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

ELLE Men - - FEATURE -

7月16日,三百多个掌悦的受难者齐聚上海,在普陀区经侦队门口排起了报案的长队。一位姓吴的警官将其中二十

来个“代表”带入了食堂,安抚他们道,此案涉案金额不大,“是个小案子”,应该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一周后便会更新进展。上海群的群主缥缈被推举成总代表,负责和警方接线。

缥缈等了两周,没有等到吴警官的电话,微信群里的催促如鼓点般传递着越来越糟的情绪,有人忍不住就会说, “上海人投得少,所以不积极”,到了8月后,就只有零星的发言。缥缈终于在警局用电话联系到了出差中的吴警官,却感受到180度的语气转弯。“他的口气再也不是当初在食堂里那么自信了,他说这个案子很复杂,不是几个月的问题了,要做好一年以上的准备”,缥渺告诉记者,对方的意思是,案件要拉长线来调查,再也不会主动通知……

半个月来,这位从事IT的年轻人感觉亲身走进一出荒诞剧,8月3日,上海各区县公安联合发布P2P爆雷平台的立案通告,一天里,44家曾经的“金融骄子”摇身落得“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群里的大石头落下,众人终于看到掌悦进入了立案范围,但缥缈很不是滋味,平台的383家借款方里大多数都是空壳公司,吴警官表示要一家一 家查,谈何容易。“等于说彻头彻尾就是个骗局。”缥缈说。

但为什么一两万人走进了这场骗局,天南海北地合唱着这出财富大戏?他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自己的五万元在水面上轻轻地打着水漂。最近,群里漏出一个电话录音,是某深圳的维稳公司安慰一个即将爆雷的上海P2P老板的

但为什么一两万人走进了这场骗局,天南海北地合唱着这出财富大戏?他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自己的五万元在水面上轻轻地打着水漂。

通话,原来民间有“一整套的流程”帮着P2P公司清理资产,“我们可以先处理一批金额小的投资者,把人数先消耗掉一部分,再谈大的投资者,把他们的期望值一点点地降低”,电话里,一位专业的维稳公司女士表示,他们会带律师入驻现场,“只要有30%的兑付率,工作就简单了”。

缥缈感叹,一切总会过去的,人群总会做鸟兽状散,因为对平民来说,只要钱能回来哪怕一点点,都重要过穷追不舍其中的缘由。“这是常人的心态”,他是这么认为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