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蠢人才想证明自己

ELLE Men - - CONTENTS -

撰文宋石男 蠢人才想在一个他永远无法获胜的领域中证明自己。

我就是这种蠢人。我想证明自己的领域是股市。

我是在2015年6月26日入市的,之前我从未炒过股。我之所以入市,倒不是相信《人民日报》“牛市4000点起步”的著名评论,而是因为我的一个大户朋友。当时他拍着胸部,几乎快要把胸脯都拍肿了地对我说:“石男,现在上证不到5000点,你进去闭着眼睛买,三年后10000点,你买的股票至少翻五倍。”

于是我闭着眼睛进去了,在2015年6月26日,而且一进去就满仓了。

接下来的事情想必诸君都知道了。三年股灾过后,上证2700点。而且这个指数还是被国家队扭曲了的,对应个股的实际指数当在2500点以下。

不过在股灾的头两年,我是幸存了的。我在2016年底回本,在2017年底获得微利。然后就是恐怖的2018年,这一年不仅我,我认识的所有股神朋友,无一生还。沈阳股神斩仓出局,上海股神腰斩死扛,成都股神接近爆仓,杭州股神破产告终,而我,五通桥股神,满仓满融深套二十个点。

其实我早有句名言在圈内流传:任何时候离开中国股市都是对的。我的朋友慕容雪村在2016年将这句话告诉了他的一个土老肥朋友,后者因此少亏了好几千万。

然而我却一直在股海挣扎、苦海浮沉,好几次回本,又再次深套。是我有受虐倾向吗?不是,我是不服。我得过全国奥数二等奖,如今精通中国政经逻辑,K线技术也不赖,我当然不服。我要证明自己,总有一天,我要干主力一次,干一票大的!然后就金盆洗手。

我的下场诸君已经看到,主力我没有干到,倒是被主力狠狠干了一票大的。在套最深的时候,我只能喝两块钱一罐的西雅特黑啤过活,说实话,这啤酒我怀疑是用潲水酿的,可是没办法,谁叫我深套了呢?一个深套的中国股民,是没资格喝精酿的。当然我也有自救措施,那就是写作。以我目前写字的报酬,一块五到五块钱一个字,大概写十万字就回本了。不过前提是我别再继续炒下去。

可是诸君,我是多么渴望在股市证明自己,我想人们都夸我是股市天才,哪怕为此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身边所有人都劝我退出股市,他们说你的才华浪费在股市上可惜了。他们没说出口的是,你辛辛苦苦挣来的 血汗钱浪费在股市上更加可惜。但我不打算接受任何人的劝告,我连国家要咱们共克时艰这样的警告都不听,怎么会听朋友的劝告呢?我坚信,天才的标志就是所有的笨蛋都勾结起来反对他。当然,蠢材的标志也是所有的正常人都团结起来反对他。

现在我要坦白告诉诸君,我的股市天才梦已经碎了,我的蠢材生涯也将告一段落。根据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研究,我必须将我在股市上亏了多少钱的心理账户销掉,然后重新起航,去到真正能施展自己天才的地方——那里永远没有跌停与涨停,没有浮亏或浮盈——是的,只要逃离股市,你就是天才,而人间每一个地方都是天堂。

宋石男笔名四一, 70后独立学者、自由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