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回升对我国物价指数及

外储的影响研究

Energy of China - - 卷首语 -

摘要:因我国原油进口量大、对外依存度高,国际油价的波动会影响我国经济平稳运行。本文基于向量自回归法对国际油价与我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 )和消费者价格指数( CPI)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得出 2017 年国际油价回升(若同比上升 22.4% )将拉动国内 PPI 和 CPI 分别上涨 0.8~0.9 和 0.2~0.3 个百分点;也将使我国进口原油外汇支出较 2016 年增加 332 亿美元,达 1485 亿美元。据此,本文进一步从维护国内原油产量、加大清洁能源利用水平、建立健全石油储备体系、积极争夺国际原油定价话语权、完善国内原油期货市场等方面给出了相关建议。

关键词:国际油价;物价指数;外汇储备;能源安全中图分类号:F4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7-0015-05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7.003

Abstract: Because of the large crude oil imports of China, along with high external dependence, the volatility of international oil prices could put an effect on China’s economy. Based on the vector autoregressive method,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impact of international oil price on China’s producer price index (PPI) and consumer price index (CPI), and finds if international oil price in 2017 rises by 22.4%, it will boost domestic PPI and CPI up 0.8~0.9 and 0.2~0.3 percentage points, and will also allow China spend around 148.5 billion US dollars to import crude oil, an increase of 33.2 billion US dollars compared with in 2016. Accordingly, this study gives relevant suggestions and recommendations from the following aspects: maintenance of domestic crude oil production, increase the use of clean energy use, establish and improve the oil reserve system, actively foster international crude oil pricing benchmark, and improve the domestic crude oil futures market.

Key words: International Oil Price; Price Index; Foreign Exchange Reserves; Energy Security

1 引言

2016年国际油价总体高频大幅震荡,并呈现“前低后高”的特点。2016 年年初国际油价延续 2015 年的下跌态势,并在2月份前后一度击穿 30 美元 / 桶,为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布伦特原油期货在1 月 20 日达到27.88 美元 / 桶的最低值, WTI 原油期货在2 月11 日降至 26.21 美元 /桶的最低值。而随后因各种利好因素影响,国际油价开始反弹,尽管震荡

不断,但上升行情贯穿整个后半程。2016 年,布伦特原油期货均价为 45.13 美元 / 桶,同比下降8.47 美元 / 桶,降幅为 15.80% ;WTI 原油期货均价为 43.47 美元 / 桶,同比下降 5.29 美元 / 桶,降幅为 10.86%。国际油价走势往往与供求基本面、投机因素、市场联动因素和其他重大不确定性事件密切相关。2016 年,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原油需求增幅也较慢,而供应则增长相对平稳,导致世界石油供给大于需求 60 万桶 /d,但宽松程度较

2015 年 170 万桶 /d 有显著下降。其中欧佩克以及部分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减产协议对全球供应及全球油价利好的影响最大,其承诺 2017 年 1 月 1日起分别减产 116 万桶 /d 和 55.8 万桶 /d,初步为期 6 个月。

预计 2017 年国际油价将较 2016 年有实质回升。据《2016 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 2017 年世界石油需求预计为 9700 万桶 /d ,同比增长 130 万桶 /d ,但考虑欧佩克限产、美国页岩油增产等因素, 2017 年全球石油供应将减少

[1]

20 万桶 /d ,市场供需将趋于平衡 。在此背景下,预计 2017年布伦特原油年均价格将升至53~58 美元 / 桶,中值为 55 美元 / 桶,较 2016 年水平上升 22.4% 左右 [1]。

我国物价指数受多种因素影响,其中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引起的外部输入是因素之一。大宗商品通过改变原材料、工业制成品、最终消费品价格的传导路径影响物价指数 [2-4],其中原油作为全球影响最大的大宗商品对我国物价指数的变

[5-7]

动有引领作用 。本文根据 2017 年国际油价变动的新特点、新趋势,分析和探索国际油价回升对我国物价指数的影响,以期为国家制定宏观经济政策提供科学支撑。同时,考虑到我国大规模进口原油的趋势短期内难以改变,分析探讨国际油价变动对我国外汇储备的影响,进而有针对性地提出预防和应对措施,以助于我国防范外部风险,保障国家安全。

2 国际油价对物价指数影响分析

物价水平是反映宏观经济状况的重要指标,物价稳定意味着社会需求和供给量的基本平衡。有多项指标从不同侧面表征物价水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消费者价格指数(CPI )和生产者价格 指数(PPI)。消费者价格指数,反映的是居民家庭购买消费商品及服务的价格水平变化。生产者价格指数,也称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则用以表征制造商出厂价格平均水平变化。

