛CEO魏伟告诉《财经天下》周刊“,金融科技行业现在还是在消化前些年风投投进来的钱。这些钱让一大群从业者,一直留在场内,只是主题在不停切换,做发薪日贷款的人一年前还在做P2P。如今,又有很 多人去做ICO了。”金融领域的热度一直不减,业界被一种虚假的繁荣所笼罩,对危机缺乏足够的预警。

赵国庆很感慨创办了这家年盈利数亿的消费金融公司。他认为自己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情,就是当行业在一种金融自由化、去监管化的亢奋情绪中大干快上时,选择去争取消费金融牌照,这在当时完全是逆周期而为。

在行业最狂热的时候,主要服务理财用户的铜板街的CEO何俊一度非常忧虑,他在去年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自己对几个行业的资产都进行了一票否决:第一是股票配资行业;第二是医美分期行业;第三是现金贷行业。这三个行业的共同点是:坏账不稳定,会导致风险不可预期,从而伤害投资用户。

谈到风险和监管,有着十几年金融科技创业史的宜信创始人、CEO唐宁思考得很清楚。唐宁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金融本身有很强的社会责任,具有风险外溢性,所以金融行业,必须要有“长跑心态”,提倡“唯快不破”是错误的。如果是长跑,短跑运动员就不应该参赛,过去一段时间的乱相,就源于有太多短跑运动员进来参赛了。

唐宁说,金融产品给客户带来的好,不是所见即所得,和零售的逻辑不一样,零售标榜送货快、价格便宜。但是对于金融产品,“一键购买”如果买到的是垃圾资产,这时候用户体验反而放大了坏资产的危害。

过去几年的金融创新史中,诞生了许多类似于微信支付和余额宝这样的神话,但把互联网速度应用到金融领域,一方面提高了金融领域的效率,提升了用户体验。但另一方面,很多用户并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突然增多的金融产品,人性的恶开始被释放出来——骗贷、裸条、借款赌球、暴力催收,引发的社会事件,冲击着人们的神经。

如今是时候回归正轨,告别过去的粗放发展模式了。

断臂重生

整个金融科技领域,最懂得断臂求生的应该是罗敏。时间拨回到2016年7月7日下午,罗敏在北京东三环

无论是监管机构,还是行业协会,针对互金企业的要求和限制增多,生意变得难做起来,行业里开始有了一丝对立情绪。

拍拍贷CEO张俊。

上海拍拍贷CEO张俊上海点融董事长郭宇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