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两日,互联网一年

Economic Weekly - -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文|吴倩男 编辑|金赫

1

外卖骑手王伟准备离开无锡。这离他找好房子,决定在无锡大干一场不过24小时。我碰到他时,他正靠在那辆暗红色的电动车上不停地看手机。后座上的外卖保温箱和明黄色的外套让他在上下班的人群中有些扎眼。

这是4月11号晚上7点,正是晚间用餐高峰。按照平台补贴规则,在5点半到8点半这3个小时里配送满10单,骑手会有额外180元奖励。但时间已过半,王伟只收到系统指派一单。他有些沮丧,这场外卖狂欢结束得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两天前,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外卖狂欢拉开序幕。上线首日,滴滴外卖给出的补贴策略是:对普通用户,新注册用户首单减免20元的补贴政策,下单后即可获得5到8元的外卖红包,之后又加上满20元减18的补贴;对配送骑手,一单15元,高峰期每单25元起,完成一定数量再额外奖励;对商家零抽佣,依照销量分阶给予商户每单3元、6元、12元的补贴。

滴滴来势汹汹,尽管已有准备,但美团还是有些措手不及,“他们的优惠力度……有点出乎意料。”美团外卖北方大区总监安中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直言。

很快,美团打破补贴上的克制,中午开始向普通用户推出满20元减15的红包,外加早餐、下午茶、夜宵等金额不一的红包,提高骑手在中午高峰期的配送费。但对于商家美团依旧强势,保持18%的抽成。

这像极了距离无锡仅126公里的上海,双方在打车领域的一轮轮补贴大战。两家正相互试探着深入对方后院。

王伟就是在这时候来到无锡的。苏州骑手群里,动辄一两千的日收入截图挑动着每个人的神经。苏州和无锡相隔不到50公里,包括王伟在内的骑手们跃跃欲试。4月10日上午,王伟骑着送餐的电动车从苏州的家中出发,凭着导航耗时两个小时走到无锡的中心商圈中山路附近。

在无锡,他接的第一单只跑了4公里,手机的骑手后台便显示有20元入账。而在苏州,每配送一单只有4块左右的收入,“这比苏州好太多了。”4月10日这天,他一共跑了7个小时,接了29单,收入500块。

王伟对数字敏感。他把平台的奖励规则和自己的配送数字记得清清楚楚,并迅速给我算了笔账:每天干6个小时就 有720元。而在苏州,他每天在外跑接近12个小时,也只能赚200元左右。

“这样月入一两万很正常。”他说。跑到电动车没有电,王伟开始着手寻找住处。有同从苏州过来的同行喊他一起住宾馆,但月入过万的憧憬让他决定租个房子,在无锡长住下来。但谁也没想到监管来得如此迅速。

11日上午10点,无锡市工商局联合无锡市公安局,约谈了美团、饿了么、滴滴三家外卖服务平台,直指外卖平台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和垄断经营行为。

三家平台一致表态:积极响应无锡市工商局、公安局的要求,积极配合,迅速恢复无锡市外卖市场的良好秩序。

大战似乎戛然而止,骑手端的补贴在当天便出现下滑。第二天一早,王伟打道回苏州,在沿路他遇到不少穿工作服的同行。而骑手群中,出现不少低价转卖电动车的消息。

这是一场短暂的狂欢。

2

滴滴将第一战放在无锡。有无锡当地人笑着对我说,因为无锡人又懒又馋。分析人士认为,无锡紧临南京,离美团打车的战场不远,同时还可以辐射杭州、上海这样重要的城市。而一个美团内部人士则认为,无锡的单量排名在江苏全省只能排得上第三、四名,这一表现只能说是平平。他更倾向于认为,滴滴在挑软柿子捏。不管理由为何,首场战争滴滴是打胜了。11日中午,滴滴外卖在官方微博上放出海报,宣布上线首日订单突破33.4万元,市场份额跃升第一。晚上,滴滴外卖负责人罗文在朋友圈中感谢了团队和背后支持的家属们。

罗文是滴滴的第一位产品经理,先后主导了滴滴全面改版、微信红包、专车启动等项目。在4年前,滴滴与快的的补贴大战中,当时年仅26岁的罗文充当滴滴方面的“参谋长”,一战成名。

从选人上,足见滴滴对这场外卖大战的重视。当美团在上海推出打车,又收购了摩拜,逐渐侵蚀滴滴的主业时,滴滴必须打赢这场外卖战。

而骑手是这场战争中被争夺的第一个对象。刚进3月,滴滴外卖即将上线、与美团外卖开战的消息就传遍了无锡城的外卖骑手圈。

王明明是在3月中旬,切实感觉到滴滴外卖的存在。一夜之间无锡冒出很多人发滴滴招募骑手的传单。他在路口等红绿灯时被直接拦下塞了传单,等送餐出来,发现车子上又被塞了传单“。走到哪儿接到哪儿,感觉整个无锡市都在发传单,一天能接到好几个。”

