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 ”对中英未来能源合作的

Energy of China - - 刊头题词 李鹏 -

张 敏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北京 100732)

摘要:英国公投脱离欧盟是 2016 年国际重大事件之一。从短期看,英国“脱欧”将对国际金融市场、国际经济秩序、欧洲一体化进程均产生不利影响。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英国具有紧密的能源合作与能源贸易关系,英国脱欧必将对中英能源关系造成多重潜在影响。“脱欧”会牵涉英国新政府大量精力,英国对中英未来能源合作,尤其是核电等重大利益上会采取审慎态度;但中英在风电、核电等重点领域的总体合作态势不会改变,脱欧或许为中英能源合作带来新的机遇。

关键词:英国脱欧;能源贸易格局;中英能源对话;风电核电合作

中图分类号:F4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2-0025-04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2.005

Abstract: In 2016, Britain is exiting from the EU. In the short term, Brexit has a series of negative impacts on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 world economic order, global economic governance, especially the European integration development. As a second biggest world Economy, China and UK have very close relation on energy cooperation, and Brexit will have potential influence on Sino-UK energy relation.For the first moment, UK new government took caution attitude towards China and UK nuclear energy project, in the long run, China and UK will keep on the offshore wind and nuclear power cooperation with the new opportunities.

Key words: Brexit; Energy Trade Pattern; Sino-UK Energy Dialogue; Wind and Nuclear Power Cooperation

英国公投脱离欧盟是 2016 年国际重大事件之一。2016 年 6 月 23日英国就脱离欧盟举行公投,“脱欧”支持率为 51.89 %,赞成“留欧”者为 48.11 %。2016 年 10 月 3日,英国新首相特蕾莎 · 梅正式宣布将在 2017 年 3 月底启动脱欧程序。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英国脱欧或将成为事实,必将严重挫伤欧洲一体化进程中亲欧派的积极性。从短期看,英国“脱欧”将对国际金融市场、国际经济秩序、欧洲一体化发展均产生不利影响,首当其冲的是国际外汇市场的大幅震荡。“脱欧公投”结果公布当天,全球汇市大幅下挫,英镑更是一泄千点,伦敦金融市场遭受了自 1980年以来的最大损失。从长期看,英国“脱欧”将导

致诸多不确定性,引发各种推测:英国若最终脱欧成功,将会在欧盟国家中产生一股强大的离心波,助推疑欧主义者的离心情绪,对欧洲一体化前景持怀疑态度的国家也会紧随英国,加快脱欧进程,从而产生“脱欧多米诺骨牌效应”。如此,欧洲一体化进程必然受阻,趋于分裂的欧盟,其在全球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势必受到削弱。

中国支持欧洲一体化发展进程,同时也尊重民族国家自我选择国家发展道路的权利。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与英国具有紧密的能源合作与能源贸易关系,英国脱欧必将对中国造成多重影响,尽早分析判断对中英能源合作的潜在影响,将有利于我国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应对可能

的不利影响,确保我国能源的多元化安全供应。

1 当前英国能源产业与对外贸易格局

在欧盟国家中,英国是能源大国,其除了具有储量丰富的北海原油外,同时十分重视对风能、核能的开发,推行能源多元化战略。一旦脱离了欧盟,英国对外能源贸易结构和能源投资分布格局将会发生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会对中英能源关系产生一定的影响。

1.1 能源产业是英国经济命脉之一,能源对外依赖度呈增加态势

英国能源产业的国内外地位随着能源供需状况的变化而改变,总体而言,英国能源对外依赖程度正在不断增加。20 世纪 70 年代,英国是能源净进口国,随着北海石油和天然气的大量开采, 1981 年英国成为能源净输出国。1988 年派珀 · 阿尔法(The Piper Alphadisaste )北海石油钻井平台灾难后,北海石油开采规模有所减少,导致 20 世纪 80 年代末英国的能源产量大幅下滑。随着北海石油恢复开采,产量逐年增加,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英国重新恢复能源净输出国地位,1999 年北海石油开采量达到峰值。此后,为应对气候变化和鼓励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与开发,减少化石燃料的开采与利用,北海石油开采量持续减少,2004年英国成为能源净进口国。2014 年英国能源对外依赖度达46%,但相比欧盟其他国家,英国能源对外依赖度相对较低,在欧盟国家中排名倒数第9。所有欧盟国家均是能源净进口国。

