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能源转型战略及对我国的借鉴

Energy of China - - 卷首语 -

刘明德,江阳阳

(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四川 成都 610065)

摘要:能源政策深刻的影响着一个国家。德国与我国均是能源短缺型国家,而德国为摆脱

此困境,实行了能源转型战略,走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发展道路,因此有必要分析并借鉴德国的经验。本文分析了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背景、目标以及举措,发现德国的能源转型之路虽然取得了初步成效,但同时也面临政治、经济和技术等方面的挑战。本文借鉴德国的能源转型战略经验,提出了有益于我国能源发展战略的建议。建议补强文化短板;把握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方向,制定能源转型的整体规划;针对不同类型的可再生能源制定专项法律和措施;逐步放开能源市场,将政策引导和经济手段相结合;重视能源转型的技术创新;加快能源转型的基础设施建设;尊重市场规律,保障民企产权和应有利润;让民众在能源转型中扮演重要角色。

关键词:德国;能源转型;可再生能源;能源安全

中图分类号:F4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7-0029-07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7.006

Abstract: Energy policy has great influence on the country. While both Germany and China are in need of energy, Germany implements energy transformation strategy and takes renewable energy-based energy development road to solve this dilemma. I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analyze and learn from the German experience.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background objectives and initiatives of its energy strategy transformation, and finds that although it gets the preliminary results, it still faces challenges from political, economic and technical aspects. It proposes helpful recommendations for China’s energy development strategy, including: reinforcing cultural short board; grasp the development direction of renewable energy and make the development of overall planning of energy transformation; develop different types of renewable energy specific laws and measures; open energy market gradually and combine the economic policy guidance and means; pay attention to energy transformation technology innovation; accelerate the transformation of energy infrastructure; respect for market discipline and protect private property and profits; promote people play a more important role in energy transformation process.

Key words: Germany; Energy Transformation; Renewable Energy; Energy Security

1 前言

在当今社会,能源问题始终是国际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国际大国和区域性强国的能源战略调整必将深刻影响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政治、经济、国防等各个领域。作为世界上第五大能源消费国

和欧盟最大经济体,德国的能源战略转型备受关注。近些年由于其内在性的原因以及一些外部诱因促使其提出很多富有远见和建设性又与实际情况相适应的能源战略,积极稳步推进德国能源转型战略,也就是将传统的以化石能源和核能为主

的能源供应结构向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供应结构转变,并不断提高能源效率。

德国除煤炭外,其他能源严重依赖进口且同样面临着节能减排的发展压力,这使得推行能源结构转型,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能成为必要之举。分析德国能源转型战略将有助于我国能源结构调整。

2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背景

早期的德国能源消费结构以煤炭为主,石油、天然气严重依赖进口。由于化石能源存在诸如储量短缺、影响环境、引起气候变化、能源利用效率低下以及过度依赖进口石油等弊端,德国在经受“1973 石油危机”后,基于保障经济和能源安全的考虑,开始鼓励发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其中,核能发展迅速,在能源消费中占到很高比重[1]。但是德国国内对于核能存有颇多争议,反核运动方兴未艾,而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发生进一步激发了这种反核声势。在 20 世纪 90 年代,呼吁能源结构转型、期待能源可持续发展 [2]。

此外还牵扯到政治因素, 1980 年德国绿党(Die Gruenen)成立,并将反对核能作为该党的政策目标之一 [3]。自绿党成立之后,环境问题就一直是影响德国政治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当 1998 年绿党和社民党( SPD )赢得了大选之后,能源、环境议题更是成为德国政治中难以绕开的议题 [4]。2009 年 9 月,在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基督教社会联盟( CSU )与自由民主党( FDP )赢得国会大选之后,德国政府宣布将延长核电厂的服役年限,然而在 2011 年日本福岛发生核泄漏事故后,基民盟在议会选举中的支持率不断下降,为了挽回颓势,德国当局在 2011 年宣布逐步淘汰核能,计划在 2022 年之前关停最后一座核电站。

出于节能减排保护环境的重大责任以及能源安全的考虑,德国很早就有意识到要减少化石能源的 消费。在保障能源供应安全、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发展以及保护生态环境等因素的驱动下,德国决定进行彻底的能源转型,即从过去以化石能源和核能为主转型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

