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的困扰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然而,在国内还没实行多久,这个实名制登记系统频出漏洞,并不能真正起到强化监管的作用,而依靠简单的实名制也不能消除无人机“黑飞”的安全隐患,无人机监管在立法和管控实践上仍有很大空白。

“天蓝色的背景和简陋的UI风格显得很粗糙,看上去该网站到处残留着web1.0时代的影子。”无人机管理系统上线当天,一则某科技网站编辑登录系统后的评价在多个无人机社交群内传播,负面评价不仅停留在对系统的视觉层面,更多地直接指向其存在的诸多漏洞。

按照《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要求,今年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必须按照要求进行实名登记,8月31日后,如果未按照该管理规定实施实名登记和粘贴登记标志的,其行为将被视为违反法规的非法行为,其无人机的使用将受影响,监管主管部门将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

据此规定,不少无人机拥有者登录民航局的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却发现实名登记存在“漏洞”,登记系统需要填写姓名和身份证等信息,但即便胡乱填写,也能通过系统认证,该系统的技术支持方面仍需完善。

我们登录该系统发现“,用户注册”中包括个人、企业单位、事业单位和机关法人等事项,个人 用户需要填写手机号、邮箱、真实姓名、性别、证件类型及号码、地址等事项。但系统不会对填写的内容进行真实性认证,除手机号需要用来接收验证码外,胡乱填写的姓名以及身份证号码都不会被拒绝提交,可以顺利进行信息保存。甚至在“无人机管理”项目中,新增无人机序号也可以乱填,同样可以正常提交,乱填的序号也可以生成可供查询的有效二维码。

对于存在的诸多“漏洞”,民航局适航司无人机系统技术支持方表示,目前,无人机登记系统只做身份信息的记录,只对字符的类型和位数进行校验,没有与公安部网络对接进行有效性验证。对于无人机序号验证问题,他表示各个厂家无人机序号的设置原则各不相同,没有统一的规则,因此无法对无人机序号的有效性进行校验。

问题并不仅此。按照无人机实名制管理规定,民用无人机拥有者在系统登记产品信息后,需将系统给定的登记标志粘贴在无人机上,而登记标志包括登记号和登记二维码。有无人机拥有者担心,系统生成的二维码并不具有保密性,使用微信等任何可扫描二维码信息的设备都能读出用户信息,存在泄露用户信息的情况。尽管民航局技术部门对该漏洞进行多次修复,但相关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从一个无人机发烧网站的编辑处我们得知,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存在两大问题,一是由于信息系统匆忙上线,未经全方位测试,存在较多的技术问题和隐患;二是系统并未与无人机生产商和公安系统有效对接,对于无人机拥有者和民用无人机的监管都缺乏有效查证识别,给信息编造留下了广阔空间。

“飞机时速近千公里,与一定重量的无人机相撞,其能量不亚于一颗炮弹,会直接洞穿机体导致机毁人亡。即使不相撞,造成航班备降,也会产生动辄十数万元巨大经济损失。”石家庄机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民用机场管理条例》规定,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放飞影响飞行安全的鸟类、升放无人驾驶的自由气球、系留气球和其他升空物体,情节严重的,将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严重后果需承担刑事责任。“按此规定,无人机‘黑飞’的违法代价显然偏低。”上述负责人说。

然而,对于社会关心的“存量无人机怎么办”“假若不登记会否有处罚”“无人机一旦进入禁区怎么处理”“无人机‘黑飞’造成严重后果的处罚”等问题,2000字左右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无一涉及。

“无人机实名制的最大意义在于追溯,一旦发现无人机扰航,就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将其截

专题

获,再追查其拥有者,并进行追责。”石家庄机场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实名制是无人机监管迈出的重要一步,有助于摸清现在民用无人机的数量,掌握无人机拥有者的基本信息,在源头上加强了对无人机的管理。同时,该负责人也坦陈,如同多项实名制政策一样,无人机的实名制虽然是相关管理规范和法律法规制定的前提,但在管理实践中仍属于事后管理,机场目前对无人机的防范仍集中于技术手段。据介绍,电子围栏技术目前已经在多个机场应用,通过技术设施,无人机在设定范围内无法起飞。

对于无人机进行技术手段限制也成为一些无人机厂商的选择,例如大疆无人机出厂时就设置了禁飞和限飞区域,在机场附近是无法起飞的,在距离机场不等的区域也设置了能够飞行的不同高度。

但是机场的电子围栏和无人机主机厂商的监测和控制都是技术手段的防范,尽管比依靠用户自律实现的实名制来得更加有效,但面对海量的无人机制造销售市场和用户,这些措施仍然是不够的,急需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无人机监测与反制系统。

