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 G20能效合作为切入点 助推绿色低碳发展

Energy of China - - 能效合作 -

张建国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 100038)

摘要:落实《G20 能效引领计划 》(EELP),对我国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应对气候变化、抢占全球绿色低碳发展制高点意义重大。本文阐述了我国在 G20 能源消费及能源相关碳排放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并强调提高能效可以带来多重效益,分析了我国在 G20 能效合作中发挥的作用和影响,表明我国正由“参与者”向“引领者”转变。为了推进务实合作,针对国内机构参与国际能效合作的实施机制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G20;能效;EELP ;实施

中图分类号:F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5-0018-03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5.004

Abstract: Implementation of the G20 Energy Efficiency Leading Programme (EELP)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China to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global energy governance, dealing with climate change, and promoting global green development. This article elaborates the position of China in the G20 energy consumption and energy-related emissions, and emphasizes the multiple benefits by improving energy efficiency. It also analyzes the role played by China and its impact on the G20 energy efficiency cooperation, which is changing from the participants to a leading member now. In addition, it proposes the suggestions on mechanisms for China’s domestic institutions to participate i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f energy efficiency.

Key words: G20;Energy Efficiency; EELP; Implementation

位加强国际能源合作。能效是能源战略的优先领我国正在推行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要求全方域,也是国际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节能和提高能效是各国最容易达成共识的少数议题之一。2016 年我国倡议、主导制定的《G20 能效引领计划》,作为杭州 G20 领导人峰会重要成果,具有里程碑意义,标志着我国在 G20 能效合作中的作用正由“参与者”向“引领者”转变。深入推进能效国际合作,落实《G20能效引领计划 》,将为我国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应对气候变化、抢占全球绿色低碳发展制高点开创有利局面。

1 G20 在全球能源消费情况

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G20成员国民生产总值 约占全世界的85%,人口将近占世界总人口的 2/3,一次能源消费量超过全球的80%,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量的 80%左右,在全球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费中处于主导地位。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 2016》数据, 2015 年 G20成员能源消费量为 152.3 亿tce,占当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的 81.1% ;2010— 2015 年,G20 成员能源消费总量增长了 9.9 亿 tce,年均增速为 1.4%。从一次能源消费规模看,2015年中国、美国、欧盟分别位居前3 位,分别占 G20能源消费总量的 28.3%、21.4% 和 15.3%。2015年 G20成员与能源相关的碳排放总量约为 277.8亿 tCO2当量,占当年全球能源相关碳排放总量的82.9%。其中,中国、美国和欧盟排在前 3 位,共占 G20 能源相关碳排放总量的 65.6%。

2 提高能效具有多重效益,是G20成员近中期应对气候变化最主要途径

提高能效可以带来多重效益,对于各国繁荣经济、减少终端能源消费、保障能源安全、降低环境污染、应对气候变化、减少能源基础设施支出、提高生活质量和人口健康水平、减少能源贫困、增强产业竞争力等具有重大意义,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

提高能效是 G20成员能源战略的重要内容。G20成员普遍意识到提高能效的重要性,把能效提升作为各国能源战略的重要组成内容,以多种形式发布了与能效相关的战略目标,并采取措施努力提高能效,自 1990 年以来 G20 整体的单位 GDP 能耗年均下降了 1.4%。2010—2015 年,G20 成员中除印度尼西亚、巴西和澳大利亚外,普遍提高了能源利用效率,其中沙特单位GDP 能耗年均下降 4.51% ,英国年均下降 3.92% ,我国年均下降3.62%,是能效提升表现最为突出的 3 个国家。

提高能效是落实《巴黎协定》的最主要途径。2015 年达成的《巴黎协定》,设定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长期目标,再次确认了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2℃以内的既定目标,并提出努力将气温升幅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 1.5℃之内的新目标。作为《巴黎协定》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 G20 成员在内的绝大多数国家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目标,普遍把提高能效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途径。国际能源署研究表明,要想将 2050年全球温升控制在 2℃以内,从全球角度看,2030年之前,提高能效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减排途径,其贡献占 57% 左右;对我国而言,提高能效的贡献占 79%,作用更加突出。

提高能效可助推经济增长。绿色低碳发展已是全球共识,提高能效与经济繁荣有密切关系,可促进投资由高耗能领域转到绿色低碳领域,而且能效投资通常具有成本低、见效快的特点。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大能效投资,据专家估算,2015 年全球能效投资规模达 4000 亿美元左右,预计未来还将大幅增长。

