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磊掌舵

小米撑腰,迅雷能回归正确航道吗?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迅雷现状曾经的国民级应用

诞生于21世纪初的迅雷无疑已经是互联网圈子里的老前辈,2003年前后,伴随着中国互联网普及运动的开始,大批的网民涌入了这个崭新的世界,随之而来的是这些人对于娱乐和游戏的渴求。此时的迅雷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通道”角色,它将网络上形形色色的资源通过自己传输到千万台个人电脑上,一时间,迅雷这种工具成为了装机量仅次于QQ的软件。

直至今日,迅雷也仍然是为数不多的几款国民级的PC应用之一。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领域,迅雷能够掌握数量庞大的终端用户群体,本身就有足够 广阔的前景和未来,尤其是迅雷在2009年便推出了会员系统,并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了大批忠实用户,都能让其具备较好的起点,然而,无论是流量还是用户忠诚度,都未能让迅雷成长为BAT似的巨头,即使是在众多竞争对手销声匿迹后,迅雷也未能成功走向巅峰。

在不断尝试中耗费资源

坐拥数量庞大的用户资源,成为互联网下载行业“独角兽”存在的迅雷很早就知道光靠下载一项业务难以成为真正的巨头,平台化发展带来多元化需求,维持“下载”这一核心业务的同时,迅雷积极尝试创新,不断将触角伸向新的业务领域。

从网页游戏、手机软件、安全助手、游戏加速到在线视频、终端硬件等等,迅雷都有尝试,庞大用户流量和从付费会员资金成为迅雷不断尝鲜的“底气”,可大多数迅雷尝试的项目最终的结局都不咋样,大有“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感觉,而在一轮又一轮的尝试中,迅雷很多时候扮演了市场培育和试错者的角色,不仅仅是金钱资源被损耗,用户流量也被新兴的平台夺走。

纵观迅雷这些年的尝试,其首先错过的便是浏览器市场,当Maxthon用户群还很小、360也才刚开始做浏览器的时候,迅雷浏览器却一再迟到,最后错失整个市场,而流媒体兴起的岁月,迅雷看看起步阶段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却在后期的运营中

Flashget、bitcomet 、QQ旋风、电驴 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成为了历史名词,当竞争对手逐渐销声匿迹时,迅雷并没有剩者为王的喜悦。回顾过去几年,迅雷在坚守下载核心业务的同时,不断尝试流媒体、硬件、短视频、网络服务等等业务,多元化的道路更多时候却是给人苦苦挣扎的印象,而相比迅雷旗下琳琅满目的产品,十四年来首换帅更能成为舆论讨论的焦点。

渐渐迷失。如果说浏览器和流媒体同迅雷核心业务的交集并不紧密,那移动互联网时代,应用商店布局的混乱则是相当大的败笔,看着逐渐成长起来的91和豌豆荚,迅雷逐渐成为了“看客”。

整体企业运营在战略上的不清晰,让迅雷错失了一个又一个风口,但转型又是大势所趋,虽然“无疾而终”的项目很多,但多年的沉淀依旧让迅雷尝试的某些项目走上了正轨。

老去的迅雷还在忙活啥

下载付费会员一直都是迅雷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其一直以来的主营业务,而基于庞大的用户群体,流量变现的广告业务,也是其当下主要的运营对象,可在“成功”是下载工具的“墓志铭”的讽刺下,这些传统业务只能让迅雷一天天老去,市场对迅雷业务的关注点更多还在那些创新和转型上。陈磊能够掌舵迅雷,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其负责的CDN服务项目持续成长,星域CDN系统与“水晶计划”的推出也成为迅雷转型的正式起点,而除了转型网络服务外,迅雷短视频作为近期培养的项目,同样增长非常迅猛,有了流媒体时代迅雷看看的经历,短视频或许能走得更稳一些,只不过CDN服务更针对B端市场,而短视频领域迅雷还是新人,这也导致近段时间里,迅雷有些淡出大众消费类市场的感觉。

转型大趋势成败皆趋势

迅雷孤独的苦苦挣扎,无奈他以前的对手早已销声匿迹,迅雷的成长源于其对互联网普及时期,网民对资源分享的渴求,“通道”类型的下载工具一度成为互联网领域的风口和焦点,Verycd、比特彗星、快车、QQ旋风、迅雷等下载工具一度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下载工具是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的一种历史阶段的产物。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其他地区,都没有见到这么多的下载工具蓬勃发展。与其说这些下载工具的成功源于技术,不如说是在特定时期、特定网络环境下趁势而起的宠儿。

然而,随着居民网络带宽提升和互联网应用的深度挖掘,专属下载工具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PC用户直接使用浏览器下载不见得慢多少,而智能终端设备去中心化的应用需求,更让应用商店强势崛起,并控制了应用入口。整体大环境和趋势的变化,让迅雷走上了下坡路。

行业大环境趋势的变化导致了专属下载工具企业的变化,从迅雷的起起伏伏可以看出,互联网企业成败需要的往往不是打败竞争对手,而是能够顺应潮流趋势。虽然迅雷转型之路并不平坦,不过从 目前的状况看,CDN服务似乎是条不错的路,至少直播、短视频大趋势明确,迅雷也借助CDN服务的开展,拿到了不少行业成长的红利。

