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再生能源统计的国际比较

谢 欣,杨 佳(国家统计局,北京 100826)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下转第24 页)

摘要: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和发展对应对气候变化、推进绿色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中国可再生能源的数据与国际组织统计口径存在差异。本文对国际组织和中国关于可再生能源和废弃物的统计分别进行了归纳总结,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中国数据参与国际比较的处理建议,从而使我国的统计数据能够更好地参与国际交流、更好地服务于全球治理。

关键词:可再生能源;统计;国际比较中图分类号:C829.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08-0011-03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08.003

Abstract: The use and development of renewable energy plays a significant role in coping with climate change and promoting green development. China’s renewable energy statistics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In this article, the renewable energy statistics of both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China are summarized for giving suggestions for China’s data to participate in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so that the statistics of China could better participate in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and better serve the global governance.

Key words:Renewable Energy; Statistics;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1 引言

可再生能源是指自然环境与资源为人类持续不断提供的有用能量的物质,其产生和使用具有持续不断或循环往复的自然特征 [1]。目前,全球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随之而来的气候变化问题备受关注,能源节约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是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手段。中国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量均位居世界首位,同时也是世界利用可再生能源的第一大国。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绿色发展持续推进、应对气候变化全面履约的新阶段,能源统计要深入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迎接新的挑战,规范和统一可再生能源统计口径和标准,使可再生能源统计进一步与国际接轨。本文对国际组织和中国关于可再生能源和废弃物的统计分别进行了归纳总结,在此基础上提出中国可再生能源数据参与国际数据比较的处理建议,使我国的可再生能源统计数据更好地参与国际交流、更好地服务于全球治理。

2 国际可再生能源统计发展

目前,世界各国对可再生能源统计的情况各不相同,各国际组织在该方面的定义标准也并未完全统一,主要的几个组织如联合国统计司(UNSD )、国际能源署( IEA )、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 )和亚太经合组织( APEC )等正在努力制定统一的统计标准。国际报表中,可再生能源与废弃物的统计通常设在一张问卷中。本文主要以目前在国际范围内较通行的 IEA 的统计制度进行介绍。

在 IEA的能源统计报表中,有一张专门的可再生能源及废弃物报表,其统计的能源品种有:地热能(用于供热)、太阳热能(用于供热 )、太阳热能(用于发电)、太阳能光伏发电、城市垃圾(可再生)、城市垃圾(不可再生)、固体生物燃料(除木炭)、工业废料、木炭、沼气、生物汽油、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生物航空煤油、其他液体生物燃料、水电、风电、地热能发电和潮汐能发电,其中水电按装机容量不同进行了细分,并包含了抽水蓄

收稿日期:2017-07-15作者简介:谢欣,经济学硕士,国家统计局能源统计司工作,主要从事能源核算与能源平衡表编制工作。

能电站的数据 [2]。在 IEA 的能源平衡表中,以上能源除水电和地热及太阳能这两项数据单列之外,其余的品种都计入生物燃料及废弃物项中。

以上能源品种都按低位热值统计,而且统计范围包括非商品能源。对某些品种有需要注意的

[3]

特别事项,具体如下 :①太阳能,包括用于供热和发电的太阳能,但不包括太阳能的被动利用,如照明、直接取暖等;②工业废料只包括不属于可再生能源的,直接燃烧用于发电或供热的工业废弃物,如果工业废弃物属于可再生能源,则需填报在固体生物燃料、沼气或液体生物燃料中; ③固体生物燃料(除木炭)中包含了薪材、木质颗粒、蔗渣、动物粪便、其他植物材料和残留物,另外虽然名称是固体生物燃料但也包括了黑液; ④生物乙醇作为生物汽油中的一项;⑤在可再生能源报表中所有液体生物燃料都只填报未混合的原始量,混合后的数据应填报在石油报表中。

