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去处:热带岛屿上的咖啡香

ELLE Men - - CONTENTS -

提到“万隆”,大多数人想起的只是上世纪那个遥远的、与己无关的会议,这多少令人遗憾。这座周围环绕着不少活火山的印度尼西亚第三大城市,有着更值得被铭记的地方,比如它闲适的生活氛围,比如热情淳朴的民风,再比如,它的咖啡。

当年,爪哇咖啡可谓声名远播。在杰里米•托茨与史蒂文•马卡东尼亚合著的《咖啡咖啡处处开》里头,就提到过一种印尼精品咖啡中的奇珍——爪哇老棕咖啡,早在17、18世纪,咖啡曾经作为航海船只的压舱物。咖啡豆在潮湿的船舱环境里吸收了湿气,干燥之后不仅去掉了酸味,还沾染上了木味,得以制作出口感圆润的咖啡,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然而,这一段星光熠熠的历史却因为19世纪末期锈叶病对爪哇岛上咖啡树的侵袭而几乎彻底翻页。爪哇岛上的阿拉比卡咖啡树一棵棵倒下,只能以品种稍次的罗布斯塔咖啡树替代。令人稍感安慰的是,有一些阿拉比卡咖啡树,还在高山上顽强存活。

2011年,从事精品咖啡生产、采购和贸易的Olam Specialty Coffee公司与Panguyuban Sunda Hejo Klasik Beans公司合作,在西爪哇地区进一步扩大高品质咖啡的种植。Nespresso向他们采购高品质咖啡,并将Nespresso AAA可持续品质计划引入印尼,开始与咖啡农合作,一起对抗锈叶病,并在爪哇岛开辟了自己的咖啡产区。

正是借着了解Nespresso AAA计划的机会,我们来到了万隆。

回归森林的咖啡农

万隆位于爪哇岛西部的高原盆地,加上地势较高,气候凉爽宜人,咖啡树本身属于热带植物,喜爱高温和日照,同时对降水量的需求量也很大,因此万隆可以说是完美地满足了咖啡生长所需的严格的气候条件。

我们抵达万隆时,最高的温度在30摄氏度出头,到了夜里凉风渐起,十分舒适。第二天,我们驱车前往当地的咖啡园。在海拔较低的地方,目之所及都是大片翠绿的茶园,几乎将山间洒下的太阳光线都染上绿意,随着上山的步伐,我们逐渐在路旁的植株里发现了一些野生的咖啡树,典型的灌木形态,上面已经有一些红彤彤的咖啡果实。

真正的咖啡园在更高的地方。所有者 Pak Anan向我们介绍了与nespresso合作之后发生的变化,咖啡农在接受培训之后,工作更为系统化,咖啡农之间得以知识共享,咖啡种植水平与生活水平都得到了提高。Pak在种植咖啡之前是蔬菜农,因为气候原因而咖啡收成不好的年头—比如去年,他们也会种辣椒一类的蔬果来贴补。他们抱着乐天精神,将这样的年头戏称为“咖啡睡着了”。

在万隆当地,原先缺少有效组织的独立种植户现在组成了一个社区,他们在社区里劳作,也在这里吃饭、歇息,这是当地咖啡种植业复兴的迹象—人们重新回归森林,并在此生活。

然而,锈叶病仍然是个大威胁。为了让咖啡农及时识别受害的叶子,Nespresso AAA计划的工作人员在山间过往路上安上叶子病害图片的立牌,便于咖啡农发现后直接摘取病叶。

在Pak的农场里,我们亲自体验了采摘咖啡生豆的过程,之后,我们在咖啡农社区的湿磨坊观察了整个咖啡生豆的处理流程:在水盆里挑出优质的咖啡豆、脱皮、水洗,自然晒干。干燥完的咖啡豆在人工挑拣后装袋再发酵,然后送入干磨坊进行最后的加工和品质把控:再脱一层皮,净化,经过两道机器的震动分类,最后,再进行一次人工挑拣,出来的精选咖啡豆才能运往海外,成为Nespresso的胶囊。

有意思的是,在印度尼西亚,大家相信一切事物都是有灵魂的。播种前,咖啡农会吹响一种有着五百年历史的当地乐器,社区内也会播放一种带着宗教感的本土音乐,以示虔诚敬畏之心。这仪式化的过程,也像即将种下的咖啡豆一样,带有浓厚的“风土之味”。

咖啡与茶平分秋色

印尼本地有很多穆斯林教徒,万隆自然也不例外。如果你居住的区域碰巧有不少清真寺,你又有晨起的习惯,那么你很容 易就能听到教徒们晨礼的声音,像背景音一般萦绕在这座城市的上空。

也正是因为穆斯林教徒多,平日里不能喝酒,所以他们就用咖啡或者茶来替代。我们在万隆当地的向导,是一位叫Aby的男生,中等个头,中等长度卷发,黑框眼镜,笑容璀璨。他告诉我们,印尼喝咖啡的人和喝茶的人正好对半分,而特殊之处在于,不管是喝咖啡还是喝茶,不管喝的是精品咖啡还是速溶咖啡,印尼当地人都热衷于加糖。

千万不要因此而小看这座城市,在万隆的角角落落里可是藏着形态各异的咖啡馆。2011年时,这里就曾经出现过一家“纳粹”主题的咖啡馆,引发了全球媒体的热议和关注。Aby带我们去了一家他朋友开的咖啡馆,铺面很小,装修风格偏fusion,老板曾经待过咖啡实验室,在系统化地学习了相关科学知识后,开了这家店。我们在店里享受了氮气咖啡、冰滴咖啡,还有一种用咖啡、牛奶、棕榈糖做的咖啡。老板说,到了周末,万隆的大小咖啡店常常门庭若市。

这与这座城市的气质息息相关。万隆的生活节奏比较慢,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里有60%的人在农场工作,当地人一般6点起床,8点上班,下午5点左右就下班了,并没有形成紧绷、快节奏的办公室文化,业余时间看球赛,逛街,而最享受的事,莫过于喝着咖啡,看着日头西斜,消磨掉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漫步在万隆街头,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人一定会颇有感触。这里有着很多尚未被冰冷的高楼吞没的街区,它们大多是灯光昏暗的食杂店,沿街摆着小吃摊和简陋的塑料椅子,一些街区还有蔬菜、生鲜和热带香料的摊位,这几乎还原了一幅上个世纪、世界的速度还未加快之前的生活场景,悠闲、慢调,摩托车熙攘,人们散步,间或在摊前驻足,世间没有比吃与喝更重要的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