20 世纪 80年代初,英国成为能源净输出国后,1982年能源产业对英国经济贡献率达到峰值,占 GDP 的 10.4%。尽管 1986 年油气开采量大幅下滑,能源产业仍对英国GDP贡献较大。此后受国际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影响,英国能源产业出现收缩,2014 年能源产业对英国 GDP 的贡献率约在2.8 %左右,能源产业投入 240 亿英镑,占工业投资总额的 37.1 %。能源产业就业人数达到 16.2 万人(占工业就业人数的 5.9%),包括非直接从事能源产业者在内,所有从事能源行业的就业人数总计约为 20.7 万。受石油价格下跌的影响,2015 年能源产业对 GDP 的贡献率下降至 2.5%,创下迄今为止能源产业对 GDP贡献的最低值。从事与能源产业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从业者人数下降至16 万人。

1.2 能源对外贸易力求多元化布局,但对个别国家具有一定的依赖度

从近期看,英国的对外能源贸易格局总体趋 势不变,能源进口贸易呈多元发展趋势,对外能源贸易中主要依赖俄罗斯、美国、挪威、石油输出国组织( OPEC )和荷兰等国家。2014 年,英国煤炭主要从俄罗斯( 42 %)进口,其次是美国(26%)和哥伦比亚( 23%)。原油主要来自挪威,从挪威进口原油量占了总进口的45%,石油输出国组织( OPEC )提供了 36 %。石油产品主要产自荷兰。目前,俄罗斯是英国运输燃料柴油的最大供应国。航空燃料来自亚洲国家。天然气进口中,57 %来自挪威,荷兰和比利时提供的管道天然气分别为 15%和 1 %。还有 27%是液化天然气(LNG),其中 92%来自卡塔尔。

2015 年,英国国内能源需求下降,进口量减少了6%。用于发电的天然气和生物燃料以及石油产品进口量均有所增加,填补了英国炼油产量下降的缺口,缓和了煤炭和原油进口量减少造成的能源供应不足。煤炭、原油、石油制品等能源对外贸易格局基本不变。

英国煤炭进口仍主要依赖俄罗斯、哥伦比亚和美国三个国家,但与 2014 年相比,从俄罗斯的进口量有所减少,下降至 38% ;从哥伦比亚的进口量略有增加,提高至 29% ;从美国的进口比重也略有下降,减少至22%。原油进口仍主要来自挪威,2015 年这一比重增加至 50%,石油输出国组织的供应量也略有提高,占了 39%。2015 年来自挪威的天然气供应量增加到61%,荷兰和比利时的管道天然气供应量较 2014 年有所减少,分别下降至 7%和 0.5%。

1.3 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推行低碳转型战略英国在全球气候变化领域具有独创话语权,成为掀起未来全球低碳革命的领航者,引领全球产业的重大变革。2008 年 11 月 26 日颁布了《气候变化法 》,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应对气候变化通过立法进行减排的国家。英国正式承诺在2050 年将温室气体在 1990 年基础上减排 80%,应对气候变化的中长期目标是实现经济方式的转变,从传统高排放、高污染、低能效经济结构向低排放、少污染、高能效的低碳产业转型。因此, 2009 年 7 月 15 日,英国政府公布了《英国低碳转型发展计划》,明确提出了英国向低碳经济转型的一系列行动计划。这是英国在应对全球变暖方面出台的又一重大举措,标志着英国政府在向低碳经济转型中扮演全球领袖角色。在英国政府的推动下,2011 年欧盟委员会提出了《欧盟 2050 低碳经济战略 》。

当前英国低碳战略取得初步成效。2000 年以来,英国低碳能源在一次能源供应中所占比例逐年上升, 2000—2015 年期间,低碳能源比重从 9.4 %增加到了 16.5 %。2015 年,一次能源中使用的可再生能源为 1670 万 toe,其中生物质能占 71 %,风能占 21 %,太阳能占 4.2 %,水能占3.2%。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为 83.6TWh,占英国发电总量的 24.6 %,同比增长 5.5 %,相比 2000 年增加了 6.5 倍。

