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菲演唱会谈起线上VR直播加速到来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直播平台的挑战和机遇

早在2015年,视频直播的兴起就引发了业界对新兴产业的关注。但从基本的规则来说,当时的视频直播一直延续的是过去视频聊天室的游戏规则,只是视频的载体由PC端转向移动端而已。而在盈利模式方面,直播平台同样也延续了过去的游戏规则,各种礼物、打赏、与主播的分成、广告赞助商的分成等成为了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部分。

然而,在这场“烧钱”的战争中,资本方一直只有付出,得到的回报很少,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各种直播平台不仅分薄了单家平台获得的投资,分流了用户群体。更糟糕的是,为了获得具有更高人气的主播,各直播平台展开了“挖墙角”大赛,用高额签约 金来吸引主播入驻,这种高额挖墙角的行为的直接后果就是主播身价的“通货膨胀”,动辄数百万的签约金花出去,最后得到的回报除了收获粉丝之外,几乎没有更多的东西,所以说单一的变现渠道也时下直播平台的最大弊端。

互联网上的娱乐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但不幸的是,随着直播的兴起,过去一些曾经在视频聊天室中出现的弊端也大量出现,涉黄涉暴内容屡禁不止,有打擦边球的来段暧昧舞蹈,秀颜值秀身材,胆子小点的爆粗口、说黄段子,更有主播为了吸引粉丝不惜以身试法,什么直播“飞叶子”、“造人”,画面简直不敢直视。而针对这一乱像,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 通知》,重申根据规定,开展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应具有相应资质,按规定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不符合条件的机构及个人,包括开设互联网直播间以个人网络演艺形式开展直播业务的机构,既不能开展相关的视频音频直播服务,也不得利用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同时还明确强调,,直播节目应坚持健康的格调品位,不得含有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所禁止的内容,并自觉抵制内容低俗、过度娱乐化、宣扬拜金主义和崇尚奢华等问题。

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这份通知,给了正在野蛮生长的直播平台一记重击,此时VR直播的出现,给了直播平台一记强心针,让已经陷入困局的直播平

2016年12月30日,歌手王菲《幻乐一场》演唱会在上海举行,值得注意的是,这场演唱会通过与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微鲸VR合作,实现了VR直播,共有接近9万名观众通过VR设备付费观看了这场演唱会,一时之间,VR直播成为了业界最火热的话题。

台重新看到希望的曙光,新的看点也就意味着新的收入渠道和变现方式,也会进一步刺激投资方对平台前景的看好。

首先,由于VR的特性,VR直播特别适合直播大型场面,让用户能够获得更好的沉浸式体验,在演唱会这样的场合中,VR直播能够提供更好的位置和观赏角度,让用户能够获得最好的观赏体验。而在诸如篮球赛这样的体育赛事中,用户可以根据VR的特性,随时切换视角,获得更具专业效果的观赛体验。而之间嗯对这样的状况,乐视、微鲸、暴风、花椒等平台都相继推出了VR直播,这与之前独立VR内容的冷清有着鲜明的对比。虽然时下观赏VR直播的用户数量占比还较少,但却处于上升趋势,前景可人。

VR直播面临的挑战

前面说到了VR直播的特性和可喜前景,但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前景喜人并不代表着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也不是救命的稻草,因为除了直播平台原有的问题之外,一堆由VR直播特性带来的衍生问题又出现了,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VR直播的加入,只会让直播平台面临的问题更加糟糕。

首先是直播平台一直存在的内容低俗问题,由于VR能够提供沉浸式的体验,因此直播的效果会更好,但不幸的是如果主播为了吸引粉丝而刻意注入成人内容怎么办?这时沉浸式的体验显然会带来更大的麻烦,过于震撼、真实的内容确实能带来用户,但违反法律法规的后果相信大家用脚指头都能想到。因此,如何从自身做起严查内容,避免出现“一人违规平台”被查封的窘境就是攸关生死的重大问题。技术是把双刃剑,从去年火热的快播涉黄案就可以看出端倪。

其次是画质问题,时下的VR直播大多智能提供及格线的画质水平,而且由于拍摄器材的限定, VR直播的画面是定焦的,不能切换远景近景,这就是非常尴尬的问题。画质方面,时下的主流是1080p全高清,更高水平的直播能够提供4K画面,VR直播连达到1080p全高清都很勉强,完全是逆潮流的产物,虽然有沉浸式体验,但糟糕的原始分辨率会毁掉一切。同时,时下用户端采用的主流VR设备是相对廉价的VR偷显,一般支持用户使用手机观看,但手机屏幕的分辨率时下以1080p为主,少部分能达到2K,换算到单眼分辨率,实际是非常可怜的数字。而且,将手机作为VR直播的观赏设备,还有电池续航时间、发热等问题,因此这只是解决有无的初级解决方案,更舒适、更全面的方案目前看来还遥遥无期。虽然有厂商推出了VR一体机(如微鲸、乐视、海

尔),但此类解决方案实际上还是原有廉价解决方案的升级版,不但成本飙升,性能还没提升多少,还居然会有电池续航、行动受限这样的问题,实在令用户难以接受。用户对比100多元的VR头显和数千元的VR一体机之后,可以清晰的得到结论。

第三是带宽问题,根据全球最大的CDN服务商Akamai公司统计,2015年中国平均网速为3.7Mbps,这一速度用来观赏一般的视频直播没有问题,用来观赏1080p全高清分辨率的流媒体视频也没有问题,但如果视频分辨率上升到4K后呢?想要流畅观赏这样4K分辨率视频的网速至少要达到 15.6MBPS,相对比4K视频体积更庞大的VR视频,对网速的需求更高,对比下普通视频的网速需求和4K视频的网速需求后,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想要流畅观赏具备更好效果的VR视频直播,网速需要在提升接近10倍,显然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问题。而在无解的情况下,当前这样的状况已经是极限,用户会因此而长期付费吗?

另外,平台为了维持用户,需要为带宽提供的支出也是相当庞大的开销,现在每月千万级的带宽支出已经是沉重的负担,引入对带宽需求更高的VR直播后,带宽费用飙升到亿元级也不是不可能的。

最后是设备的难题,VR直播需要的不仅是用户端的器材,对拍摄端器材的要求也很高,全景相机的引入让VR视频能够被一般用户所接受,但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全景相机的引入几乎是灾难级的存在,因为每一个主播都是内容创作者,一个直播平台至少有数百拥有不菲粉丝的主播,他们为平台拉来用户,那么平台提供基本的VR拍摄器材也是应该的吧,那么轻则3万元以上,重则10万元起的全景相机将成为巨大的准入门槛,还需要面对各种使用中的问题、售后服务等,勤务工作的繁琐程度足够逼疯直播平台的后台支持人员。

以上,虽然VR直播现在看上去很美,但就现有的技术而言,VR直播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VR代表的是相对遥远的未来,这个未来甚至可以推迟到5年,甚至更远,至少不是两三年时间能解决的。

写在最后

对直播平台而言,VR直播作为一根救命稻草的想法并不考不,因为糟糕的体验和众多的难点会让用户自己用脚投票。而对资本方来说,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直播平台几乎在用光速将获得的投资烧成灰烬,却没带来一点温暖,因此寒冬将临丝毫不令人意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