3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目标

3.1 德国能源政策的总体目标

能源领域的“3E 目标”最早是由日本为应对能源、环境与经济发展的三重矛盾提出来的 [5],并以此为原则编制了《新国家能源战略》,强调经济增长、能源保障和环境保护三个目标在能源管理和发展中的重要性。2000 年,德国举行了“能源对话”,以论坛的形式,将能源安全、经济效率和环境可承受作为德国能源政策的三大目标确定下来,这标志着德国正式确立其国家能源战略,其核心思想是“可持续发展”,这无疑为德国未来的能源政策指明了方向 [1]。合理的能源生产、消费结构和稳定的能源供应是维系德国现代化经济的基本因素,因此,德国政府一直把经济增长、能源安全供应和环境保护作为能源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3.2 德国能源转型的目标设计

2000 年出台的德国《可再生能源法》确定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各项政策激励措施,并分别在2004 年、2009 年、2012 年、2014 年针对当时的具体情况对其做出了修订和调整。2010 年 9 月,德国联邦政府正式发布了新的《能源规划纲要:致力于实现环境友好、安全可靠与经济可行的能源供应》[6],这是德国联邦政府面向 2050 年的能源中长期发展战略。该纲要第一次具体提出了德国向可再生能源时代前进的道路。德国未来能源结构的发展目标是: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复合型能源结构”( Energiemix )。根据《能源规划纲要》,德国能源发展的一系列战略目标如表 1 所示。(1)发展可再生能源目标可再生能源占终端能源消费比例: 2020 年为

18 %、2030 年为 30 %、2040 年为 45 %、2050年为 60 % ;可再生能源发电占电力消费总量比例:2020 年为 35%、2030 年为 50%、2040 年为65%、2050 年为 80% 的发展目标。

(2)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以 1990 年德国温室气体排放量为基准,2020年减少 40%,2030 年减少 55%,2040 年减少70% ,直至 2050 年实现温室气体的排放比 1990年减少 80%~95% 的目标。(3)能源效率提高和能源节约目标在提高能源效率方面,2020 年能源消费总量比 2008 年减少 20%,到 2050 年减少 50% ;2020年电力消费比 2008 年减少 10% ,到 2050 年减少 25% ;在节能方面,建筑供热领域 2020 年要比 2008 年减少 20%,到 2050 年要减少 80%。在交通能耗方面, 2020 年比 2005 年能源消费减少10%,到 2050 年最终实现减少 40% 的目标。

4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分工和举措

4.1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分工能源转型作为一个影响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重大决策和工程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才能够实现,同时也涉及到很多的领域和利益关系,因此各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就不同。德国的政府、企业和公民三者在能源转型战略上进行了具体的分工。

德国政府起到总领全局主导整个能源转型战略,重视各个环节,包括方案规划的制定和颁布、政策法令的调整和修改、社会各界人士意见的整合等。从颁布《可再生能源法》这一核心法律开始,一系列政策、法规和方案的出台都不断促进能源转型的进行。尤其在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充分发挥了德国的法治传统,制定了法律法规规定出具体的政策和做法。政府对于企业和个人投资者都采取具体的扶持措施,同时还制定颁布了《生态税法》以及上网电价补贴政策,引导和推动各个领域开展能源转型。

企业作为社会组织的一方,特别是能源企业更是能源转型的直接利益相关者,从核能和化石能源转向绿色能源势必对传统能源企业造成重大影响,常规的发电方式成本上升,而原有的核能发电技术和设备失去了巨大的竞争力,这都会造成企业效益下滑的局面。同时在企业向清洁、高效能源转型时对于技术的需求急速增加,而对于劳动密集型的工作人员需求下降,对于企业的人员构成也造成很大的冲击,需要进行艰难的调整。为保持企业的竞争 力,同时又履行应担负的社会责任,企业需要充分发挥自身在市场中的灵活性和积极性,加快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建设和设施的改造更新,不断的改善工序提高能源效率,同时也要加强自身的研发能力,不断提高能源技术水平。

公民是国家和社会最小的个体,也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为保护自己的环境权益,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在能源转型中提出自己的意见,或是组成专门的组织参与到政府政策的制定和修整中,提出自身的利益诉求,发挥广泛的社会参与和监督的作用,以便能源转型战略能够更好地符合大众的利益。而且在可再生能源生产利用中,公民个体的参与是重要的环节,既可以监督政策,也可以是能源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还可以参与到能源转型的建设项目中,例如能源互联网,以加速能源转型。