2.1 国际油价与物价指数的历史走势随着我国加入世贸组织,高度融入全球经济,国际市场的微小变动均会传导至国内,引起商品供求状况及价格变动。从历史数据看,国际油价与我国 PPI 与 CPI的变化趋势保持一致,国际油价的几次大幅下跌均会引领 PPI 和 CPI 的下降。如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国际油价从2008 年 7 月开始起下跌,并于同年12月达到最低水平;而 PPI 则从 2008 年 8月起不断下滑且一直持续到 2009 年 7月。本文中国际油价来自世界银行,为月度数据; PPI 和 CPI 来自国家统计局,也为月度数据。

国际油价的震荡幅度远高于 PPI 和 CPI 的振幅。物价指数作为反映通货膨胀的重要指标,我国政府通常会通过财政、税收、政府最高最低限价、价格调整等方式达到稳定物价的目标;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则极易受到消息面、产业基本面和宏观面的影响而大幅波动。如 2016 年国际油价的几次大幅波动均和欧佩克限产政策出台消息密切相关。另外,PPI 也较 CPI 的波动更为剧烈。因CPI 反映的是整个经济链条中最下游环节,而 PPI则代表中上游环节,故 PPI 到 CPI 的价格传导过程中会受到政策、经济结构、价格机制等因素限制,波动会有所减缓。 2.2 国际油价对物价指数的影响分析石油作为最重要的工业原料,其下游产品涉及国民经济方方面面,仅炼化产业这一个中间环节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就长期维持在 12% 左右。同时,油价上升会推动其他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进而拉动国内工业制成品价格上涨,这一上涨态势也将影响其它部门产品的价格,导致

工资、利率、租金等上涨,造成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的全面提高,进而引起我国总体价格水平的上升。如原油作为重要的动力燃料,油价上涨会传导至我国煤炭、天然气等其它能源产品,从而使得我国交通运输、工业生产等行业运营成本提高。在以往研究中,有多种方法分析大宗商品价格对物价指数的影响,代表性的包括投入产出法、菲利普斯模型、向量自回归法等。本研究拟用向量自回归法,并基于 Eviews 8 软件进行分析。

因影响国际油价和国内物价水平变动的因素较多,且两者也可能相互影响,故假设各变量均为内生变量,用格兰杰因果检验和向量自回归模型(VAR)来分析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对国内物价水平的影响。VAR模型采用多方程联立的形式,在模型的每一个方程中,内生变量对模型的全部内生变量的滞后值进行回归,从而估计全部内生变量的动态关系。在 VAR模型中,脉冲响应函数和方差分解用于解析向量间关系。脉冲响应函数描述的是 VAR模型中一个内生变量的冲击给其他内生变量所带来的影响;而方差分解是通过分析每一个结构冲击对内生变量变化(通常用方差度量)的贡献度,进一步评价不同结构冲击的重要性 [8]。

本文用 OIL、CPI 和 PPI 分别表征国际油价、CPI 和 PPI 指数。首先,为消除异方差,保证数据平稳,对三组数据先取对数并进行季节调整;同时,为保证计量分析的有效性,以 ADF 检验方法对各变量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得出三组序列的原始变量均不平稳,但一阶差分后变为平稳序列,即三组序列均为一阶单整序列,可用于构建VAR 模型。

2.2.1 国际油价与 PPI

国际油价与 PPI 的相关性为 0.781,且基于格兰杰因果检验发现国际油价在从第1期起就可引起PPI 变动。根据 AIC准则,选取滞后二阶模型,构建国际油价与 PPI 指数的 VAR 模型,结果如下: PPIt=1.474PPIt-1 - 0.518CPIt-2+0.04Oilt-1 -

0.036Oilt-2+0.185 (1)此模型的拟合优度为 R2=0.987,说明模型拟合效果好,且模型的所有单位根均落于单位圆内,即 VAR 模型满足稳定性条件。

根据模型拟合方程可见,国际油价增长 10%,可带动下一期 PPI 增长 0.4 个百分点。同时从 PPI对国际油价( OIL)的脉冲响应图可见,当国际油价有一个上涨冲击后,对 PPI 产生正向影响,并在第 5 个月达最大值 0.9%,而后逐步变小,大约 在 19 期后消失,见图3。进一步,基于方差分解结果可见,PPI 的变动受自身惯性的影响较大,而国际油价变动对 PPI 的影响在 28% 左右,见图 4。 2.2.2 国际油价与 CPI

国际油价与 CPI 的相关性为 0.398,并基于格兰杰因果检验发现国际油价在第2 期后可引起 CPI变动。根据 AIC 准则,选取滞后二阶模型,构建国际油价与 CPI 指数的 VAR 模型,结果如下: CPIt=0.955CPIt-1 - 0.007CPIt-2+0.011Oilt-1 - 0.009Oilt-2+0.235 (2)

