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共享”的那些事小窥这个躲不开的互联网风口

写在最后:这仅仅是开始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有些像伪命题的新经济

共享经济诞生之日起便伴随着无尽的争论,如美国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 席杰里米•里夫金这样的支持者认为—“协同共享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数十亿人 既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在互联网上共享能源、信息和实物,所有权被使用权代替,‘ 交换价值’被‘共享价值’代替,人类进入‘共享经济’新纪元。”而反对者称,共享经济 本身是一个巨大的谎言,Uber、airbnb连组基本的商业盈利模式都无法证伪,当企业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打拼和沉淀后,依旧连最基本的盈利都无法保障时,这样的经济显 然不健康,加上非法运营及租赁的猖獗,共享经济只会制造泡沫。 放下争端去关注共享经济的本质定义,它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劳动力、教 育医疗资源,通过互联网作为媒介来实现的资源共享,牵扯到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 供给方和共享经济平台。共享经济平台作为连接供需双方的纽带这三大平台,通过移 动LBS应用、动态算法与定价、双方互评体系等一系列机制的建立,使得供给与需求方 通过共享经济平台进行交易。

滴滴、Uber、airbnb等共享商业企业早期并没有自己的汽车、司机,其扮演的是车 主与乘客桥梁的作用,互联网平台为供需双方提供的是交流或者配对的平台,统一、标 准化的规则方便整个生态体系的运营,这类轻运营模式往往更容易快速扩张并构建规 模化壁垒,不涉及重资产购买、运营,本身更符合共享经济对社会闲散资源的再利用。 ofo、摩拜、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就属于重度经营模式了,互联网企业不仅仅提供平 台,扮演桥梁作用,更会直接采购资产来运营,同时扮演供应方的角色,重度经营模式扩 张起来会慢一些,需要巨大的资源投入到资产购买和运营上,重度经营模式需要较大资 金、人力、资源投入,虽然扩张较慢,但容易形成壁垒,加上实体产业链的支撑,诞生了很 多类似单车、充电宝、按摩椅等“网红”般的共享产品。 质疑有放大刚需的问题,其真实运营状况多少让人怀疑。

需要留意的伪共享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再到共享雨伞等项目,各种蹭“共享经 济”热点的“伪共享”项目层出不穷。一旦某个概念能够吸引资本市场的关 注,各种创业者就会一窝蜂的跟上去蹭热点,本来的蓝海市场迅速转变为 红海,形成恶性竞争,这也造成了社会资源的浪费。 “伪共享”表面上看对于大众似乎没多少影响,但其本身却会形成社 会资源的浪费,资金层面更是首当其中的受影响者。共享经济热潮的背后 是市场资金的过剩和创意的缺乏,共享经济泡沫化、过度共享的现象都是 客观存在的。共享经济乱象的背后,不很容易让人想到曾经的千团大战和 O2O大战。 跑偏了的共享经济不仅仅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深陷其中的投 资机构或不怀好意者,更会利用所谓的众筹股权、买断省市、区域运营权 的模式让大众投资参与,期待高回报的投资者往往换来的是竹篮打水一场 空。此外,重度经营的共享商业也很容易对实体经济产生暴力破坏,表面上 看,共享单车的出现为不少自行车生产企业增加了订单,可实际上每台自行 车赚8元的现实让自行车厂商不得不面临这样的尴尬:接单,纯粹跑流水, 赚不到什么钱。不接单,大量共享单车涌入街头巷尾,居民购买欲望降低, 自有品牌自行车根本卖不掉。 伪共享被人们识破后,创业者和资本认赔出局就是,可其带来的影响 却极难消除,其野蛮式生长的背后,对整个相关产业恐怕是暴利打压。

毋庸置疑的风口

虽然共享经济在高速发展过程中,面临很多争议与问题,但其美好的 前景还是得到大众的一致认可。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的《2016 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规模达 39450亿元,增长率为76.4%。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未来 几年,共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速度增长,到2020年交易规模将占 GDP比重的10%以上。 通俗来讲,共享经济规模会在未来几年来实现2年翻一番的增长状 况,这对于任何行业领域都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而在互联网+风潮的主导 下,资本也不断将一些传统的产业或商业模式同共享经济进行嫁接,井喷 式出现的共享商业模式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也给不少有意创业者拓展了 思维。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讲故事人嘴里或者创业者眼 里,都有自己看好的“共享”,这也带来了市场上一些五花八门的共享项目。

共享洗衣机:家电领域的试水

在共享洗衣机领域,海尔集团旗下“海尔洗衣”已经进入北京市的40 多所高校,在全国共计覆盖高校585所,覆盖学生人数超过500万。美的集 团旗下智能洗衣房“美美洗”也先后进入山西大学、中北大学等高校。创维 集团智慧家庭发展部牵头的“轻客共享洗衣”项目也在快速推进当中。 除高效外,也有企业尝试将共享洗衣机推向步行街和商业综合体,该 领域收费模式主要有按时间和按重量两种。通常高校里面洗和烘干费用平 均在一次6元的样子,而步行街一桶衣物一次20元左右。 离开了高效,共享洗衣究竟还有多少市场让人存疑,不过继“共享洗 衣”之后,苏宁推出了专门的“共享干衣”服务。消费者只要拿着自己的衣 物去苏宁易购的试点门店就可以根据工作人员的引导享受干衣服务。 当然,从卫生到使用便利性,“共享干衣”能否得到大众认可还真不 好说。