3 我国在 G20 能效合作中由“参与者”向“引领者 ”转变,影响力显著提升

G20 能效合作是基于 2014 年发布的“G20 能效行动计划”建立的,这是一个着眼短期可实施的具体工作计划,由澳大利亚倡议并获得G20 领导人批准。该计划提出了交通工具、联网设备、 能效投资、建筑节能、能源管理、高效发电6 个能效自愿合作重点领域,每个重点领域都成立了相应的工作组。目前,G20可持续能源工作组负责主持能效工作,但具体能效行动实际上委托国际能效合作伙伴关系( IPEEC )来实施。从 G20 能效合作现状看,美国处于主导地位,交通工具、建筑节能、能源管理工作组均有美国主导成立。我国参与部分领域合作。

我国拥有最大的能效市场,而且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国已是全球能效领域成绩最为显著的国家,并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国际社会普遍欢迎我国参与能效合作。2016 年 6 月我国高票当选为 IPEEC 的副主席成员,各成员对我国全面参与尤其是在一些领域主导国际能效合作寄予了厚望。

2016 年,我国作为 G20 领导人峰会主办国,顺势而为,倡议并主导制定了《G20 能效引领计划》。该计划强调了提高能效在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为 G20 提供了长期能效合作的战略性框架,明确了 G20 能效合作的目标、原则、重点领域和实施机制等内容,突出了 G20 在国际能效合作领域的引领和推进作用。该计划首次将能效提升作为 G20 长期坚持的优先领域;首次确定了基于自愿基础上“互利、创新、包容、共享”的 G20 能效合作原则,鼓励 G20 成员之间以及与非 G20 成员国家分享能效提升的先进经验;明确 G20 能效提升定性目标,鼓励各成员采取更加积极的能效计划、政策和措施,大幅提高 G20 能效水平;基于各成员参与能效合作的诉求,延续和深化了6个既有重点领域工作,并拓展“双最佳”(最佳节能技术和最佳节能实践)、超高能效设备、区域能源系统、能效知识分享框架、终端用能数据和能效度量 5 个新增重点领域,其中“双最佳 ”、区域能源系统将由我国联合其他国家来主导开展工作;明确了 IPEEC 作为落实《G20 能效引领计划》的关键协调机构,支持 IPEEC 与其他国际组织合作发挥核心作用,并保留探索创新国际能效合作机制的可行性。

借 G20 峰会的东风,2016 年 9 月,我国在北京主办了首届“G20 能效论坛 ”。论坛以“能效引领发展,促进经济繁荣”为主题,吸引了 G20 成员、国际组织、政府节能主管部门、国内外研究机构等众多代表参会,并就能效与繁荣经济、应对气候变化、区域环境污染治理、全球战略伙伴关系等议题展开研讨。论坛的召开,凝聚了共识、增进了合作,也扩展了我国在 G20 能效合作领域

的国际影响力。

4 迫切需要建立国内机构参与能效国际合作的实施机制,推进务实合作

2016 年 9 月 G20 杭州峰会领导人宣言再次强调提高能效的重要性,要求 G20 成员主管部门定期会晤以跟踪《G20 能效引领计划》的落实情况;探索创新合作安排,推动国际能效合作;鼓励各成员在自身需要和国情基础上显著提高能效以及调整生活方式以促进节约能源。下一步关键在于落实,需要尽早提出国内落实《G20 能效引领计划》的具体方案,明确国内的统筹协调单位,选择参与各重点领域合作的国内依托单位,搭建服务平台,建立各领域能效合作沟通协调机制,创造条件,保障各领域能效合作工作的顺利实施。

过去我国没有建立与国际深度合作相匹配的机制。从战略层面看,除 G20 外,我国虽然有中美、中日、中德等双边合作机制,还与联合国、世界银行、亚太经合组织等建立了多边合作机制,但仍缺乏一个综合的全球能效合作战略,以统筹国内和国际两个大局,整合资源,把能效国际合作作为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的着力点。从操作层面 看,国内面临出资难、派人难等实际问题。因此需要做好顶层设计,明确我国主导并深度参与全球能效合作的定位,夯实能效合作的产业支撑,鼓励创新能效合作的方式;同时,安排更多资源推动国际能效合作,比如:建立能效国际合作专项资金,设立能效国际合作信息分享平台,开展能效合作国别研究,并在出国计划、人员安排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建立稳定的支持渠道。

参考文献:

[1] 张建国,白泉. 从 G20能源会议看各国能效关注点[J]. 中国

能源,2016,38(11):16-18.

[2] 国家能源局. 2016 年 G20能源部长会议北京公报 [Z]. 2016.

[3] 2016 年 G20杭州峰会公报 [Z]. 2016.

[4]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Energy Efficiency Cooperation

(IPEEC). G20 Energy Efficiency Databases[EB/OL]. http://g20energy-efficiency.enerdata.net/.

[5]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for Energy Efficiency Cooperation

(IPEEC). Report on the G20 Energy Efficiency Action Plan

Voluntary Collaboration on Energy Efficiency[R]. 2015.

[6] 国际能源署.能效市场报告 [R]. 2014.

[7] 国际能源署.提高能效的多重效益[ Z ] . 2014.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