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in Blossom

再生繁花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VISIT - 摄影 朱海 造型 韩超 采访、文 Alla 化妆 Echo 编辑 李钰婷

“即使再漂亮,再舒适,如果不能让我随时随地工作的话,也就不会觉得那是我的家。但我的工作是快乐的,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如今仍常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王小慧,一定是“没有比在工作中获得愉悦更美好的幸福”的信奉者。

敲开王小慧的家门前,对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艺术家的感性认识,都是从她的自传性书籍《我的视觉日记》中读到的。同济建筑系毕业的天之骄女,却在德国留学的一次车祸中痛失丈夫,自己也身负重伤,从病床上苏醒过来将镜头对准自己破碎的脸按下快门开始,她一直用相机记录自己的生命。通过《我的视觉日记》,她不同寻常的经历和充满生命灵光的艺术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时间从不停止向前,如今,再版过四十余次的《我的视觉日记》出版已经15年了。王小慧和德国的不解之缘,让她作为“中德文化交流使者”的形象深入人心,旅居中德两地的王小慧更把在上海的新家落户在上海中鹰黑森林—一个以德国最大的森林山脉命名的科技健康住宅小区,与她的“黑森林·王小慧生活艺术馆”近在咫尺。艺术馆中陈列着她最新的纳米摄影作品,以及她的《生命之果》系列雕塑,这些作品一如既往地表达着永恒的主题“生、死、爱”。

她的摄影艺术已经从写实、印象派蜕变为抽象,而她的家里,住宅虽已升级到“恒温、恒湿、恒氧”的高科技,但有些时光是被凝固的,仍然还原着她生命的底色:父亲的遗物,从山东黄县富豪爷爷那一辈继承下来的两张红豆杉中式高脚小茶几;母亲的遗物,母亲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时文学家茅盾送的一架钢琴,钢琴上摆放着与母亲不同时期的合影;最多的还是她英年早逝的丈夫俞霖的遗物,当年一起旅行时带回来的小雕塑、陶哨、包豪斯著名的小鞋楦,以及他某一年送给她的生日礼 客厅另一侧成为收纳回忆的地方,靠阳台一角的小几上摆放着英年早逝的丈夫俞霖送的生日礼物——亲手凿出的刻瓷画盘。家也是王小慧吐纳艺术的地方,墙上挂着她的作品《一万个梦》,沙发上摆放着以她自拍像《春夏秋冬》为原型的艺术靠垫。对页: 1. 餐厅。餐椅是她自己设计的,不锈钢条上刻的是中外哲人名言,餐边柜上摆放的是好友艺术家马树青的

画作。2. 进门的玄关处。中国红的唇形沙发“kiss”与她的摄影作品《女人的上海花园》凸显了家的地域感,也可一窥女主人内心的柔情

娇媚。3. 纯银茶具映衬着墙上她在奥地利工坊制作的纳米版画,光泽感颇为提气,金属小镜框里镶着王小慧当年与俞霖的合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