转型网路服务商的路并不好走

企业转型之路从来都不是一路平坦的,在不断尝试中,迅雷一路磕磕碰碰地寻找到自己方向,其整体业绩开始反转的同时,付费会员营收虽然持续增长,但占总营收比重却在下降,而互联网广告和以CDN服务为核心的云计算业务却持续出现高增长态势。迅雷2016年财报显示,云计算业务在内的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IVAS)收入为4990万美元,同比增长16.7%,而云计算业务不论是贷款销售业务还是CDN客户数量,都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营收同比增长230.4%。

看上去转型网络服务商,从服务个人消费者的下载工具转型为服务B端企业的网络服务商是条可行道路,但是CDN并非迅雷开辟的全新市场,其本身就一直都是传统网络服务商的业务范畴,其行 业本身就存在网宿科技和蓝汛这样的巨无霸,迅雷能够分享到其中红利,恐怕除了技术、运营方面的创新,同行业本身高速增长的趋势也是分不开的。

但关注CDN及云计算市场“蛋糕”的企业本身太多了,随着市场增速的放缓,跑马圈地时代的过去,迅雷能否从网宿科技、蓝汛甚至阿里、亚马逊“巨鳄”嘴里夺食还真不好说。

迅雷十四年来首换帅

从多点开花、看不到重点的多元化到网络服务、云计算为主的战略转型,迅雷在邹胜龙的带领下经历了十四个春秋,相对稳定的领导团队也是迅雷这些年敢于尝试、能够顶住失败压力的原因吧。不过在发展日新月异、瞬息万变的互联网领域,长期“一成不变”似的稳定显然不利于企业持续成长的,而在迅雷尝试转型的过程中,陈磊渐渐走到了台前。资料显示,陈磊于2014年加入迅雷,担任CTO,负责云计算业务;2015年11月,开始担任网心科技的CEO、迅雷联席CEO。在加盟迅雷之前,他担任腾

讯云总经理和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在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和董事会的眼里,陈磊在过去2年多的时间里,从迅雷CTO到联席CEO再到CEO,陈磊作为公司云计算战略的主要推动者,展现出了出色的创新能力和坚韧的突破能力,非常适合迅雷转型发展的需要。

未来猜想业绩证明能力

除靓丽的个人简历和被高层一致看好的品行外,陈磊加盟迅雷后的三年时间里,其用实实在在的业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2015年11月,陈磊开始担任迅雷联席CEO。迅雷云计算业务自2015 年第三季度推出后,连续七个季度实现高速增长。今年第一季度,该业务实现了环比增长36.3%、同比增长86.5%的增幅。

陈磊不但带领迅雷云计算业务取得了靓丽的营收报表,更在群雄环绕的CDN领域赢得了小米、爱奇艺、熊猫直播、bilibili、陌陌、触手、战旗直播、大朋VR、GOGAL够格等百家直播企业提供服务。这些业绩不仅仅证明了陈磊的能力,更成为了迅雷整体转型的保障。

小米撑腰迅雷转型

前面提到,迅雷能够长时间尝试多元化发展,且盯住失败的压力在于其拥有一个稳定的管理层,而另一个因素便是小米在背后的支持。小米很早就对迅雷进行资本投入,更成为其第一大股东,除看好迅雷的用户群体外,其多次明确表示非常看好迅雷“星域”CDN。

两者的合作完全够可以构建一个“云+端”的全新生态圈。云方面,迅雷有云加速、云存储、云处理等云计算实力,小米有小米云、金山云、世纪互联;端方面,迅雷有为星域CDN已部署下10万+智能硬件终端—迅雷赚钱宝,小米有智能家庭布局资源,小米手机、小米电视、小米盒子及未来更多的小米智能家居产品。通过星域,把4亿迅雷用户、1亿小米用户、百万数量级赚钱宝和小米智能家庭生态链串联在一起。

从这个角度看,小米不仅仅为迅雷转型撑腰,更借助迅雷CDN服务完成了自身终端产品应用服务的拓展。

创新打开B端网络服务

“星域”CDN显然成为迅雷重要的转型方向,其服务重点已经从个人消费者转移到了B端企业市场。一方面,“星域”CDN基于迅雷10年的下载与加 速技术,突破性地采用共享经济云计算的方式,推出了迅雷赚钱宝这样一个小个头产品。迅雷赚钱宝把用户家里的闲置带宽变成CDN,再转售给企业,用户同时赚取一定的费用。

“无限节点”让“星域”CDN能够充分利用无限量的末梢带宽,打造“无限节点式内容分发网络”,加上迅雷“星域”的调度以及动态防御及弱网加速,综合提升平台性能。创新的运作模式,让“星域”CDN能够以较低的成本杀入市场,低至0.1元/ GB(流量计费)或者是9999元/G/月(带宽计费)的价格,的确能够赢得不少初创视频平台的欢迎。

技术的创新让迅雷能够在竞争激烈且看似格局稳定的B端网络服务市场拿到属于自己的市场份额,而无论是本身转型还是小米的推动,迅雷必然会将B端企业网络服务作为其重要的业务组成部分,未来网络服务及云计算在迅雷业务中的比重恐怕还会越来越大。

写在最后:不努力就不会有未来

邮局不努力,顺丰就帮他努力;银行不努力,支付宝就帮他努力 迅雷能从众多下载软件中脱颖 而出并一直坚持到了现在,不能说其是一家不努力的企业,但当其在下载领域取得成功后,的确少了一些勇于进取的精神,并渐渐在多元化中迷失了自己。新旧掌门人的交替,更多是对迅雷未来航向的确定。未来,人们或许能够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迅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