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舌尖上的雾霾!

科技厂商扎堆空气净化器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014年初,柴静的一部《苍穹之下》仅1天就在主流视频网站获得了超过3100万次的播放量,除引发了整个社会对于雾霾的讨论,也成功引爆了空气净化器市场。继智能手机、智能路由器等智能终端产品后,小米、锤子等科技企业再一次将目光放到了同一个产品领域,加上传统家电企业和专业环保企业,一场以空气净化器为核心的混战在所难免。

气儿一些。 同时,对于空气净化器产品领域的布局,也 是各大科技领域企业多元化布局的重要环节, 以小米为例,借助庞大的硬件产业链,其控股众 多相关领域的企业,除品牌和营销的拉力外,本 身各个企业间的相互采购也能形成健康的自生 态循环。此外,科技企业扁平化的营销渠道,也 能有效降低成本,让大众也能轻松获得一台适 宜的空气净化器。 开始,必然是极为惨烈的。 空气净化器市场成长初期,有着品牌和技 术优势的海外军团具有明显的先发优势,占据 了大量市场份额,而以海尔、格力、TCL、小米等 为代表的国产品牌想要崛起,两大阵营的碰撞 不可避免,而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强势进入,用超 低价追求市场占有率的同时,同样会让空气净 化器领域出现同智能手环、智能电视一样赔本 赚吆喝的状况,技术、资金、渠道实力较小的企 业很容易被市场淘汰。 当空气净化器同冰箱、洗衣机、空调一样 出现由数家巨头组成第一梯队的“寡头格局” 时,整个市场也会进入成长期,而这背后,恐怕 是数百家品牌淡出市场的残酷结局。

件企业在多年的沉淀下让贴牌成为异常简单的 事情,这也是当前空气净化器领域品牌众多的 重要原因,而无论互联网科技企业还是初创企 业,完备的代工产业链有效降低了进入门槛。 除了门槛较低外,空气净化器产品的高利润 也是资本和企业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价格越 高,产品质量越好”一类误导性极强的宣传,加上 市场成长初期消费者认知的偏差和空白,很容易 被企业抓住漏洞谋求高利润,低门槛高利润的状 况更加剧了空气净化器行业的野蛮发展。 然而,随着空气净化器整体市场的成熟, 消费者对产品认知的提升让滥竽充数者生存 空间越来越小,以CADR值、CCM值、噪声和 净化能效比四个主要指标组成的空气净化器 新国标明确提升了行业技术门槛,加上互联网 科技厂商的广泛宣传,空气净化器实际技术门 空气净化器新国标GB/ T18801-2015在参 考美国AHAM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加适应中 国国情的项目,如气态污染物的检测方法及要 求。新国标明确规定了净化器的关键参数,侧 重点主要是“三高一低”指标(高CADR值、高

mg)是国标中规定的另一项重要参数,它表示 滤网在“报废”之前能够净化目标污染物的总 量。CCM值越大,则滤网的使用寿命越长。 国标规定甲醛和颗粒物的CCM最高分档 分别为F4和P4级,这个定级的门槛非常低,大 部分的净化器都能够达到,并不能有效区分产 品的低端和高端。所以光看净化器CCM分级的 意义不大,一定要看具体的CCM数值是多少。

高净化能效值:

( W•h)。

低噪声值:

要意义。 净化能效表示空气净化器 消耗1度电所产生的洁净空气体积。针对不同目 标污染物,分别有甲醛和颗粒物净化能效。GB/ T18801-2015标准中规定:颗粒物合格级不低 于2.00,高效级大于5.00 ;气态污染物合格 级不低于0.50,高效级大于1.00,单位:m3/ 净化能效值是直接评价一台空气净化器好 坏的重要参数,在相同CADR值条件下,净化能 效值越高的净化器,则代表越节能省电。 GB/ T18801-2015规定净化器 的最大档的声功率级噪声值不能超过70db。理 论上高CADR值离不开大风量,但是风量越大 噪声也就越大。因此,高效的净化器可以采用 更好的风机与设计更合理的内部风道来降低噪 声,在保证较高CADR值的情况下,最大档工作 噪声值能控制在60~65db。 如果将国标看做及格线,那各家空气净化 器的品质和护城河就需要四个主要参数共同构 建,综合参考这四个参数对消费者选购有着重 想要在上千个空气净化器品牌中脱颖而 出,对于很多初创小企业而言是非常困难的,不 少空气净化器品牌便利用消费者“以洋为佳, 以贵为好”的心态假冒“进口洋品牌”,包装自 身品牌和产品的同时,也套取了高额利润。 早些年,一家自称来自德国的空气净化器 康纳利就被爆出其实是广州佛山一家小企业“ 制造”出来的。这家企业在没有任何生产线的 简易厂房里,将采购来的外壳、滤网等一系列 零配件加工组装成空气净化器,同时注册洋 商标,并从不法认证机构处购得相关的产品认 证,摇身一变就成了“德国原装进口”,并高调 宣传其“六层过滤,除甲醛、MP2.5、二手烟、 杀菌、负离子加湿”等多重功效,将成本不到 300元的组装产品在市场上卖出3000元左右 的价格。 在空气净化器领域,洋品牌平均售价高出 国产品牌的一倍左右,巨大的利润诱惑下,一些 企业会专门跑到国外去注册一个商标,“出口 转内销”的套路绝不新鲜,而更多品牌则是直 接取个洋名字忽悠消费者。大量初创的空气净 化器企业根本不具备核心竞争力,贴牌的产品 加上网络、电商平台上的故事,往往能将身价 太高十倍甚至更多,从而赚取巨额利润。 对于一个陌生领域的陌生品牌,大众消费 者辨别的难度较高,反而是小米、锤子这样的 互联网科技品牌,虽然其“空气净化专业性”容 易遭到质疑,但多样化的生态产业链布局,反倒 让其空气净化器类产品“传承有序”,更便于消 费者了解。 同冒充洋品牌相比,虚假宣传在空气净化 器领域更是泛滥。“PM2.5去除率99%”、“甲 醛清除率98%”、“除菌性能99%”等等字眼往 往很容易误导消费者,而且各家产品在宣传过 程中往往也会避重就轻,除选择性遗忘去除甲 醛的CADR值、净化能效值外,未标称适用面积 或实测值未达到其标称的适用面积及能效等级 等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对于参数虚标的问题,建议消费者在选购 空气净化器产品的时候,注意厂商提供的第三 方检测报告,不过本身第三方机构数量同样不 少,消费者很容易被各种数据和报告绕晕,可信 度最高的莫过于以质检总局为首的相关部门的 抽查,一般来说一年一次。 事实上,连飞利浦这样的一线品牌在宣传 过程中都出现过“傍”钓鱼台国宾馆这样的虚 假宣传,整个市场还能有多少信任感存在呢? 可在刚需面前,选购一台空气净化器又是非常 必要的,于是,我们建议按需、按品牌选购!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