此外,此次民航局出台的实名登记规定主要针对的是最大起飞重量在250克以上的无人机,这直接导致了250克以下的“迷你”无人机受到追捧。“不要低估‘山寨’和改造的能力。”尽管目前市场上的“迷你”无人机遥控距离和飞行高度只有100米左右,但如果经过专门技术改造,很难说不产生250克以下的高性能无人机。“毕竟目前经常‘搞事情’的并非内置有禁飞区规避功能的消费级无人机,而是根本就没有产品序列号的DI Y产品,这也应该成为监管的重点。”

显然,治理无人机“黑飞”并不能单纯依靠实名制。业内人士指出,无人机行业的主要矛盾是先进的无人机生产技术同落后的无人机监管制度之间的矛盾,一份更倾向于技术手册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不能承担起全部重托。

民航局:已实名登记4.5万架无人机部分用户填假信息

6月13日消息,在中国民航局召开的第二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航空器适航审定司副司长王京玲对无人机实名制进展情况进行了披露,截至6月12日,在民航局的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上注册登记的民用无人机,已经达到4.5万架。

同时,王京玲也提到,少数的无人机用户没有正确的填写个人信息。“我们也想借这个机会说,诚实守信是我们公民的义务和基本素养,作为在实名登记的过程中,应当如实填写公民身份证信息,填写虚假信息是一种错误的行为。”

近来,民用无人机违规违法运行,威胁民航安全事件频发,对民用无人机实行实名制管理,将对这一行为进行控制。5月初,民航局宣布,从6月1日起,我国将正式对质量在250克以上的民用无人机实施实名登记注册。

根据《民航局无人机实名制登记管理要求》,自2017年5月18日起,无人机拥有者需在民航局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上实名登记。2017年8月31日以后,未在系统中登记的无人机飞行将被视为违法行为。

据了解,我国正在积极建立无人机实名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 平台的实时交联。日前,民航局已经发布了首批155个机场保护范围数据。

对于无人机实名登记系统的信息安全问题,王京玲说,已经采取了严格的信息加密措施,对用户信息进行了严格的保护。

其实,在此次《规定》出台前,中国民用航空局等多个相关部门就陆续发布过《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规定》等,政策覆盖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无人机适航管理、空中交通和空域管理以及无人机运行管理等方面。如果严格执行以上规定,90%以上的无人机航拍违法。

据了解,我国正在积极建立无人机实名登记数据共享和查询制度,实现与无人机运行云平台的实时交联。除了政策方面的规定,多地还通过设置禁飞区域管控无人机。5月,我国民用航空局公布民用机场障碍物限制面保护范围,首批公布了155个机场相关数据,以防止无人机等升空物体侵入民用机场障碍物限制面区域。

大疆等无人机制造商在无人机出厂时会设置禁飞区域,但业内人士透露,通过特殊手段,还是可以让无人机突破禁区。无人机的禁飞设置不同于普通民航飞行器,是通过软件实现的,飞行范围只能通过制造厂商自身的设计管理来间接控制。消费者在掌握一定技术手段之后,可以通过获取较高权限的用户对飞行器进行设置,或者对飞行器控制软件进行修改和再次编译设计,即可达到解除禁飞区域的目的。无人机的监管目前是世界性难题。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对于无人机只发布过一些暂行规定,而没有正式法律。

无人机领域的知名学者,宾夕法尼亚大学工程学院院长、IEEE、ASME Fellow,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维贾伊-库马尔( Vijay Kumar)不久前给出了自己对无人机未来发展趋势的一些看法。在他看来,未来的无人机产业将主要有五个发展趋势,它们分别是小型化( Small)、安全化(Safe)、智能化(smart)、速度可控化(speed)和集群化(Swarms)。

可以肯定的是,在如今无人机频频闯祸的 背后,各国政府、甚至是各家设备厂商如何管制无人机在空中飞行,将是消费级无人机未来发展的关键所在。

如果因为无人机近期的频频闯祸而让消费者正常的航拍需求,被矫枉过正的政策所打压,无疑会让众多航拍无人机厂商倍感无奈。

产生这种分歧的根本原因,是无人机企业和政策推动者缺少良性沟通,官方在划定禁飞区的时候,经常用“一刀切”的方式明令禁止,很 少考虑企业意见和行业现状。而作为新兴产业的无人机,无论是用户群体还是经济影响力都极其有限,因此厂商在谈判时也没有真正的议价权。

事实上,如今各国都对无人机发展采取了高压态势,但具体的监管措施均处在摸索阶段。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希望看到无人机能飞向有序的天空,也希望看到无人机能在政策引导下进一 步推动科技创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