与其他能源统计一样,可再生能源和废弃物的统计也包括产量、进出口、库存变化、可供量、平衡差、加工转换部门投入、能源部门消费、损失量和终端消费量,在此不再详述。

可再生能源本身发展非常迅速,但可再生能源统计起步较晚,因此面临许多新的挑战,对此国际上也在不断改进完善。现阶段可再生能源在统计定义上仍存在一些争议,如可再生能源的被动利用不应计入统计虽是共识,但利用河水海水等对建筑物制冷是否纳入统计范围,各方的做法并不一致。据了解,IRENA 正在编辑一本可再生能源数据手册,APEC 也准备参照 IRENA 的标准修订可再生能源统计的品种,IEA 也将参与讨论。这本手册的出版将推进可再生能源统计制度的发展和标准的统一。

3 中国可再生能源统计现状

中国可再生能源和废弃物的相关统计基础还比较薄弱,在能源统计基层统计报表中,涉及可再生能源和废弃物的目前只有工业企业能源统计报表中的一次电力、城市生活垃圾、生物燃料、工业废料和其他燃料。其中一次电力包括了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核电和其他能源发电;城市生活垃圾没有区分可再生和不可再生部分;生物燃料包括了木质颗粒、木屑、其他植物农作物废料、蔗渣、黑液、沼气、薪柴、秸秆、生物乙醇、生物柴油等;工业废料指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出来的废品(如工业废渣、工业废气等),是可用做 工业企业能源消费的燃料,包括高炉渣、煤渣、焦粉、废机油、废油渣、饲料油、有机液体燃料等,基本都属于不可再生能源;其他燃料为所有用于能源消费但不能对应到能源制度中的其余能源品种。

能源平衡表中可再生能源与废弃物数据以基层统计为基础。在第三次经济普查后,能源平衡表数据根据普查结果相应调整,增加了非工业行业生物汽油、生物柴油及沼气等品种消费的推算数据。除一次电力外,其他各品种在平衡表中都计入其他能源,其中工业废料在平衡表中作为回收能处理,不计入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和能源消费总量,故不会虚增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的比重。中国与各主要国际组织可再生能源及废弃物统计的品种存在一定差异,具体对比可见表 1。

在可再生能源的统计口径方面,中国目前与国际组织存在两个重要的不同之处。一是中国将核电作为一次电力,计入可再生能源,而各国际组织认为核电是核热能生产的二次能源,不是可再生能源;二是对于生物能源,目前国际组织的统计口径也包括非商品能源,如 APEC 在 1992 年开始可再生能源统计时并不计算非商品能源,但从 2005 年起进行了修订,明确非商品能源也应填报,我国目前的统计制度中所有能源品种的统计都只包括商品能源。

4 可再生能源数据的国际比较建议

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是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监督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中国可再生能源的统计与国际组织存在一些差别,需要进行一些转化处理,使口径尽量接近一致,以便进行数据比较分析。

在分母方面, IEA 统计世界各国的能源供应总量,而中国统计的是能源消费总量,供应总量和消费总量之间的区别就是平衡差额,近几年来中国数据的平衡差额很小,所以可以将两者视为同口径数据进行比较。因此,我们重点关注分子,即对可再生能源相关数据进行可比化处理,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中国的能源统计中一般使用按发电煤耗法计算得到消费量,即等价值消费量计算的方法,而 IEA使用的是电热当量计算法,即当量值消费量。这两种方法对能源数据的影响基本体现在一次电力:按等价值,2014年中国电力折标系数为 0.3091kgce/kWh ;按当量值,电力折标系数为

0.1229kgce/kWh。在进行国际比较时,我们可以按当量值重新计算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

其次,国家统计局计算的可再生能源包括核电,而 IEA 的口径不包含核电,所以在国际比较时必须将核电部分从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中扣除。

此外,IEA 统计的能源包括了非商品能源,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只统计商品能源。非商品能源基本都是非电力范畴的可再生能源,IEA按其自身 的处理方法推算了中国的非商品能源数据,国家统计局目前没有这部分的相关数据。对此,我们可以计算出 IEA 口径的非商品能源数据,将其加入到中国的能源消费总量和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中,以弥补这部分数据缺口。

通过以上处理,我们能够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转化为近似 IEA口径的可比数值,以此与世界其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