共享按摩椅:看上去很赚钱

如今在机场、购物中心、影院等场所,共享按摩椅已不算少见。和共享 单车、共享充电宝、迷你KTV 等设备类似,共享按摩椅是一种分时租赁生 意,建立在移动支付普及、人力成本上升、线上流量吃紧的大前提下。 摩摩哒、乐摩吧等连锁品牌已在全国上百个城市铺点,除机场和高铁 站外,商场、影院都成为主要铺设场地,前者宣称月营收超过2000万元,后 者也达到了1800万元,两者都运营超过1万台按摩椅设备。 大型连锁品牌漂亮的数据的确很让人心动,尤其是这类商用按摩椅 本身售价不高的情况下,入门级单台3000元~5000元,高档的在5000元 ~10000元的市场状况,让不少人投入10万即可在电影院或酒店完成铺点, 让很多个人创业者跃跃欲试。

共享图书:试图从小众市场突破

图书馆本身就是共享图书资源的一种了,难道互联网创业者还能有更 新鲜的玩法?事实还真是如此。继“借书人”平台之后,又一个“共享图书” 平台即将上线。这个名为“爱喜阅”的项目是一家致力于从传统连锁书店转 型为“共享图书”平台的公司打造。有指公司目前向社会投放的图书“售借 一体机”将于2017年8月1日进行内测。 运营较早的“借书人”平台运营一年多时间依旧没有突破小众的范畴, 两万多用户,借书者近3000人的数据在“共享经济”大潮下并不那么靓丽, 而且网友发现使用这个平台借书,不仅要缴纳和图书定价等值的押金,还 要支付快递费、包装费(计算方式为起始价+押金金额×2%),等书借阅归 还后,押金全额退还。一本书的阅读成本约有三四元左右,比图书馆的借书 成本要高,虽然可以将借来的书可以转借他人,让他人代还,就省去自己寄 回去的费用,可实际操作还是让人觉得麻烦。

共享应不忘初心

只要存在资源的闲置与终端市场的需求,就存在共享的可能,而移动 互联时代方便的网络应用和支付方式,更给共享经济成长提供了宽松的环 境。虽然共享的种类很多,实现的方式也多种多样,但当笔者以旁观者的 角度去观察、审视各种共享商业模式的时候,对类似共享充电宝、共享按摩 椅、共享单车这类需要投入巨大资源购买、制造全新资源的共享模式始终 存在疑惑。 借助互联网资源和数据的力量,共享企业强制性打破供需生态,看似 大公无私共享只有资产推动共享生态的做法真的正确吗?这种重度经营的 模式很容易制造出巨大的城市垃圾吧? 共享经济的初心是促进现有资源的高效利用,而重新调配资源、创造 产品的做法真的符合共享理念吗?

打破监管的灰色地带

伪共享之所以容易迷惑人,除其宣言的互联网流量变现和融资转换思路 外,更主要的是其运营很容易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上。以共享床铺为例,其作 为分时租赁旅店,经营许可、卫生管理、突发事件防护等等都需要投入巨大 的资源进行完善,而草莽式的开局,很容易在监管外获得非正当的收益,当其 将这些收益偷换概念为“共享”所得的时候,很容易打动投资人或大众。 共享本身有互联网+传统经济模式的融合与创新在里面,其一定程度 上改变了传统人们对所有权和使用权的界定,加上分时租赁的大规模应 用,很容易跳出传统监管体系之外,尤其是垮地区的资源调配,很容易踩到 监管的灰色地带。 新的经济形态很容易出现新的问题,尤其是当共享从基本生活用品或 者行为转向经济领域时,但为了共享经济能够健康、持续的成长,监管可以 说是未来共享经济的重中之重。

从实到虚的共享

汽车、家电、单车、充电宝、篮球、雨伞……下一个风口是谁?人们渴望 寻找并抓住这样一个互联网风口,并分享其高速成长的红利,可当能进下 来思考互联网为规模才能构筑护城河的本质时,又会发现个人力量的渺小, 难以抓住共享经济的风口,哪怕是尾巴。 当我们思考或者寻找下一个共享风口的时候,不妨更多想想自己能做 什么,有哪些资源是可以共享的。随着共享经济深度和广度的铺开,可预见 是以知识、金融为代表的非实体产品共享将成为大势所趋。 类似分答的知识付费平台,让知识拥有者甚至提问者,都能参与的共 享经济模式,才能全方位调动人们对共享经济的热情,从而让整个共享经 济规模持续成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