低碳和可再生能源产业收入逐年提高。2015年低碳和可再生能源产业创造的商业价值为422亿英镑,占英国非金融商业产值的 1.3%,按照全日制就业计算的从业人员为 23.3 万人,占非金融商业就业人数的 1.0%左右。

2 中英能源贸易合作及关系发展

能源合作一直是中英双边合作的重要内容和核心之一。早在 1986 年 9 月 23 日,中国与英国、法国有关银行和公司签署关于建设中国广东省大亚湾核电站的贷款协议和供货合同等7 个文件。进入 21 世纪以来,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和加快推进产业低碳化和绿色化转型的过程中,中英两国在能源对话、合作领域、企业合作等方面均取得了一系列新进展。

2.1 不断完善中英能源对话机制,推进和落实顶层政策设计

能源对话是中英两国在能源领域开展可持续合作的主要对话机制。该机制创建以来,对话级别不断提高。2006 年 9 月,根据《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英国贸易投资总署关于成立中英能源工作组的谅解备忘录》,成立中英能源工作组,建立司局级别能源对话机制,2007 年、2010年共举办两次会议。2008 年国家能源局成立后,中英能源工作组正式更名为中英能源对话。中英双方同意在已有能源合作的基础上建立能源全面合作机制,将合作领域由天然气、电力扩大到整个能源行业,着力加强能源政策、开发可再生能源、节能技术和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从 2010 年举行首次能源对话以来,迄今为止,中英举行了 5次能源对话,每次对话均对能源合作意向或协议加以落实,密切能源合作关系和拓展能源合作领域。

2.2 合作领域聚焦在海上风电、核能等清洁能源领域,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随着中英对话的持续开展,中英能源合作领 域逐渐聚焦,以海上风电、核能等清洁能源合作为重点。在 2010 年 11 月的首次中英能源对话中,双方签署了《中国国家能源局和英国贸易投资总署关于中英海上风电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这是中国在海上风电领域与他国签署的首份谅解备忘录。2013 年 9 月举行了第 2次能源对话,双方探讨了中英核能、海上风电、油气等领域的加深合作。2014 年 6月的中英能源对话中,双方一致认为能源是两国合作的重要支柱,应以支持能源的清洁和低碳转型为重心,尤其应重视以核电、风能为主导的新能源领域合作。2015 年 10 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之际,中英举行了第5 次能源对话会议,在核电领域开展务实合作取得突破性进展。此次访问,中英签订的 59 个项目 400 亿英镑大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能源合作。国家能源局与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部签署了《关于加强两国民用核能一揽子合作的联合声明 》、《中英清洁能源伙伴关系谅解备忘录》。其中包括中广核集团与法国电力集团签署《英国核电项目投资协议》,合作建设并运营英国欣克利角 C 核电站。

2.3 在油气领域,与英国石油合作关系日益密切英国石油公司( BP)早在 20 世纪 70 年代初就在中国开展业务。目前是国内油气行业领先的外商投资企业之一。英国石油在华的商业活动包括石化产品的合资生产和销售、航空燃油供应、成品油零售、润滑油业务、天然气接收站和输气干线以及化工技术许可。2014 年 6 月,李克强总理访英之际,BP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签署了一份液化天然气长期供应框架,协议金额 200 亿美元。2015 年习近平主席访英之际,中石油与英国石油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华电与 BP 达成了 100 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

BP还与中方伙伴开展第三方合作。BP 与中石油在伊拉克和澳大利亚,与中石化在安哥拉和新加坡,与中海油在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阿根廷以及与中航油在新加坡均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合作,还与研究机构携手合作,积极参与能源领域尤其是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联合科技研发。

