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asa

no fear in the heart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TRAVEL 旅游 -

当飞机在拉萨贡嘎机场落地的那一刻,如同11年前一般,高反给四肢和大脑带来了强烈的沉坠感。还未出机场,人们纷纷从刚取到的行李箱中掏出墨镜、口罩和长袖衣衫进行“全副武装”。这就是拉萨,高原阳光的紫外线让人防不胜防。

拉萨这个地名,最早可追溯到1300年前的“逻娑”,在藏语里为白山羊的意思。据史书记载,公元641年文成公主入藏时,拉萨原名卧马塘,是一片荒芜之地,唐朝随嫁带来的佛像只得用白布幔围着供奉。吐蕃王松赞干布动员臣民兴建大昭寺、小昭寺等建筑以供佛事。大昭寺的基地原本是一个湖,按照文成公主的佛学主张,用白山羊背土填平,因此后人便把卧马塘改称“逻娑”。大约在9世纪初,“逻娑”即改称“拉萨”,意为神池、神仙居住的地方。

当思考如何介绍拉萨时,你会发现竟然无从下笔。是啊,以拉萨为代表的藏地历史太悠长丰富,也因为经济发展带来的社会巨变,加上文化差异,让身在其中的外来人更是茫然。好似唯一不变的,是那雪山、青草,和美丽的喇嘛庙。这次重回拉萨,就像郑钧《回到拉萨》所唱,确实是回到了阔别很久的家。因为工作原因,结识了许多定居拉萨的朋友,再经朋友介绍朋友,不经意间也算走进了大半个西藏圈。我想,不论汉藏,纯净的天空下,他们都有着一颗纯净的心,各自走在朝圣的路上。他们的故事,或许能带你发现一个不一样的拉萨。

因为拉萨·松赞曲吉林卡的开业,白玛多吉最近一直都待在拉萨。这位曾经的央视纪录片导演,如今的松赞精品系列酒店创办人,终于把他那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安在了拉萨河北岸的山坡上,与布达拉宫隔江相望。10栋藏式建筑依山势缓缓而起,其建筑设计借鉴了西藏建筑典范罗布林卡新宫的形式。为此白玛特意请来了布达拉宫的建筑专家,重现了13世达赖喇嘛之前的砌墙形式。在酒店建造过程中,总有藏民前来观摩。而每年10月21日,藏民就会将自家出产的牦牛奶和蜂蜜供奉进布达拉宫,经专人秘密调配,成为布达拉宫外立面的涂料。刷完后走入其间,奶香四溢。白玛也从布达拉宫购入这些剩余涂料,粉刷在了酒店建筑的外立面上。白玛说,“这也许是松赞历史上最好的一家酒店了。”而拉萨的老人说,“在这里就像小时候走在八廓街上。”

这个月,《Elle Decoration 家居廊》携手《Louis Vuitton City Guide》来到雪域高原,走进“日光之城”拉萨。临出发的前一天,电影《冈仁波齐》在国内公映,电影海报上写着:“我们都在朝圣的路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