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祥 许宏宇

我请你演杀人犯,你请我演大反派

ELLE (China) - - MEN -

很巧,曾国祥和许宏宇的英文名都叫Derek,同是天蝎座,都在大学时立志成为一名导演。许宏宇进入陈可辛公司时,曾国祥已经离开,两人接棒。许宏宇听说过曾国祥留下的很多厉害故事;曾国祥听说过许宏宇是超有才华的剪辑师。

终于,在《七月与安生》里,两人第一次合作,曾国祥是导演,许宏宇是剪辑。许宏宇首次执导《喜欢你》,曾国祥打算在其中演个角色,可惜撞上《七月与安生》的宣传,没赶上档期。

错过无妨,在ELLE的撮合下,两个人再度同框。他们都具备才华和谦逊,却也拥有不同的气质和性格,就像一人短发,一人长发;一个“兼职”演员,一个玩过乐队;一个觉得冷气太弱,一个觉得冷气太强,完全不同体质。所以,一个人拍出了两个女孩的残酷青春,另一个人拍出了大叔和萝莉的梦幻爱情——用电影发声,发出了自己所相信的声音。电影是他们最好的注解。两位新生代导演,如在酒吧那样愉快吹水,男人谈论女生,讨论对婚姻爱情的看法,还有“当导演”的特别福利,从两人共同的女主角周冬雨聊到共同的监制陈可辛。在这些日常对话的拼合下,两位年轻导演有了更清晰、更有趣的面目。

曾:我本来是要去演《喜欢你》的,很想去玩,看看你拍戏,还可以和周冬雨演一下对手戏。许:你演过很多好玩角色了……下次可以找你演一个杀人犯,外表是笑呵呵的,内心住着阴冷的杀人犯那种。曾:那你也可以来演我的戏,反派,始终没人猜出来你是反派——因为你外表看起来很斯文。许:刚开始拍《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导周冬雨,只好问监制Jojo,Jojo和我讲了很多你们拍《七月与安生》的情形,说周冬雨本性就是这样,让我要找出她的特点来。曾:周冬雨的性格很爽很直,当不熟悉她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女的怎么那么没礼貌啊”。其实,她是没想那么多,有什么直接说出来。到后来,你会欣赏她的性格。难得有真实的朋友,不用猜她心里想什么。许:感觉和你有点像。不过,我还是会“嫌弃”她,她也嫌弃我,她总会说我娘(笑)。曾: (笑)她还跑来问我,你是不是gay啊。

许:我一开始想象中《喜欢你》的女孩不是她那样的类型——反正不是那种美。我有把这种感觉放在了电影里——金城武也嫌弃她啊。

曾:我完全把她当兄弟看,不当女的。拍完之后,还常常会约出来喝酒。许:你拍过那么多戏,有没有爱上过你的女主角?曾:真的会。很多时候你要拍好一个人物,你自己要先爱上这个人才行。你用很多方法催眠自己,爱上这个人,才能拍出来。许:你比较幸福,《七月与安生》一次爱两个。曾:你比我更多,《喜欢你》还有林志玲、奚梦瑶。那拍完这部戏,有没有多很多女生向你表白?

许:有啊。到现在我的导演费都还没有给我!我去问监制,是不是打算用美色抵了啊。曾:这算是做导演的福利之一。不过,我这方面一直很差的——因为我一直有一个固定女朋友(笑)。

许:他们都说我,你拍的《喜欢你》怎么跟卡通片一样?我会说,我想拍的爱情就是这样,很童真,很卡通,有点傻傻的。

曾:我是挺悲观的人,也不想结婚。两个人开心在一起就好了,用婚姻证明给别人看你们多相爱吗?结婚到最后不还是离婚了吗?要浪费那么多钱、搞那么大的事干吗?结婚是多余的。

许: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很多年了。

曾:我相信爱,但很多时候爱是会被生活打乱的。两个人永远走在一起,很难很难,所以能否保持好的沟通,特别重要。

许:倒是跟陈可辛很像。我以前都不知道陈可辛和我爱情观那么不一样——他也拍爱情片,也谈过恋爱,怎么会不相信呢?人人都谈恋爱,享受恋爱,肯定意乱情迷过——开始以为他怕我们八卦,后来知道他真的没有。他一直都在劝我,不要去拍幻想的那几场戏。

曾:我也一样啊,《七月与安生》的结尾陈可辛一直不喜欢,说太多反转了,观众看不进去。他很坚持,有一次说得很严重,“如果不改结尾,整部戏都塌掉”,说完我简直崩溃了。

许:他是我见过说话最夸张的人。觉得一个东西好,就说到仿佛世界最美好,觉得不好,就像是犯了下地狱的罪。刚刚开始工作我很疑惑,他说你不好的时候,好像你根本不懂电影;说你好的时候,好像马上可以拿奥斯卡。虽然我已经很清楚他说话的方式,可还是会中他的圈套。

曾: (笑)他这种说话的方式也是在催眠自己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