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亦生态败亦生态

乐视“生态危机”全回顾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生态造就的盛宴,恍如一梦

贾跃亭继创办乐视影业之后,继续创建乐视致新,推出了乐视盒子、超级电视等产品。这一系列大胆资本运作,无一失败,短短数年将乐视集团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版权影视库。

从视频网站起家,到横跨电视、手机、汽车、金融、体育、影视等诸多看上去貌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板块,在看客面前呈现出一个生态王国的蓝图,乐视可谓是用短短的六年时间演绎了一出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难见的奇迹。身为这个王国之主的贾跃 亭,曾经闪电般在三天之内套现25亿,这样的成功,即使是在互联网这样的热门行业中也是极为耀眼的。全盛期的乐视超级电视年销量高达七百万台,乐视体育拥有72%的独家转播,其中包括英超、中超的独播。那个时期的人们热衷于讨论“乐视会不会成为下一个BAT”,贾跃亭却给出了回答:他想要的远不止此。2016年,他在美国旧金山办了一场发布会,面对1400多人的媒体与嘉宾,贾跃亭高调宣布: “苹果、谷歌、亚马逊这些最优秀的公司都做不到乐视将推出的一切。” 这些话的底气来自于他在2013年提出的“乐视生态”概念。他期望将“物、人、组织、世界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紧密联结在一起”,他认为,生态与生态之间能够产生“奇妙的化学相互促进”,7个子生态能在碰撞协作中,连成一条线,达到共享用户的目的。

名为生态危机,实败于资金链

但是乐视这六年,难道真是顺风顺水蒸蒸日上的吗?贾跃亭所期待的“生态化反”,究竟何时才能触发反应条件?

在一年之前,诸如“供应商向乐视催债”、“乐视拖欠公关费”之类的传闻就在网络出没,然而传言的力量永远比不上文件 7月3日贾跃亭家族12.37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7月4日晚,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股份5.19亿股、近160亿元的股权被冻结。7月6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在灯红酒绿明星如云的发布会上,贾跃亭曾经不止一次演绎乐视的“七大子生态”布局,展望“生态化反”的将来。然而到了今天,这个将来却似乎显得遥不可及起来

有人将之形容为“刀尖上的淘金舞”,资金问题一直是乐视的短板,甚至据统计,乐视的负债率一直高达70%。然而神奇之处在于,每次贾跃亭都能化险为夷。

2016年9月,乐视宣布融资10.8亿美元,这其中柳传志、卢志强、沈国军、傅军等投资者功不可没。2016年11月,乐视汽车危机爆发,海澜集团、恒兴集团等一票“长江商学院同学”鼎力相助41亿投资,在一个月就几乎全部到账。回望乐视的过去六年,虽如履薄冰,营收增长却接近百倍。根据乐视网年报,2010年其营业总收入仅仅只有2.3亿元,而到了2014年,这一数字就已经飙到了68.18亿元,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首度突破了百亿元至130.16亿元, 2016年的营业收入更是达到219.5亿元,同比增长68%。有人说,乐视的生态布局大饼是够大了,但面粉却严重缺乏供给。薄如纸面,一戳不破、多戳几下终究还是破了。话糙理不糙。更直白一点地说,就是在构筑梦想高楼的时段里,盈利来的资金远不足够,根基薄弱的生态布局如同无本之木,抗风能力欠奉。横向比较一下其他品牌的“生态”,往往都是有了巨大收益后,在某一领域具有绝对话语权,才谈得上布局生态。腾讯、阿里、谷歌,概莫能外。然而,乐视却未能构建出足够可靠的造血系统。在影视领域,乐视影业远远称不上一骑绝尘,,爱奇艺、优酷土豆,包括华谊兄弟等仍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乐视手机及乐视电视更不用提。乐视的几乎每一个业务都是危机四伏,继续前进的能源主要来自资本市场,依靠着股市的上涨而侥幸逃离被质押变现的危机,然而,股市并不永远的单边上涨。

更不用说,即便是做生态,无论是乐视网、乐视手机还是电视,乐视生态之间基本上是各自为战。这样相对独立的“孤岛”式局面,距离规划中的“生 态化反”,一时茫茫让人看不到希望与前路。

生态危机后引发的链锁效应

缺乏地基的乐视生态之塔如今倒了下来,仿佛 多米诺骨牌,一环接着一环,根本停不下来。如同他在6月28日股东会上的讲话,乐视危机后,乐视收到97亿资金,事实上还款150多亿元,在归还金融机构的欠款之后,目前仍然没有获得金融机构的后续资金支持,多数还是观望态度。

不仅众多金融机构雪上加霜,索要债务,而在公司内部,也是危机四伏,乐视的离职潮还在延续,原乐视控股CFO吴辉、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乐视体育COO于航、乐视分管投融资的高级副总裁郑孝明、乐视金融掌舵者王永利和财务总监杨丽杰等在内的多员大将纷纷离职,这让乐视的未来始终罩着一层阴影。

还包括乐视的裁员风潮—在国内,乐视部分部门裁员比例超过50%;印媒报导称乐视印度裁员85%,两位主管智能设备和互联网应用的印度高管也已辞职;而在北美,乐视本周宣布在美国解雇325名雇员。

甚至为了解决资金危机,乐视不惜挪用易到13

亿资金,引发了与周航的撕逼大戏。随后,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集体宣布辞职。

据了解,上海市高院根据招商银行的申请,裁定冻结了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及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涉及的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12.36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此次标志性事件导致的直接结果是贾跃亭的离开。而仅在一年前的2016年的胡润百富榜上,贾 跃亭还以420亿元财富排名第31位,短短一年,曾万众膜拜的创业导师走下神坛,告别了他亲手打造的“生态”梦想。

谁会成为依旧立着的骨牌,难倒是“汽车”

截止到目前为止,乐视汽车仅仅在2016年4月和10月推出LESEE和LESEE Pro两款概念车,但法拉第未来倒是有一款准量产车型— —FF91。FF91用 在派克峰国际爬坡赛上表现告诉大家,它是一款不错的电动车,比特斯拉参加派克峰国际爬坡赛的特斯拉Models P90D的完赛成绩快了约23秒左右。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曾表示,现在是乐视最惨的时候,尤其是贾跃亭个人,自己没有丝毫想要落井下石的想法。“我们内部讨论这几年最好的产品理念,FF91几乎都是排在大家意见里第一位的,虽然产品存在严重的过度设计,但确实是少有的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另外,乐视的能力层面,也是全球为数不多具备智能汽车完整的基础研发能力的企业,具备这个能力的全球不超过五家。”

至于昔日那个人们所熟悉的“乐视网”,早已经越来越紧地与孙宏斌、与融创联系在一起。甚至有人从融创接盘乐视、购买万达的举动中看出联系,认为融创当初的醉翁之意在于传言中乐视手中的2万亩土地,由此预言“中国地产格局将被改写”。如果结局如此,乐视将如何续存并不被人们看好。

写在最后

尽管乐视的生态链已经分崩离析,而乐视剩下的产业并非没有价值,比如刚才提到的汽车,在浴火重生后,未尝不是一个新的开始。即使除了实体之外,整个乐视走过的历程,对于如今秉持互联网扩展化生态模式的企业而言,也有相当大的借鉴之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