滴滴外卖招聘的骑手包括“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类似于美团、饿了么的专送和众包。滴滴承诺,忠诚骑手每周在线大于 48 小时就可以拿到月收入保底1 万元的收入,而自由骑手的订单收入也会翻倍。

A4纸大小的传单上,月入1万是最显眼的字眼,也是对骑手们的直接诱惑。加入滴滴前,王明明做了半年多的饿了么,每个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最多也不过6000元。

传单之外,滴滴迅速在无锡开设了十多个骑手站点。在恒隆广场的一个滴滴站点,与美团外卖的站点相隔只有数百米,见到美团外卖骑手结伴出来吃饭,滴滴外卖的人趁机游说拉走一批人。有媒体称70%的美团骑手被滴滴挖走。

面对滴滴挖人,美团、饿了么相应地提高骑手待遇。针对滴滴的高薪,美团编写了应对话术,由站长向骑手强调,诸如在收入过万这一项,站长会向管理的骑手说:“滴滴价格奖励是不停调整变动,不断降低试探骑手底线,并非月月过万,请骑手仔细阅读滴滴条款与规则。”

饿了么也会采用集体誓师的方式增强气势。身穿蓝色制服列队站齐,手举横幅,齐喊“干死美团碾压滴滴,饿了么和你一起拼”的口号。“喊完后会增加气势吗?”我问。“不会。”王明明果断回答。在喊完口号不久,他离职加入滴滴。先干一个月再说,这是应聘者的普遍想法。

3

滴滴在打一场遭遇战。美团在出行上的野心摆在明面上:出行就像一根链条,将原本散落的餐饮、住宿、娱乐等业务串联起来,使其成为超级平台。这一进攻的可怕之处在于,美团根本不是为了把利润抢过去,而是把用户抢走。

不同于王兴不设限地进行拓展,直到去年12月,滴滴创始人程维在谈及美团做出行时的态度还是:“实际上是对主业的不自信。”而如今,滴滴不得不进入美团的后院,开辟外卖业务来牵制美团。

争夺也延伸到商家上。位于市中心的东方巴黎购物广场已经破败。这座四层高的商场里,除了四楼的KTV还灯光闪 耀,绝大部分店面大门紧闭。但绝佳的地理位置和低廉的租金,使得这座落寞的商场成为外卖商家的圣地。自从去年年初,第一家商家入驻后,越来越多的商家看上这一地段。他们占据这座商场的一、二楼,大多租用一个10多平方的店面充当厨房,在店门口打包,只做外卖不做堂食。

店老板吴松麻利地将外卖装盒打包码在店门口的桌子上,不间断地有外卖骑手小跑进来喊道:“XX号外卖好了吗?快点快点要超时了。”

下午4点,吴松店里接到的订单已经接近400单。我问他今天能预计做到多少单,“500多!”谈到这个数字时,他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音,兴奋劲儿冒了出来。

吴松的这家外卖店做了半年,一直不温不火。今年1月,无锡雨雪寒潮迎来大雪,受天气影响,吴松店里的订单降至不到百单,这让吴松有些无力感“,这一行就是看天吃饭。”

当滴滴的市场经理找来时,吴松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决定上线。理由很简单,没有人跟钱过不去。况且滴滴给出的条件堪称优渥。但出现在滴滴外卖页面不久,美团外卖上他家 店铺被强制显示为“商家休息中”的状态。

在补贴和高订单量的吸引下,东方巴黎购物广场的近20家外卖店大多选择上线滴滴,但也有例外。张咏的店铺是美团外卖头部店,日订单能保持在350单左右,超过绝大多数店铺“。滴滴给我的待遇,跟其他店铺是一样的。我一个美团头部店,跟腰部店一模一样,那我凭什么跟你合作?”

在滴滴的猛烈攻势下,美团外卖的店铺订单量下滑。到4月8日,张咏的订单数下滑到180单,几乎创开店以来的最低。

我问张咏,看到掉单着不着急。他有些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他们一打架,我不就有钱了么。”4月9日,美团跟进补贴,到4月10日张咏店铺的订单量飙增至1000单。

4月11日座谈会后,无锡外卖的补贴逐渐减少,用户趋于冷静。无论是吴松还是张咏,或者王伟、王明明,对于这场战争谁输谁赢,并不关心。他们像莫名其妙地卷入了一场风眼中,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留下一地羊毛。

这像极了距离无锡仅126公里的上海,双方在打车领域的补贴大战。两家正相互试探着深入对方后院。

不止是关于无人驾驶的理想蓝图,从打车到单车,再到试水分时租赁,美团似乎要在出行领域再造一个“滴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