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张朝阳20年后再起跑

“经过几年的反思,我对人生的看法已经发生180度巨大的转变。”

Economic Weekly - - 特写 人物 FEATURE - 文|吴倩男 编辑|王晓玲

作为将互联网引入中国的先驱者,20岁的搜狐仍然在埋头赶路,奋力奔跑。

2月25日,张朝阳在庆祝搜狐20周年的20公里跑起跑仪式上说:“我们还在路上,搜狐还在路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搜狐的光辉还在未来。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其实也有更加精彩的未来还在等着我们!”

兜兜转转20年,与张朝阳同时期的互联网大佬还活跃在管理一线的寥寥,而他将巅峰时的张狂与低谷时的落寞都尝遍后,回到了创业初期的心境。他给自己20年的创业历程进行打分:1995年创业到2002年一直在勤奋地工作,那7年打9分;2004年到后面的很多年打及格分6分;过去一年重新回到9分。

有人问他,对比20年前如摇滚明星般的追捧,现在会不会感到失落?他说,一个年轻人如果没有很强的价值观,把他放到名气和万人景仰的状态,人要出问题。我后来不是出问题了吗?有几年很不开心。经过几年的反思,我对人生的看法已经发生180度巨大的转变,我现在对名利这件事看得很淡。

可以说,这20年,张朝阳经过自我设问、求解、焦虑、封闭,最终回到自我打破、释然的状态中。

这20年,搜狐错过了很多风口。但相对来说,面对诱惑,张朝阳较为克制。这几年搜狐做了直播,还有社交产品狐友,但都没有砸大钱去做风口上的业务。张朝阳说,自己没有陷入直播陷阱,没有陷入O2O的陷阱,但也有例外,他说自己确实陷入了网络视频头部剧购买的陷阱。

张朝阳说,自己对风口看得比较谨慎,不会受媒体左右。 “现在你们对区块链讨论太热了,我得仔细好好研究一下区块链。当年很多风口,包括互联网金融的风口、O2O的风口,都是被忽悠了。”他说“,我们更多还是要把用户放在第一位,永远关注用户的需求,研究用户”。

《财经天下》周刊=EW张朝阳=ZCY管理与反思

一年前,张朝阳说要让搜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他解释说,这不意味着每天睡不着觉想着搜狐是不是重回互联网中心,而是如何尽CEO的本分,去做正确的事。EW :搜狐已经成立20年了,你想把搜狐最终打造成一个什么样的企业?百年老企吗?

ZCY :是的。最近宜家创始人Ingvar Kamprad去世了,他在1943年创办了宜家,经历很多年很多事,将宜家做得很大。搜狐才20年,还是很年轻的,我们有很多时间继续做下去,继续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人生在世,历史或者各种机缘给了我们这批人机会,能够创办一个企业,把它做好,这是我们的本分。EW :搜狐20年,你觉得你抓住了哪些关键点?又有没有哪些遗憾的地方?

ZCY :关键的几个地方:早年决定建网站,做导航,早年几轮融资的成功,是非常关键的。几个遗憾,我们意识到搜索、导航的重要,在搜索引擎这件事情上拱手让给了百度,门户网站把流量给了百度。还有社交网络的崛起,本来我很相信社交网络,于是做“白社会”,微博的崛起打得我们措手不及。

但是后来搜狗输入法的发明是我们抓住的机会,输入法是最早的大数据应用。以前紫光、微软输入都是根植于独立

数据库,当时的马占凯、王建军、王小川,马占凯提出想法,用PC上的端输入能不能跟搜索引擎结合起来?他提出这个想法,我们把他招来,大家一起研究。用搜索引擎抓了那么多数据,知道天下人都在输入什么,用搜索引擎来研究去计算这个人输的拼音最可能是哪个,这件事情一下子被发明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机会,搜狗输入法的发明是我们抓住的重大机会。EW博。现做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搜在回狐一过度头大来力想,微气做博搜没狐有微

ZCY发还是不错的,在搜狐博客时代有一种微博的倾向了,但我:两个原因。微博的产品开本人真没跳进产品技术上去,没有抓住这个机会,也没有坚持创新。另外,当时搜狐已经做得风生水起,要挑战新浪微博了,后来不幸我休息了。当时休息跟公司业务没有关系,单纯是个人原因。我要活一百多岁,有足够的时间打磨狐友(搜狐现在的社交产品),把它做下去。EW : 2016年时,你提到要重回互联网中心的舞台。为什么一定要让搜狐重新回到舞台的中心?