4.2 德国能源转型的举措

4.2.1 废除核能

德国自 20 世纪 70 年代石油危机之后就大力发展核能发电应用技术,在经过多年的发展之后核电成为德国能源结构中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德国对核能的争议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绿色运动兴起之时,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发生后,所有人对核电风险的意识都升级了。对于德国弃核后的电价以及工业成本的问题,当时德国驻华大使施明贤博士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道“电价上涨和工业成本增加是负担得起的,因为德国的工业是建立在生产效率之上的。1990 年我们开始调整重工业时,所有人都说,把重工业变成清洁、可持续和生态的经济,得付出巨大的代价,那样的话德国经济将不再有竞争力。结果呢,德国不仅成了第一个成功由重工业转型的国家,而且我们的清洁技术卖到全世界。成功的原因在于我们总是领先别人一两步,总是在工业结构中引入变革。”此前德国共有 17 座核电站, 2011 年德国宣布分阶段退出核能,最老旧的8座核电站已经关闭(其中一些此前已经停止运行 ),2014 年核能发电量约91.6TWh ,占全国用电总量的 15.8% ,另外剩余的 9 座核电站将于 2022 年之前逐步关停。

4.2.2 提高能源效率提高能源效率是德国在能源转型中的重要内容,这意味着在产能不变的情况下,能源投入比之前更少。德国提出到 2050 年在一次能源、供热、用电量方面在 2008 年基础上分别减少 50%、80%、25% 和交通能耗在 2005 年基础上减少 40% 的能

源效率目标。为实现目标制定了《国家能效行动计划》,提出了能源效益指标与各部门的职责。在建筑领域,不断提高建筑物节能标准, 2016 年 1 月

1日起实施能源效率奖励项目,该项目的实施将在建筑领域原有政策的基础上扩展、延伸,对吸引更多的投资,提高建筑质量及个人住房取暖效率方面将起到促进作用。在交通领域,大力发展电动汽车等,通过费税制度的调整,减少化石燃料在交通领域的使用。在工业领域,完善能源管理体系以及为节能先进企业减税等 [6]。在技术方面,努力研发可再生能源的智能电网技术和储能技术,尝试建设分布式发电设备和智能电网以统筹能源的消费和供给,提高能源使用和转化的效率。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2012 年在关闭 7座核电站的背景下,单位 GDP 能耗比 2011 年下降 1%,2013 年一次能源消耗与基准年 2008 年相比减少了 3.8%,2014 年一次能源消耗量同比下降5%。

4.2.3 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

2011 年德国在宣布废弃核能的同时,加速了能源转型的步伐。为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快速良好发展,主要采取了以下 4 项措施。

(1)建立更加完善的法律政策体系,提供法律制度支持。德国始终注重运用法律手段规范、指引能源政策和能源发展的方向,对可再生能源行业的立法始于 1974 年,并逐步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能源法律体系。可再生能源行业的立法,主要集中在电力、交通和供热供冷三大应用领域。电力领域的立法主要经历了《电力输送法》和《可再生能源法》两个阶段。在交通领域的立法,为贯彻欧盟的《生物燃料指令》以及《能源税收指令》,德国于 2006 年出台了《生物燃料配额法》。该法乃是对多项重要法律的一个集中修订,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修订《能源税收法》,为第二代生物燃料、纯生物柴油和 E85 提供免税;第二,修订《联邦排放控制法》,规定必须按时间表提高生物燃料在燃料中的含量。在供热领域的立法, 2008 年 8 月 7日,德国出台了《可再生能源供热法》,提出使用可再生能源供热义务以及出台财政支持措施。另外执行部门还依据法律授权制定法规和条例,例如为海上风电和生物质发电制定特定法规等。形成了以《能源工业法》为基本,各领域专门法为具体内容的能源立法和制度体系 [7]。2000年颁布的《可再生能源优先法 》成为德国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有利保证,并以此为基础形成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法律框架。这些法律法规都为可 再生能源的发展提供了制度性保障。

(2 )建立和完善政策协商机制,扩大社会参与。20 世纪 70年代后,德国开始形成独特的“能源峰会”协商机制,为德国的能源治理提供了重要的治理模式和基础。通常,与会者包括政府相关负责人、能源供应商负责人、可再生能源企业代表等能源界、实业界代表以及联邦消费者中心协会的代表。会议由政府组织,主要讨论制定能源发展的具体问题决策、发展能源的战略规划以及制定修改能源政策等。同时德国政府还组建了400 多家专门的能源能效信息咨询服务机构,确保民间参与的制度化。许多协会和公益组织通过媒体宣传、评奖活动、巡回展出等多种形式,向公众传达如何利用可再生能源的详细信息,提供行动建议,发动全社会参与到利用可再生能源的行动中 [7]。