2

此模型的拟合优度为R =0.923,说明模型拟合效果好,且模型的所有单位根均落于单位圆内,即 VAR 模型满足稳定性条件。

同样根据模型拟合方程可见,国际油价增长10%,则可带动下一期 CPI 增长 0.1~0.2 个百分点。同时,从 CPI 对国际油价( OIL )的脉冲响应图可见,当国际油价有一个上涨冲击后,对 CPI 产生正向影响,但作用较小,第5个月达最大值 0.15%,而后逐渐变小,见图5。进一步基于方差分解图可见,CPI的变动受自身惯性的影响很大,而国际油价变动对 CPI 的影响仅在 6% 左右,见图 6。

总体而言,国际油价变动对 PPI 和 CPI 的影响在油价变化后的 5~6 期内影响较大,之后效果逐渐衰弱。通过研究表明国际油价对 PPI 有更强的引领作用,而对 CPI 的影响相对较弱,这是因PPI 和 CPI 的构成不同所致。PPI 构成中大部分为生产资料,故和原油等工业原材料的价格变动密切相关;而 CPI 构成中食品及服务项目的权重占到一半以上,故更易受气候、季节等影响农产品供给因素的影响,而受国际市场资源性商品价格的影响较弱。

根 据 以 上 分 析, 若 按 2017 年国际油价55 美元 /桶,即同比上升 22.4%测算,则将拉动国内 PPI 和 CPI 分别上涨 0.8~0.9 和 0.2~0.3 个百分点。

3 国际油价回升对外汇储备影响分析

3.1 原油进口金额测算

2016 年以来因大宗商品价格回升,导致进口金额快速上升,给我国外汇储备带来一定压力。我国进口贸易额从 2016 年 2 月的 936 亿美元增加到 12 月的 1686 亿美元;而同期,我国外汇储备从 32023 亿美元降至 30105 亿美元。其中以原 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价格回升是我国进口金额增加的重要因素之一。2016 年我国总计进口原油3.81 亿 t,进口金额 1153 亿美元。月度原油进口金额因国际油价触底反弹,从2 月份的 73.7 亿美元增长到 12 月的 123 亿美元,增幅 66.8%,其中月度进口单价上升 45.8%。

2016 年国内原油产量大幅下降 7.1%,即下降1518 万 t ,总产量跌至 1.98 亿 t。全年我国原油表观消费量增长 5.2%,达到 5.74 亿 t。这一降一升导致我国原油净进口量同比增长 13.1%,达到3.8 亿t,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 65.5%,大幅提高4.6 个百分点。从目前国内上游生产形势看,2017年国内原油产量还将继续下降,预计再环比减少500 万 t 左右。

综合 2017 年国内石油需求和原油生产情况,预计 2017 年我国原油净进口量将达到4 亿 t 左右,对外依存度将进一步提升至 66.7%。按原油进口单价上升 22.4% 的幅度测算,则 2017 年我国进口原油外汇支出将达到 1485 亿美元,较 2016年增加 332 亿美元。其中,因油价水平上升导致增加 258 亿美元,因国内原油产量下降导致增加74 亿美元。

3.2 化石燃料总进口金额测算国际油价回升也会带动天然气和煤炭价格上涨,进而加剧我国外汇储备的消耗。2016年我国进口天然气 751 亿 m3 ,进口金额 165 亿美元,进口单价约 0.22 美元 /m3。2016 年天然气进口量较 2015 年增加 21.9% ,预计 2017 年天然气进口量将继续同比增加11% 左右,达到 820 亿 m3[1]。由于长贸 LNG价格与油价挂钩滞后5 到 6 个月,随着油价回升,预计 2017 年进口天然气价格也将有所回升。按天然气进口单价上涨 10% 测算,则 2017 年我国进口天然气外汇支出将达到201 亿美元,较 2016 年增加 36 亿美元。

2016 年我国进口煤炭(含褐煤 )2.56 亿 t,同比增长 25.2% ;进口金额 141 亿美元,同比增长16.5% ;进口单价为 55.1 美元 /t,较 2015 年略有下降(下降 6.9%)。2017 年我国煤炭消费总量将延续下滑趋势,而煤炭产量变化不大,预计全年煤炭进口量在 2.3 亿 t 左右。同样若按煤炭进口单价上涨 10% 测算,则 2017 年我国进口煤炭外汇支出约 139 亿美元。

三大化石燃料总进口金额 2017 年预计在 1826亿美元左右,较 2016 年增加 367 亿美元。我国外

汇储备从 2016 年 6 月起已连续 7 个月下降,并于2017 年 1 月跌破 3万亿美元大关。而油价的上涨也会带动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上扬,我国作为初级产品进口大国,预计 2017 年初级产品进口额总体也将较大规模上升,进一步加大外汇储备的消耗。