ZCY :有两个层面,首先是价值观,其次是确立在价值观引导下的目标。

目标之上是价值观。时代给我们机会,人生在世给你分配了什么职责,你就要把它做好。比如最近看到美国中学的枪击案,在外面待的保安没冲进去,真是懦夫。当时体育教练保护学生最后被打死,他是尽职的,职责非常重要。历史给了我这个机会做一个公司的CEO,我的职责就是把这个公司打造得非常有竞争力,这就是我工作的本分。这是价值观层面。

目标层面,按照这个价值观做事情会落实到具体的目标,既然我们做这个事情要做好衡量,让它与更多人的生活有关系,具体来说就是重回互联网中心,就是这个意思。EW :在过去一年,为了达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的目标,你对搜狐做了怎样的调整?

ZCY : 2017年是打基础的一年,从产品技术储备到团队管理升级,变化还是比较大。现在我们建立工程师文化,我本人不应成为天花板,而是真正在第一线跟团队研究各种最新的进展,每天的产品、技术,要打造出更好的东西。EW :在达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的目标,与对公司的深度把控和管理之间,哪个对你而言更重要?

ZCY :我对媒体说过要达成目标,最重要的还是要在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下打造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组织,使这个组织焕发竞争力。

就像我这一辈子活过,我造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让我很满意,值得骄傲。我造了一个组织,组织是我作为一个CEO的本分把它做好。如果真的做好了,结果是重回互联网中心。不是每天睡不着觉想着搜狐是不是重回互联网中心,不是这样的。今天我开的这些会,我在会上学到了什么东西,会的效率高不高,是不是因为今天这几个会导致一些想法得到了充分的沟通,是不是分配到正确的人去做?这个是CEO的本分,这个是重要的。

竞争与独立

对于竞争压力与是否保持独立,张朝阳说,账上还有20亿美元,游戏曾经很辉煌,花了一些钱,家底还在,使得我们现金流没问题,没必要去投靠别人。我们干吗要投靠别人? EW :你有没有想过要给搜狐引入外部投资,过去是否有巨头来谈过投资?

ZCY :别人知道我们不会接受外部投资,没人跟我们谈。在BAT之外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我们是第四极。

EW :之前也有一段时期说搜狐新闻客户端要独立出来,之后甚至独立融资上市。

ZCY :没有独立,从来没有这个说法。

EW :为什么不考虑将这些业务独立出来引入外部投资呢?

ZCY :当时是在2007年、2008年,我觉得应该采取资本的模式,拆分搜狗,搜狗后来吸收投资,包括畅游拆分上市等等。现在我们缺的不是资本,吸收一些公司的投资的话,并不能带来竞争优势,不怎么打算走这条路。搜狗拆分上市,当时吸收腾讯投资是历史的步骤。EW :怎么理解“吸收腾讯投资是历史的步骤”? ZCY :现在来想这个问题,当时给腾讯的股份有点大(注:依据2013年公告,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交易完成后

腾讯获得搜狗36.5%的股份)。如果现在绝对不会放弃搜狗那么多股份。EW : 2012年今日头条刚成立时,有传言说你当时跟张一鸣有过沟通和交流,有过投资的意向,最终没有达成。

ZCY :谈过,人家不吸收,不要投资,确实谈过。

EW :错过今日头条可惜吗?

ZCY :不是错过,他们不愿意吸收我们的投资,这哪儿叫错过?我们刚刚上市时,市值才1.5亿美元。华尔街股票破灭,腾讯要价9000万美元,我干吗买呢?你说我是错过了吗? (注:2001年搜狐曾与腾讯谈过收购) EW :现在大家说阿里系、百度系、腾讯系,而搜狐从直播到社交等都在自己做,有没有考虑通过资本方式去解决?