(3)政府运用市场机制进行激励和引导。德国政府通过融资政策、税收优惠、价格补贴、消费鼓励等手段,引导和扶持民间企业对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投资、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应用和开发[1]。在融资方面,德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补贴主要分为两种方式:一是补贴用于资助独栋和双户房屋的私人投资者进行的小型项目。二是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向企业或社区的大型供热项目提供带有还款补助金的低息贷款。此外,公共投资也对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税收优惠方面。通过税收杠杆作用,对传统能源征收额外的生态税,对可再生能源则免征生态税,从而推动

[8]民众积极消费可再生能源 。在价格补贴方面,通过上网电价补贴,政府与发电者签订长期协定,发电者每向公网输送 1kWh 电就可以获得相应的补贴,如光伏发电收购补贴为 0.45~0.62 欧元/ kWh ,通过这种方式激励可再生能源广泛应用。此外,各邦政府也推行了各种的激励措施,通过融资或贷款等方式对前景较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的建设予以支持,通过引导性发展和公民参与,积极推进可再生能源的应用和发展。

(4)不断提高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降低能源生产成本,提高可再生能源利用率。一方面德国政府重视技术研发,给予充分的资金支持和良好的研发环境,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科技创新工程,支持的重点领域有:可再生能源、能源效率、储能器、电网技术即将可再生能源整合到能源工业系统中。另一方面则是通过修改能源法令间接推进可再生能源行业的技术革新,不断地提高能源转化率,降低成本。以光伏发电为例,德国政

府在 2008年对新能源法做了第二次修订以后,规定和加大了入网电价每一年逐年递减的幅度,根据技术和市场的发展趋势下调收购电价标准,即所谓的补贴“逐年递减率”,每年首次运行的新设备补贴率都比上一年首次运行的新设备补贴率递减5%~6.5%,以此促进光伏行业不断地进行科技创新,从而降低发电成本,提高市场竞争力。

5 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成果和挑战

5.1 德国能源转型的阶段性成果

2014年,德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为 4.47 亿 tce,其中原油消费 1.10 亿 t ,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35% ;天然气710 亿m3,占 20.4% ;煤炭 1.11 亿 tce,占 24.8% ;核电折合 0.35 亿 tce ,占 8.1% ;可再生能源折合 0.5 亿 tce ,占 11.1% ;其他能源占0.6%。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为 1606 亿 kWh,占全国用电总量的 27.8%。其中,风电 559 亿 kWh ,占34.8% ;太阳能发电 349 亿 kWh ,占 21.7% ;生物质发电 491 亿 kWh,占 30.7%[9]。

德国虽然仍以化石能源为主要电力来源,但是其呈现逐年减少的趋势,而可再生能源已度过起步阶段进入平稳发展期。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和终端能源消费比重明显提高,在发电领域,水电保持稳定,风电、太阳能发电、生物质能发电齐头并进,共同组成可再生能源供应的主体动力。同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有效地促进了温室气体的进一步减排,2014年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为9.02 亿 t ,比 2013 年下降 4300 万 t当量,下降约4.6%,是 2009 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11]。

在公众参与方面,民众的支持对于德国能源转型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作用。德国联邦政府采取多种措施宣传能源转型,主要包括前期信息公开和邀请各方参与项目规划以及在建项目的信息沟通和对话,经过德国政府积极的采取措施来平抑电价,同时致力于提出提高民众认可度和接受度的能源长期发展方案。据最新调查显示,德国民众对能源转型的认可度在56%~92% 之间。

在增加就业方面,发展可再生能源仍然成为了德国新的经济增长点,由于加大各类可再生能源设施的建设投资,内需不断扩大,带动就业增加。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最新报告《可再生能源和就业— 2016 年年度综述》,全球可再生能源行业就业人数已超过 810 万人,比 2015 年上升5%。德国依然是可再生能源就业人数最多的欧盟国家,就业人数几乎相当于法国、英国、意大利 三国之和,约为 35 万人。

5.2 德国能源转型面临的挑战能源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过程,需要政治、经济、社会、技术等各方面的支持和突破,是持续性的转变过程。

5.2.1 政治层面(1)协调国内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利益关系。尽管德国国内对于实行能源转型战略,发展可再生能源这一总的方针没有分歧,但是对于怎样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却存在着各种想法,不同的利益主体对于目标的诉求各异,例如德国联邦政府和各邦政府对于行政权力上的考虑,各政党出于政党利益的争斗,企业和民众对于经济和社会利益上的追求,环保人士以及其他民间组织对于环境保护和气候恶化的担忧等,都需要德国国内各界人士之间的协商,然而“这是一个漫长而又艰难的过程,随着能源转型的深入,需要解决的问题将