3 脱欧或将有利于中英能源关系的持续拓展

对于英国脱欧对中英能源合作的潜在影响,国内有不同的看法。部分学者认为英国脱欧有利于中英双边关系的发展,英方将对中方对英投资

持更加开放态度,中英能源合作前景更为广阔。也有学者认为,脱欧造成中英关系的不确定性因素明显增多,很难对未来中英能源前景进行预判。从目前的发展态势看,事实上,短期内英国一贯的开放经济政策由于脱欧一度转向保守。英国新政府上台后,中英在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的合作一度出现“停摆 ”现象。

3.1 在核电等具有重大战略利益项目上,中英双方的合作变得尤为审慎

中英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后,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更为密切,在务实合作基础上,更加注重长期合作的战略价值。但英国“脱欧”导致中英在核电项目合作上一度出现波折。英国新政府暂停签约原定于 2016 年 7 月 29 日正式签署的欣克利角 C 核电站项目 1,甚至有人猜测中英未来合作由此降温。而实际上,面临英国“脱欧”新形势,英国新政府对上届政府的政策采取了审慎做法,以便集中精力应对国内问题。2016 年 9 月 29 日中英法三方正式签署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最终投资协议,标志着中英核电技术、资金等方面的合作将全面启动,暂时化解了中英核电合作波折。

英国具有发展核电等清洁能源的现实寻求。目前英国国内共有 8座核电站,发电量占英国用电量的 20%,将在 2030 年前后到期停产,英国的火电厂将在 2025 年前后全部关闭。通过国际合作建立新的核电站的需求更加迫切,火电厂关闭将促使英国寻求更多的低碳能源发电,加强海上风能的开发与利用、扩大生物质能的发电比重,将为中国与英国加强合作提供新的机会。

3.2 推动中国加快大功率风电机组的技术研发,实现中英两国在海上风电合作上的互利共赢

海上风电合作也是中英两国能源合作中的重点,中国正在成为英国风电产业最大的海外资本来源国。2016 年 5 月 20 日,国投电力与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 Repsol S.A. )在英国伦敦顺利进行英国海上风电项目的股权交割,完成了针对英国风电有限公司 2( WFEUK ,Wind Farm Energy UK Limited,前身为 RNEUK 公司)的 100% 股权收购,出资 1.854 亿英镑(约合 17.6 亿人民币)。这是国投电力实施“走出去”战略的重要 举措,实现了海外投资“零 ”的突破,也是在欧洲发达国家成熟电力市场的第一个投资项目。英国现在是中国投资欧洲海上风电的第一个国家,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中国海上风电机组出口到欧洲的第一个国家。

目前英国海上风电的最大投入不是工程成本,而是设备成本,主要进口来自德国的大功率风电机组,价格相对较高。按照英国政府开发海上风电时间表,2020 年之前,海上风电的主力机型是8MW 以内,不低于 4MW。2020 年之后,更多的以 8MW 机型为主。截至 2015 年底,中国已建成的海上风电装机容量共计 1014.68MW。在所有吊装的海上风电机组中,单机容量为4MW 机组最多,占海上装机容量的 34.69% ,其次是 2.5MW机组,装机容量占 18.48%,3MW 装机容量占比为 17.74%,其余不同功率风电机组装机容量占比均不到10%。为了减少对德国等欧盟国家大功率风电机组的进口依赖,降低成本,英国希望在大功率风电机组上与中国开展高端技术合作,争取尽快研制出适合英国北海风力的风电机组,提高中国产品在欧洲市场竞争力。

3.3 充分借助能源对话平台,把握未来合作机遇并有效防范风险

未来不管英国以“硬脱欧 ”或“软脱欧 ”方式与欧盟进行谈判,英国与欧盟及其成员国的能源合作关系将会出现较大幅度调整。如果最终实现“硬脱欧”,英国将不再享有欧洲统一大市场“四大流通”的好处和免关税待遇,从挪威进口原油、天然气,从荷兰进口石油产品等的进口价格均会上调,或者欧盟将对英国征收新贸易关税。因此,这给英国与中国在核能、海上风力发电等领域的合作带来新的机遇。中国应积极把握这一良机,有效利用能源对话机制,防范未来中英能源合作中的潜在风险,争取实现中国、英国、欧盟三者能源合作关系的最优化组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