ZCY :搜狗确实做了一些业务方面的投资,对它的业务有帮助。比如医疗方面投资丁香园,投资知乎,它都是小股东。

有舍与有得

视频业务曾是张朝阳关注的重点。5年后,他对这块业务有了新的定位。EW : 2013年时你说视频是搜狐整个战略核心中的核心。4年过去了,搜狐视频在搜狐整个战略当中的地位有变化吗?

ZCY :当时说视频是核心,是作为媒体战略中的核心,是要应对把搜狐视频拆分、变卖或者投资的一些传言。现在搜狐视频走向收费模式。我们以前都是靠用户的时间吸收广告,现在会员剧集要收费,尤其微信支付、支付宝创造了收费时代的到来,让移动支付分外便利,搜狐视频的商业模式现在要开始趋好。搜狐视频还是承担媒体平台触及DAU和用户的作用。新产生的网络剧能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把普通用户发展成收费用户。

对整个搜狐集团来说,如何提高用户规模和用户使用时长,并且让用户在搜狐上消费是最重要的。这就落实到搜狐新闻客户端和搜狐新闻客户端资讯版,还有搜狗输入法,还有搜狗智能、搜狗翻译、搜狐视频App和千帆直播等等。EW ZCY :所以搜狐视频只是媒体矩阵当中的一部分? :确切地说,它(长视频、剧集)是收费的一个产品,它能否获得更大的用户群依赖于整个DAU的规模。当然,短视频可以理解为媒体创新的一部分,也可以说它实际是一种资讯,现在人们有时候看视频可能投入时间比较多。EW :搜狐为什么不做电影? ZCY :电影是院线业务,跟网络平台关系不大。为什么先做网络剧?网络剧对会员的拉动很强,我一个故事看完几集下面还想再看,变成会员。网络大电影我们没做,一步跳到网络剧,我们的竞争对手走了弯路,先是微电影、网络大电影,这些 对收费没帮助,我们直接到网络剧。

院线大电影是有未来的,人们确实需要在大的观影屏幕下享受电影的效果,还有社交的活动,但这不是网络的东西。我们还是集中在网络上的东西。

好人与狠人

张朝阳之前一直有一个标签“好人张朝阳”,但最近有人说好人张朝阳在变“狠”。对此张朝阳大方承认,他说这个是事实,自己现在确实在管理上要求比较高,大家压力也比较大。EW :你身上之前一直有个标签“好人张朝阳”,但最近好人张朝阳在变“狠”,怎么看待这个转变?

ZCY :这个是事实,我现在确实在管理上要求比较高,大家压力也比较大。以前说好点是宽容,说不好有点松散,这也是一个教训。我当时有点管理经验不足,当时在大学做研究,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室,每个研究者都是独立的去研究一个课题,大学的学院状态下为了创新发明,真的需要自由包容让大家比较松散,我把这个文化带到搜狐。从好人文化到现在要求professional实现承诺,这是最近几年的变化。EW :有想过退休吗? ZCY :谈到退休这件事还是遥远的未来。我现在心的状态比较年轻,尽管年龄不小了(,但)能活一百多岁。我们这代人

别人知道我们不会接受外部投资,没人跟我们谈。在BAT之外我们是一个独立的公司,我们是第四极。

真是可以活很久,应该感到很乐观才对,包括人工智能、医疗技术,主要的疾病很多到时候都被攻克了。我现在运动、饮食各个方面还不错,我保持一个年轻人的活力,还是有相当长的未来。你是否年轻,真的跟你的学习态度(有关)。我每天报道美国发生的事情。美国那边有很多人年龄相当大了,但保持高度的创造力,能做很多事情。EW :搜狐现在培养年轻管理者的机制是怎样的?

ZCY :在战斗中崛起,打仗的过程中从排长到连长,连长到营长,在打仗中逐渐成长起来,没有培养接班人。搜狐这几年的管理,无论是淘汰也好,更新也好,一线负责重大责任的人基本是80后甚至90后,这个保证了搜狐的创新敏锐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