[4]更加具体,其涉及面将也将更加广泛 。”

(2)积极应对来自欧盟的挑战,亟需加强欧盟内部合作。在能源转型和发展新能源方面,德国需要在能源政策上与欧盟协商。欧盟一直以来致力于建立统一的电力市场,但是由于各成员国电价差异较大,跨国交易水平较低,市场准入存在壁垒;成员国之间电网互联规模小,只有在欧盟内部建立起同德国的电力交换机制,能源转型才能真正实现。而在减排方面,因为过早废弃核能导致短时间的供能不足,需要加大化石能源发电量来进行弥补,例如由于德国宣布淘汰核能,为弥补电力缺口,导致煤炭在 2011 年和 2012 年下半年的消费量增加, CO2排放量也存在短期上升。因此虽然从中长期来看,CO2排放量会比使用核能发电更低,但现阶段对实现欧盟和德国政府制定的减排目标不利,这也是亟需德国和欧盟协商解决的问题。

(3)需要全球性的合作者来保障能源安全。德国的能源供应现阶段依然大量依赖进口,而实现能源的自给自足依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为保证在能源转型阶段的能源供应安全,应制定合理的对外能源政策,推进能源进口的来源和运输线路多元化,重视石油运输方面的问题,注重海上和管道输送石油的安全;建立欧盟各成员国之间的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寻找全球性的能源伙伴 [12],加强境外投资和技术交流,加强政府间和非政府间的合作与交流,以解决能源转型中面临的各种问题。

5.2.2 经济层面

(1 )首先是能源转型的成本问题。能源转型

随之而来的必将是设施的更新,需要关闭核能发电场,然后大规模的改造电网,当扩大可再生能源发电规模时,可再生能源发电、储存及基础设施建设成本较高。德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但多为政策性驱动和扶持的结果,发展模式未实现市场化,行业兴衰完全依赖于政策的支持程度。2009 年,德国政府新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规定,企业和家庭需缴纳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费,即绿色电力附加费。近年来,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占电力总供给比重的不断增加,导致电力消费者承担的绿色电力附加费也不断增加,直接推动了电力价格的大幅上涨 [13],引起德国人民的抱怨。

(2 )电力市场的重新整合,进一步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将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接入电力市场是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必由之路。然而由于可再生能源分散且不稳定的特性,促使德国的电力市场建设面临很大难题。首先需要建立更加完善的市场机制,在公平竞争的原则下,可再生能源大规模接入电网,电价的波动将会发生变化,因此需要强力的政策保障;此外,需要更加灵活的电力供给体系。由于可再生能源发电波动性的特点,储能和输送系统分布不均,对电力供给体系的灵活性和频率都有较高的要求;需要更高的电力保障水平来防止电力故障引发的问题 [14]。

(3)德国的传统能源企业亏损严重。德国的传统能源企业处境尴尬局面,一方面由于建设常规发电成本上升,另一方面原有的核能发电场所和技术都丧失了经济价值,企业效益急剧下降。例如德国最大的能源巨头 E.ON 在 2015 年蒙受有史以来最大的亏损,高达 70 亿欧元。

(4 )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电网建设和风电装机缓慢。德国电网的扩建虽然有《能源线路扩增法》的支持,然而电网建设仍然由于受到当地居民的反对而导致进度缓慢,截至 2014年第三季度只有 23% 的工程完成进度。此外,连接陆路与深海风力发电场的连接电网建设也停滞不前。按《能源方案 》,到 2030 年德国要在北海以及波罗的海大陆架上建造1 万座总装机容量为2.5 万 MW的风力发电园区,目前只建成27 座,总装机容量仅为 135MW[13]。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审批过程漫长复杂,且当前经济形势下缺乏对电网建设的投资意愿。

5.2.3 技术层面(1)能源效率有待进一步提升。提高能效在能 源转型战略中起到点睛的作用,需要继续加大对于提高能效的技术和装置器械的投入研发力度。

(2)智能电网和储能设备的技术问题。由于可再生能源中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不稳定性对于电网的灵活性要求很高,需要研发智能电网系统以确保供输电安全。对于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能源存储一直都是影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掣肘,储能目前仍处于技术瓶颈和成本高阶段,因此只能借助于常规发电厂对电力系统提供灵动性以及调频等方面的支撑 [4]。

