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还是革新?

拯救中国联通的路只能自己走

eFashion Magazine - - 1111 -

因制定改革方案而从4月5日停牌到8月21日的中国联通A股和H股,重新开盘首日的股价收出“一字板”,开盘涨停价位封单数量超10亿股,对应封单金额超过80亿元。截至收盘,中国联通全天成交1.79亿元,换手率0.10%。由此可以证明,市场对于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期待还是很大,毕竟如果中国联通在宽带业务和4G业务上不能有所突破,那么混改可能就成了中国联通最后的救命稻草。

混改方案千呼万唤始出来

在首批确定央企混改试点单位中,中国联通 是唯一一家集团整体混改的试点公司,在引入社会资本后,联通集团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降至36.67%,打破了国资占大头的政策红线,进一步形成混合所有制多元化股权结构。从刚刚出台的改革方案来看,主要从公司股权结构、员工持股以及董事会结构三个方面做出了改变。

中国联通本次混改引入了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与自身具有协同效应的战略投资者,包括大型互联网公司、垂直行业领先公司、产业集团和金融企业、产业基金等,包括中国人寿、腾讯信达、百度鹏寰、京东三弘、阿里创投、苏宁云商、光启互联、淮海方 舟和兴全基金等,共计 9 名特定对象。本次混改过程中,拟向战略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90.37亿股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约617.25亿元;由联通集团向结构调整基金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本公司约19.00亿股股份,转让价款约129.75亿元;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不超过约8.48亿股限制性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约32.13亿元。上述交易对价合计不超过约779.14亿元。

本次联通混改也首次提出了设立股权激励机制,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不超过约8.48亿股限制性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约32.13亿元。根据中国联通

8月20日晚,历时一年、屡经波折的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最终落地。规模高达780亿元、国内四大互联网公司悉数参与,背后还有数不清的关注者,中国联通可以说开创了这一轮央企改革以来诸多先例。

2016年财报,公司目前员工人数在25万,此次股权激励对象不超过7550人,占到员工总数的3%,该激励方案有效期60个月,其中限制期24个月,其后的解锁期为36个月,不过解锁要求相对严格,需要联通公司在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利润总额达到2016年的14倍、28.6倍、42.6倍后,才可解禁相对应份额的股票。

此外,混改后中国联通A股上市公司的董事会结构也将发生改变,其中民企战略投资者将有3个 董事席位,政府代表3人,联通集团2人,国企战略投资者1人。在联通董事会中,联通管理层与民营股东代表将占据董事会多数席位,这意味着民营资本在公司决策层面具有话语权。在公司治理结构设计上,中国联通通过本次混改将形成多元化董事会和经理层,以及权责对等、协调运转、有效制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治理机制,并将引入新的国有股东和非国有股东代表担任公司董事,进一步明确董事会在公司的核心地位,落实董事会重大决策、企业选人用 人、薪酬分配等权力,将完全将由董事会决策,接受股东大会、监事会监督。

中国联通已退无可退

从已经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次混改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家庭互联网、数字内容、零售体系、支付金融等领域都可以与中国联通现有业务开展深度战略合作,扩大中国联通在创新业务领域的中高端供给,培育壮大创新发展的新动能。

不过,从此前的业务和财务数据来看,中国联通的混改可能是目前仅有的拉动业绩增长的举措了。7月19日中国联通对外公布了2017年6月份的运营数据。与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相比,虽然中国联通的移动出账用户数据在上半年保持了平稳增长的态势,但增长数量仅为中国移动的三分之一左右。而中国联通的宽带业务数据更是惨淡,上半年的增长仅为中国移动的10%还不到,特别是5月和6月,其全国范围内净增用户数仅为5.1万和1.6万,相当于6月份每个省平均只新增了500个用户。

如果把目光放大到所有业务,中国联通可能

是三大运营商中最弱势的一家,4G用户数不及中国电信,宽带业务被中国移动超越。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的净利润为627亿元,按工作日计算,日均利润3.48亿,而中国联通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2409.8亿元、利润总额只有5.81亿元,2017年上半年业绩略有好转,利润总额也只有区区33.1亿元。

就连中国联通的固网优势也被中国移动超越,后者固定宽带用户数目前是联通的1.2倍。此外,中国联通的4G用户数也已经不及中国电信,根据各家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移动4G用户数为5.93亿户,中国电信为1.52亿户,中国联通为1.38亿户。

混改背水一战能否力挽狂澜

对于此次混改,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表示,混改不是为了筹集资金,而是为了配合政策发展使得中国联通集团的营运更加市场化。据了解,本次混改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4G及5G相关业务和创新业务建设,加快推进公司战略转型。

从混改方案来看,中国联通引入BAT可以利用其流量入口优势,逐渐减少对线下渠道的依赖,降低运营成本,提升流量经营。此前中国联通曾经与腾讯和阿里巴巴分别合作推出腾讯王卡和蚂蚁宝卡,大大提升了中国联通4G户均流量。此外,中国联通可以与此次参与的技术支撑公司合作,在物联网、CDN(内容分发网络)、系统集成等垂直领域展开深度合作。此外,名单中的产业基金则为中国联通提供其投资的大量央企、地方国企、民营企业进行更多对接的机会。

不过,即便混改方案引入了这么多优质合作方,但混改也只是为中国联通转变竞争劣势提供了一个机会,而中国联通最终能否成功地实现逆转甚至击败领头羊中国移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当然是要借助“第一家进行混改”的先发优势,争取更多的政策扶持。政府相关部门也希望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中国联通的竞争实力,激发市场活力,实现相对均衡的竞争格局。因此,中国联通的混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联通有希望争取到更多的政策扶持。此前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2016年股东大会上也曾表示: “具体操作来说,各部委都有不同规定,改革就是要突破很多过去的不合理的规则,但还需要时间来进行方方面面的沟通,我们已经和10个部委进行了沟通,中国联通也希望通过这次改革为国家深化改革做好示范。“

此外,中国联通对于战略目标定位的改变也很重要。在今年3月16日的2016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中

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已经承认中国联通错失了4G时代的商机,并将2017年的4G网络投资同比削减31%,计划建站数量也比上年度减少了56%,降低到15万个。缩减投资的背后,是中国联通用户数量仅为竞争对手的几分之一。如今,中国联通很有可能已经放弃了4G的追赶,而把突破点放到了尚未成熟商用的5G上。

根据工信部、中国IMT-2020(5G)推进组的工作部署和三大运营商的5G商用计划,我国将于2017年展开5G网络第二阶段测试,2018年进行大规模试验组网,在相关国际机构公布5G正式标准后,2019年启动5G网络建设,最快于2020年正式商用5G网络。而这个时间点正巧与中国联通混改的时间点相对应,因为等混改方案批复到资金到位,最快也要2018年初,而2018年已是5G大规模试验组网的阶段,混改引入的资金很有可能会直接投入到5G试验和5G建网准备中去。其实早在今年3月的2016年度业绩发布会上,王晓初就已经明确表示,为应对5G时代的来临,决定不派发2016年度末期息,以为未来筹建5G网络的资金作好准备。

结束语

无论如何,中国联通的混改很可能将成为国企改革的“典型案例”和“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之一,从而拉开国旗全面混改的大幕。分析人士对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也都表示了谨慎的乐观。“混合所有 制改革是深化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而中国联通又是混改中最受关注的公司,从某种角度来讲具有标杆意义。”安信证券认为。万联证券首席投资顾问古振华则指出,“只要对电信运营商保持控股和控制力就可以,联通混改的空间很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