4 结论与建议

2016 年国际油价为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但随着欧佩克减产协议签署等一系列利好因素影响,国际油价实质回升,预计 2017 年布伦特年均价回升至 53~58 美元 / 桶,中值为 55 美元 / 桶,较 2016 年水平上升 22.4% 左右。原油作为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其价格波动会以外部输入的方式对我国物价指数产生影响。若 2017 年国际油价同比上升 22.4% ,则将拉动国内 PPI 和 CPI分别上涨 0.8~0.9 和 0.2~0.3 个百分点。因 2017年国际油价回升等因素影响,我国进口原油外汇支出也将较 2016 年增加 332 亿美元达到 1485 亿美元。而油价的上涨也会带动诸如煤炭、天然气等其他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扬,使初级产品进口额整体继续攀升,进而加剧我国外汇储备的消耗。

根据 2017 年国际油价新特点、新趋势及对我国物价指数及外汇储备的影响,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尽力维持国内原油产量不减甚至略有增长。国内原油产量作为我国石油供应的基础保障,保持稳定甚至略有增长对我国能源安全及国民经济稳健运行具有重要作用。2016 年国内原油产量大幅下降直接原因就是油价水平难以覆盖成本,国内石油企业投资下滑,调减高成本产量。从未来几年看,尽管国际油价将有所回升,但受制于国内资源基础及老油田产量递减影响,国内原油年产量维持 2 亿 t 水平挑战很大。考虑到未来我国石油需求仍将持续增长,稳住国内原油产量意义更大。建议国家研究保持国内原油产量稳定相关政策,督促国内石油企业加大勘探开发力度,提高资源的接续和保障能力。

二是继续加大清洁能源利用水平,并积极建立健全石油储备体系,保障我国能源安全。首先,应多措并举提高国内天然气价格竞争力,扩大天然气消费量。近年来,我国天然气市场发展低于预期,归根结底在于终端天然气价格相对替代能源不具竞争力。故可通过环保、税收、金融及产业发展配套政策降低国内天然气开发和使用成本,并利用当前国际天然气价格较低的窗口期,加快 国外天然气利用水平,最终实现降低天然气产业链各环节成本,提升天然气价格优势的目标。其次,应因地制宜继续加大对风、光、水、核能、地热等非化石能源的开发力度,增强电网对可再生能源的消纳能力,加快可再生能源电力外送通道的建设,进而提升我国非化石能源整体利用水平。最后,积极建立健全储备物资体系,通过建立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增强我国应对国际石油市场波动的能力。

三是积极争夺国际原油定价话语权,不断完善国内原油期货市场。尽管我国是全球原油进口第一大国和消费第二大国,但在国际市场缺乏话语权,是国际价格的被动接受者。我国应充分利用资本、技术和政治优势积极开拓海外市场,以“一带一路”建设为契机,全方位参与油气资源大国的资源开发,增加油气权益产量,保障我国能源供应安全。其次,建立权威的大宗商品信息发布制度,营造有利于我国能源资源安全的外部环境,有导向、有目的地引导国内外市场和社会舆论,并逐步形成我国权威性的官方数据体系,提升我国在国际市场的话语权和影响力。最后,在严格监管的条件下,尽快壮大和完善我国原油期货市场,期货市场的繁荣和不断扩大,既可以反映国内市场供求状况,又可以通过远期合同化解和规避国际价格风险,同时在期货市场流动性不断增加的条件下,通过国内期货价格影响国际价格。

参考文献:

[1] 刘朝全,姜学峰. 2016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R]. 北

京:石油工业出版社,2017.

[2] 张鹏,袁剑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我国物价水平影响

测算 [ J ] . 中国物价,2015,(4):11-14.

[3] 中国经济增长与宏观稳定课题组,张平,刘霞辉,等. 外部冲

击与中国的通货膨胀[ J ] . 经济研究,2008,(5):4-18.

[4] 林伯强,王锋.能源价格上涨对中国一般价格水平的影响[ J ] .

经济研究,2009,(12):66-79.

[5] 石先进,赵志君.国际原油期货价格波动对中国物价的冲击[ J ] .

世界经济研究,2016,(4):94-106.

[6] 任泽平,潘文卿,刘起运.原油价格波动对中国物价的影响—基于投入产出价格模型[ J ] . 统计研究,2007,24(11): 22-28.

[7] 吴翔,刘金全,隋建利.国际原油价格波动对中国物价影响的

传导机制分析[ J ] . 资源科学,2009,31(12):2110-2119.

[8] 高铁梅. 计量经济分析方法与建模:Eviews应用及实例 [M].

北京:清华大学出版,2006.

注:摘自《2016 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