6 结论和建议

能源是国家安全的命脉和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能源问题已成为一个国家乃至全世界可持续发展的根本问题。中国和德国都是能源大国,为保证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需要加快能源结构调整的步伐。借鉴德国能源转型战略的实施和发展过程中的经验,有助于解决我国在能源发展中出现的问题。

(1)秉承优秀的文化传统,循序渐进推进能源转型。德国的能源转型之所以取得今天的成就,要归功于他们脚踏实地专注认真的文化传统。德国在20 世纪 70年代开始发展可再生能源,筹划能源转型,诸如能源立法以及政策制定等努力已经持续了40多年。得益于德国专注认真的文化传统,对于每一个时期和阶段的不同情况,政府都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来应对。能源转型是一项牵扯到众多领域的系统性工程。需要循序渐进的推进。

(2)把握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方向,制定能源转型的整体规划。我国目前尚未确立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整体规划,例如可再生能源“十二五”规划指出,“要因地制宜推动小水电开发,建成若干个百万千瓦级小水电基地。”但是没有较为具体的数字化目标,没有分阶段整体规划方案 [15],而且也缺乏对于能源转型战略的整体规划。建议我国率先制定能源转型的整体规划方案,并且在五年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中明确指出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具体目标。

(3)制定有针对性的专项政策制度,完善能源法律体系。随着能源转型不断地发展,应针对新情况制定调整政策和制度,比如制定可再生能源电力出口政策、核能设施改造政策等。完备的能源法律体系是保障国家实现能源转型的重要制度基础。德国就是通过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16]。目前中国面临能源体系转型

的关键时期,现有的能源法律在应对出现的新环境新问题时难免显得不足。建议我国尽快出台对于能源转型的专项法律,用来规范和预防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4)逐步放宽能源市场,政策引导和经济手段相结合。在实施能源转型和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时,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巨大作用,由于我国在能源领域设置有较高的准入门槛,建议逐步放开可再生能源市场,将信息透明化,在市场中进行项目招标,由市场决定价格。同时政府也应将强制和扶持结合起来,一方面制定明确的规范和制度;另一方面则通过政策进行支持。建议国家建立专项资金,对可再生能源产业进行税收方面的优惠和补贴,必要时还可以进行贷款或者投资扶持,同时鼓励民间资本的进入,从而推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5)尊重市场规律,保障私有产权,不与民争利。若要能发挥市场的巨大作用,必须要充分考虑到民间资本和民企的作用和地位。2015 年全年,我国的民间投资增速为 10.1%,然而到了 2017 年 1-4月份,这一增速已下滑至 5.2%,相当于 2016 年全年水平接近一半。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2017年前 4个月里,固定资产投资中的国有控股部分,增速从 2016 年全年的 10.9% 大幅拉升至 23.7%,这一进一退之间,反映出投资结构正在发生相应的变化。同时民企还存在着贷款融资难、受到政府投资“挤出效应”影响过大、政策和法律的不利影响以及公私协力(PPP)中双方的权利不平等问题。建议进行制度方面的调整,加快深入推进当下中国的体制改革,如国企改革、税收改革等。

(6)重视能源转型的技术创新和研发,提高可再生能源应用的技术水平。德国将技术上的突破,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降低能源成本放在首位。技术在能源革新方面的作用无与伦比。建议我国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作为重点科研攻关项目,增加设施和资金投入。要对关键技术的国产化和尖端技术的自主创新研发提供充足资金和必要政策支持,重视技术的更新换代和持续发展。要鼓励可再生能源企业的技术创新和技术引进,通过并购或入股国外拥有先进技术的企业,掌握核心技术 [7],努力提高我国的可再生能源利用技术水平。

(7)加快能源基础设施建设。进行能源转型,发展可再生能源,相应的配套设施必不可少且要求较高,首当其冲的就是电网和分布式能源系统, 同时其他的配电站以及输电网等也必不可少。建议加快智能电网和能源互联网的建设和研发,制定更加合理的电力网络规划,完善分布式能源系统,使可再生能源的入网程序和步骤简化,提高储能能力和能源输送能力。

(8)发挥民众和群体的力量。在德国做出有关能源问题的决策时,公众参与是影响能源战略决策的重要方面。采取多样的方式调动公众参与的积极性,发起民间组织活动宣传,提高全社会对能源转型基本情况的认知,建立协商制度,定期召开不设限的能源高峰会议,让与会代表们表达能源转型以及发展可再生能源的意见和诉求,进而有利于政府制定更好的能源政策。

参考文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